頂級賽車模擬器驚人價格賣出! 贊助
2019-11-22 11:52:14聖天使

雷軍的金山往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谷島,作者:WZQ)


在互聯網圈裡,出了很多湖北籍的大佬,有創辦360的周鴻禕,有人人網的董事陳一舟,高德地圖創始人成從武,還有最為知名的雷軍。


在湖北有一句俗話用來形容楚商——“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這是湖北商人用來形容自己性格特徵的典型。而雷軍,就是這樣的一個湖北商人。

在從金山的發展歷程中,我們可以看出雷軍的影響,也可以從在雷軍的身上,看出金山帶給他驕傲的資本以及對失敗的坦然。


01 初入金山

雷軍是教育家庭出身,從小時候開始他的家庭教育環境就十分嚴格。大二那年,他就讀完了大學四年的所有課程,剩下的兩年時間,他學了自己感興趣的編程、打進了武漢有名的電子一條街。畢業那年,雷軍揣着五千塊錢,離開了校園。


在那年的一個計算機博覽會上,雷軍遇到了渾身名牌、西裝革履的求伯君。在交換名牌的時候,剛剛從小縣城仙桃走出來的雷軍,僅僅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和名字。當他看到名片上Tittle為“香港金山副總裁”、傳說中的求伯君之後,他才意識到,像求伯君這樣才是成功的象徵。


1989年,金山創始人之一求伯君把自己關在深圳蔡屋圍酒店的房間里,在沒有編程環境的條件下,夜以繼日地用一台386電腦寫出128萬行代碼的WPS 1.0。金山老員工回憶,“求伯君不停的寫啊啊。餓了就吃方便麵,困了就倒下睡。”這款軟件很快風靡了全國。


在那時自學編程的雷軍,並不相信這款這麼好用的軟件出於國人之手,他從別處借了解密軟件,兩個星期基本沒睡覺,解密了WPS1.0,在它基礎上做了增強和完善。後來,雷軍解密的WPS版本後來成了國內最流行的版本,而這也成為了雷軍在計算機交流會上認識求伯君的契機。


1992年,雷軍進入金山,成為金山的第6名員工。在雷軍進入金山成為總經理、開着小轎車的時候,他的老鄉周鴻禕每天還需要擠三個小時的公交才能趕到公司。

如今的金山,已經到了而立之年。在金山成立三十周年的慶典上,雷軍抱住了求伯君:“三十年的歲月年華,三十年的兄弟情誼,剎那間湧上心頭。人生又能有幾個這樣的戰友?! ”



在那個年代,出生在深圳民居里的WPS,沒有廣告、沒有發布會,甚至連具體發售日期都沒有,新生的WPS還是憑藉產品優勢,迅速風靡全國,拿下了90%的市場份額。況且,那個年代,電腦還不想現在這樣普及,可以算得上一件“奢侈品”,僅靠體驗就獲得了近2000萬名用戶的WPS,當時的江湖地位可想而知。


“讓中國每一台電腦都運行金山的軟件”,是當時金山公司上下的夢想,但當時還沒有馬雲,“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口號還沒有響遍大江南北,接下來WPS面臨的卻是一敗塗地。



02敗走麥城

雷軍的最大的失敗來源於和微軟的一次談判,這次談判也導致了金山辦公差點遭受滅頂之災。

1994年,一條64K的網線,聯通了中國與世界,此前一直對中國市場虎視眈眈的Word,終於敲開了中國的大門。


Word與WPS可以算得上宿敵,和WPS一樣,出生於1989年 ,經過多次迭代很快成為國際市場上排行首位的辦公軟件,但卻始終對於WPS的威脅無可奈何。

進入中國後,微軟卻保持了一個“謙卑”的新人姿態。


他們並沒有選擇與WPS短兵相接,而是選擇向這家地頭蛇公司拋來橄欖枝,與金山達成協議,雙方通過自己的軟件中間層RTF格式來互相讀取對方的文件。


沒有相關經驗的金山高層沒有多加思考便同意了微軟的請求,尤其是雷軍,他認為這是一次難得的向國際軟件巨頭學習的機會。殊不知,這對公司的命運造成了改寫,微軟通過系統捆綁銷售與縱容盜版的方式幾乎挖走WPS的所有用戶。


