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用配件7折起,女用配件6折起 贊助
2019-05-30 14:37:24聖天使

黃怒波:在我80歲的時候,我也要變得比昨天更聰明

(口述/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 黃怒波)

「人的進化需求,就是我永遠要比昨天更強。」

日前,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來到今今樂道讀書會,與讀者一起解讀《進化》一書,分享自己的人生進化之路。


1.進化是人的本能

我今天來到今今樂道讀書會其實是交流下我現在的心理的變化,進化的需求。剛才東華說,高貴的人都自找苦吃,我就想我不是高貴的人,因為我不是自找的,是整個社會外界給予我的。


但反過來,它不是我一個人,是一代人,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你就看到進化的重要性。我們剛剛在北大紀念完新詩百年,你發現新詩一誕生就是伴隨著民族的進化,新詩誕生的時候,有一件大事發生,就是社會進化論,是嚴復翻的英國的赫胥黎的《天演論》過來。那個時候,這個書一出來以後,正好是我們甲午戰爭海戰被打敗,當時日本的好多文豪,有些文豪名字我忘了,痛哭流涕,痛哭什麼?終於一個文明的民族戰勝野蠻的民族。這是有史可查的,他認為打敗中國是文明戰勝了野蠻。


但對整個中國來說,整個民族所有的有志之士很痛苦、很痛苦,我們這個民族為什麼變得這麼低下?那個時候,產生了一個巨大的進化需求。嚴復很偉大,把《天演論》給翻譯過來,翻譯過來以後,其實他已經走到社會達爾文主義。


達爾文主義它本身也不是這麼一個進化需求,但我們取的就是弱肉強食,落後就要挨打。這個時候萬人空巷,魯迅還很小,偷偷地拿著私房錢,買了這個書,背著大人看。魯迅也好,胡適把名字都改了,適者生存,所以叫胡適。這個民族你看,近代史一誕生就是進化促進它的,為什麼?不進化你就要被滅亡、滅族。


那麼現在中國社會,我認為進入了一個新的進化階段。





                                                           (黃怒波)


第一個進化階段是從傳統社會進化到了另外一個社會,我們在改革開放之前,基本屬於農業大國,農業大國是干什麼?幾千年的傳統就是傳統的家族體系,比如說你們看到宏村的祠堂,看到的走到哪是族長、村長,叫卡裡斯馬(charisma)崇拜。


巫師,為什麼一個非洲的人很尊敬他?因為他認為跟別人不一樣,能召喚來神,能召喚來人們需要的東西。為什麼有的英雄被崇拜?《荷馬史詩》,就是卡裡斯馬崇拜,因為只有跟著他我們能打勝仗。

這個崇拜是一個農業社會的特征,所以你走到每個村子有祠堂,有族長,尤其有家譜。


這是農業社會,傳統社會的一個特點就是它的進化的渠道不通暢。你比如說,你很難想象在沒有改革開放,劉東華跟我能站在這,為什麼?它一個階層的東西,你不可能從最底層的流浪兒走到中南海去,沒有改革開放絕對做不到。崇拜出在哪的問題呢?鄉賢社會、族群社會維持著中國傳統社會,所以那個時候,他信奉一個東西,就是儒家佛教這些東西。但是改革開放讓社會進化得很快,進化到哪了?市場社會。


這個市場社會就是我們講的市場經濟社會,市場經濟社會一個大的特點,把傳統社會的結構完全打破了。比如說到農村哪還有農村人?他全部把所有的傳統社會都打破了,人可以流動了。在流動的時候,這個社會在經濟企業家精神就得到了釋放。





改革開放40年,是整個中國社會進化的40年。這個進化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就是破壞性創新。在這個意義上,市場社會帶來什麼問題?


是社會的不公平出現的,不公平出現在哪?首先我推薦一本書,你們可以看看,麥金太爾的《德性之後》這本書。這本書在美國社會學裡面影響極大,它講什麼呢?啟蒙帶來的後果是把上帝殺死了,但是啟蒙把上帝殺死以後,我們就什麼都不信了,不信以後帶來的是什麼?道德的多元化。


你比如今天在座的人,你會說我憑什麼不能把馬雲干掉呢?那個人說我憑什麼不偷點撈點呢?那個貪官說憑什麼我到59了,我不撈一點?這個社會虧欠我的。所以當道德多樣化以後,我們所有的體制就崩潰了,我們沒有信的一個共同的東西。這個社會就出現了現在的焦慮,勝者為王。


你只要成功了,你所有的話都可以胡說八道,這就是市場社會帶來的一個巨大的一個道德的沖擊。那麼下一步肯定不行了,從現在起整個社會進入了永遠動蕩。所以我就說我們這一代的人40年,這個民族可能100年以後也不會有,為什麼?它沒有經歷從傳統社會進化到市場社會,然後從市場社會,它還承擔著過渡的責任。


市場社會之後是什麼呢?我首先說我從傳統社會,就是底層的人,那能活下來就是個幸運,當然我不能怪誰,這是整個民族的一個災難。但到市場社會,我是一個受益者,首先我敢於從中宣部出來,出來以後,在市場社會是把規則打破的。企業家精神,只要你敢做,你敢創新,你就有成功的可能。


這個時代是中國幾千年沒有的大變局發生的一個大背景,所以在這個意義上,那我就原來做企業家,不知道什麼叫企業家,也不知道什麼叫企業。什麼能掙錢就去做什麼,就是一個趨利行動。但是改革開放40年下來,你得到的很多,你失去了很多,但是你今天仔細評判一下,從進化的角度,我們所有失去的,比如說我沒有安逸過,比如說我也不能偷懶。但是所有這些,你得到的痛苦,都變成了今天的進化的一個結果。為什麼?積極變成了你的精神財富,所以你才能變成東華挑出來的22個人。