面對微軟的衝擊,WPS兵敗如山倒,求伯君決定重新開始,基於windows平台開發出一套WPS的升級軟件——盤古組件,裡面包含WPS、電子錶和字典。並且壓上了金山全部家當。這個盤古組件由雷軍和一幫大學生負責開發。



三年之後,經過了長達三年時間的研發和調整,這個對於雷軍十分重要的盤古組件正式上線,但是這個軟件的結局並沒有像它的名字一般霸氣,也沒有打出雷軍最初預想的成績。

在雷軍的預估下,憑藉WPS的市場基礎,軟件至少可以賣出5000套,但是一面市就遭遇慘敗,僅僅賣出了2000套,金山投資的400萬就此打了水漂,面對失敗,求伯君不得不變賣家產來維持公司的運營。


盤古項目傾注了整個公司上下所有人的心血,這個項目的失敗直接擊垮了金山人的心態,一大批員工選擇離職出走,也包括雷軍在內,這是雷軍第一次面臨項目的失敗。

工作上的第一次失敗,讓他對自己成為“求伯君第二”的理想產生了懷疑,雷軍第一次心灰意冷。


03衝上雲霄

看着曾經人聲鼎沸的辦公室只剩下十幾個人,為了給金山一個交代,雷軍在1996年4月辭職。但是求伯君沒有答應,他給雷軍放了六個月的假。


原本雷軍想去國外休息一段時間,卻沒有成行。雷軍當時想開個小酒吧就這樣簡單輕鬆地過一輩子,也沒有去做。他一直沉溺在cfido BBS 這個交流平台,在和網友的交流碰撞中,雷軍下定決心繼續為金山披荊斬棘。

在痛定思痛後,雷軍的心思變得更加沉穩踏實。


11月,雷軍重新回到金山公司後,有幾條路可供他選擇。第一條是做保健品,第二條出路是做房地產,三是繼續做WPS。大家搖擺不定,最後雷軍穩定了軍心:繼續開發WPS,繼續在軟件這條路上走下去。


現在看來,雷軍選擇了當時風險最大,現在看來風險最小的一條路。那時候的金山賬面上的錢寥寥無幾,在房地產和保健品市場的火熱下,雷軍依然選擇艱苦卓絕的研發之路,同時還要在虎口奪食。而現在看來風險最小是因為互聯網技術在幾年後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裡,金山以WPS為旗幟,又陸續開發出了多款實用軟件。1997年, 金山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1998年聯想以450萬美元入股金山,聯想又為金山帶了生機。聯想入股後,求伯君便想把企業的經營權讓給雷軍,自己退居二線。


他試探性的問雷軍:“雷軍,要不你上?”雷軍也試探性的回了一句:“那我先乾著?等找到適合的人我再退下來?”就這樣雷軍成了金山CEO。

剛剛上任的他,面對聯想的強勢入局,開始不得不面臨新的壓力:按照聯想的要求,如果雷軍不能完成年度的營收任務,就沒有資格繼續擔任金山的CEO,金山的掌門人,也只能由聯想的韓振江出任。



面對着金山面臨的可能將“改旗易幟”的風險,雷軍一上任就立馬出台了“紅色正版風暴計劃”,將金山旗下市場份額最大的工具軟件金山詞霸和金山快譯的價格從168下降到28。


沒想到的是,這樣子的策略出人意料的獲得了成功,這款軟件在當年的最後兩個月賣出了110萬套。臨危受命的雷軍終於做出了正確的策略,在金山岌岌可危、聯想虎視眈眈的危難時刻,幫助金山打了一場翻身仗,也保住了自己CEO的職位。


隨後,雷軍開始對金山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首先就是擁抱互聯網。雷軍和求伯君分別運營兩個試水性網站,逍遙網和卓越網。卓越網從軟件資訊類網站變成了專賣精品的電子商務網站,大獲成功,最終以7500萬美元賣給了亞馬遜。


而逍遙網則顯得平淡無奇,求伯君也把金山扔給了雷軍管。第二次轉型決定進軍網遊。2003年,金山開發的大型網遊《劍俠情緣網絡版》,公測五天,上線5萬人,大獲成功。此後金山推出更多網遊,最高峰時期,遊戲收入幾乎佔領金山總收入的70%。


其實從1999年開始,金山一直在準備上市,最終2007年10月9日,金山終於在港交所敲鐘。雷軍用自己的相機,在港交所拍了一張照片。2個月後,雷軍宣布辭職,求伯君重新擔任CEO。



離開金山後,雷軍開始轉變身份為投資人。

“在那之前,你可以說雷軍還不太懂互聯網,在那之後,雷軍成了一個互聯網專家。”周鴻禕說,“我覺得他當年離開金山,也許很鬱悶,也許不太開心,但這個挫折沒有把他擊倒,反而是給了他一個跳出來反觀自己的機會。一旦把互聯網的“道”弄明白了,雷軍過去這麼多年積累的那些“術”馬上就會發揮作用。”


而那幾年,WPS一直沒有什麼大動作,直到2005年,求伯君才和他的WPS2005出現在人們面前。他們把wps推翻重做了,完全兼容微軟office。面對業績下滑,求伯君和張旋龍請雷軍再次出山,2011年,作為副董事長的雷軍重回金山總部大樓,接管了金山90%的業務。


04驀然回首

而經過投資行業歷練的雷軍,早已不是但是只會埋頭專註細節的CEO,現在他更站在一個高屋建瓴的方向上,對WPS的業務進行調整。


由於許多企業和機關單位拋棄微軟的辦公軟件,更加符合中國人使用習慣和使用場景的WPS獲得青睞,它在兼容性方面包含思維導圖、H5海報、各種幾何圖等方面非常完善,金山WPS甚至推出無需安裝客戶端的小程序,目前WPS的使用率自2011年開始實現300%的年複合增長率。


除了在產品上的改進外,雷軍重返金山,目的就是為了讓WPS上市,首先雷軍將原來的事業部變成子公司,推動子公司持股。


“WPS分拆上市,是我們既定的戰略,我們第一家分拆上市的是獵豹,今天WPS是第二家,我們有公告說,金山雲也在IPO的路上。當年我們規劃把事業部子公司化,推動團隊持股,而且在戰略上轉型移動互聯網,今天來看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11月18日, 金山辦公軟件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上交所科創板掛牌交易,金山辦公股票發行價為45.86元/股,開盤價140元/股,漲幅達208.37%。

金山辦公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葛柯在採訪中講,“說金山辦公是中國的“活化石”。其實從心裡講,我不是特別願意聽到這個詞,又古老、又陳舊。今天的WPS是全新的WPS,是超出大家想象的,未來發展前景更是前途無量。”


招股說明書註冊版信息顯示,2019年3月,公司主要產品月度活躍用戶數(MAU)超過3.28億,其中WPS Office 桌面版月度活躍用戶數超過1.32億,領先其他國產辦公軟件。

WPS Office移動版月度活躍用戶數超過1.87億;公司其他產品(如金山詞霸等)月度活躍用戶數接近0.10億。WPS Office移動版已覆蓋全球超過220個國家和地區。


雷軍說到,”我們還是想做一家優秀公司,而不僅僅是一家賺錢的公司,這是使命感”。

作為第一代互聯網產品的WPS,30年後才迎來上市,這在充滿年輕因子的互聯網看來,是大器晚成,讓人不勝唏噓。是哪一步走錯,是哪一步沒有醒悟,是哪一步挽救了WPS,這也許能給其他創始人很多啟示。但是對於雷軍來說,WPS的上市,才是英雄夢想的完成。


就像雷軍在內部信中說的那樣,“前有微軟、後有盜版”的窘迫,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重鑄輝煌,我們都經歷過。”比起其他人一帆風順,如果將在金山的工作當成修鍊,從22歲到現在,金山的變化正是雷軍的心境變化,金山的跌宕起伏,也是雷軍經歷的成長。


現在的雷軍,早已實現了當時想要成為“求伯君第二”的理想。甚至,已經走得更遠、更長。-----(鈦媒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