但在這個過程當中,整個社會往哪裡去,這就帶來的進化的一個後果。我再給你們推薦一本書,叫巴斯的《進化心理學》,這本書非常非常好。它講什麼呢?實際這個書總的結論下來以後,你就知道一句話,進化是人的本能需求,人類一直沒有停止過進化。你們為什麼今天來這個讀書會,你們每個人都是有成就的,一看氣質都很好,而且保證都是已經各有自己的生活所得,還為什麼要來聽我在這胡說八道?它是進化需求。


進化什麼呢?我永遠要知道我不知道的,在我80歲的時候,我也要變得比昨天更聰明。這不是功利,這是人的本能的進化,過去只不過被壓抑了。


過去是什麼呢?我必須有三大件;我必須我明天的飯碗從哪裡來;我必須考慮我怎麼能夠掙更多的錢,多買一袋米。那個時候人的精神,物質進化需求是被壓抑的,中國社會到了一個大的結點。為什麼伊凡的今今樂道能這麼短的時間,做了150多期,有幾十萬人?就是適應了中國社會從市場社會,正在進化到另一個社會的需求——就是人的精神重建。這個就叫做文化社會,這個概念現在你們查論文也不太多,因為對市場社會有各種爭論,市場經濟主義、市場主義、市場資本主義都有爭論。


但就一條——進步,把我們帶到了進化到了市場社會,但進步不是永遠萬能的,進步帶來的一個挑戰,就是逼迫我們永遠要比明天,一天我們都不能睡好安穩覺,為什麼?你不進步就落後,這個社會只承認進步的人,只承認進化的人。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總結下。從傳統社會我很幸運,趕上中國社會一個變化——大進化,到了市場社會。而且也很膽子大,跟東華一樣,就從一個傳統體制出來。





再反過來,他沒我這麼精彩的人生。你不管我整天的,你比如說那我想登上珠峰我就上了,所以今天你們可能對登珠峰有什麼看法,大家說憑什麼沒事干跑到山上,不就有錢嗎?這個又錯了,這是人的進化需求。為什麼?我永遠想挑戰,我能不能做到的事。珠峰是人類只有靠你自己的腿走上去的,有人說你上月球吧,我說我不去,為什麼?有宇宙飛船拉我去,它也不是讓我自己走上去。但是珠峰是這樣的,你上不去可能死在那,所以說,人的進化需求,就是我永遠要比昨天更強。


2.共享價值觀的文化社會

在這個時候,中國社會到了一個進化的需求,要轉到哪?進化到文化社會。文化社會要求什麼?要統一的價值觀,要回歸到公共交往。

我給你們舉個例子,隨便你們回去你們的高樓大廈,保證你數不清兩三個鄰居是誰,你住十年你也不知道他是誰。


為什麼?是因為現在社會的變化,已經把人們變得社群在解體,解體的後果就是誰都不安全,誰都把鄰居當賊防,為什麼?你不認識他,不信任他,不像過去在農村誰敢偷東西?偷東西了族長把他拉來把腿砍了,把他撐到石頭底下去。或者整個鄉裡,一個縣裡都知道他是小偷。


回到文化社會,我們要重建共同的價值觀。如果我是個受益者,從傳統社會到市場社會,我是很大的受益者,我所有的失去的痛苦都變成今天的財富的話,那我有一個思考,就是往哪裡進化去?


首先我意識到了,過去我靠搬磚頭,我們干了宏村世界文化遺產,我們干了房地產,掙的錢,不管怎樣,你是社會裡一個能站在這的人。但是下一步,我要明確進化的方式,我要給這個社會還債,補課。補什麼課?把我們的狼性精神磨掉它,我們要強調所有的人,能夠互相幫助、共存,這是文化社會。但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要找出共同的價值觀——就是和諧。所有的人都必須幸福,你才能夠幸福,做不到的話,你進步就是沒有意義的。


在這個意義上,我就現在想,企業也就這樣了,再做,也是這個傳統時代過去了,做什麼呢?我實際也在做文化,第一個中國的網絡人文學院。做什麼呢?你知道我們的大學現在問題在哪?大學都是教你知識的,以後還用教嗎?你再說李白用你教嗎?你上網所有的東西,全世界所有李白的研究都有。那你這個問題是,大學畢業以後的進化需求誰解決?一個今今樂道讀書會解決,給你們講優秀的著作,大家來現場一塊來討論。第二個要改變現在體制解決不了的知識的一個內容生產系統。


我們現在的大學體系是40年前、50年前俄羅斯的,蘇聯那種教學體系出來的。所有的東西按照那個教學考核你的職稱考什麼,絲毫不能變,你想我們面臨下一個社會,文化社會的時候,你這個一個國家的文化的教育,怎麼能夠適應它?那麼好,那我們就考慮解決通識性教育。


比如說那我們現在,我們可能生產內容,我給你舉個例子,比如說我生產一個課程,生產什麼課程呢?叫特朗普的民粹主義基因是什麼?這個你們誰也回答不了吧?我就選了三本書,《湯姆叔叔的小屋》《寵兒》,那是諾貝爾獲獎的一個女的,《飄》全是寫黑奴解放,南北戰爭。





你好好看看他當年的黑奴,是多麼悲慘的命運,你就知道今天的美國問題出在哪——它就出在種族主義的歧視根本沒去掉。所以為什麼特朗普能當選?因為他主張白人至上,他說讓美國再次偉大,實際上是讓白人再次偉大。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能把這三本書解讀,你就獲得的知識就不一樣,你就對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和解釋。


你比如再做一個東西,可能有一本書也推薦給你們,這本書很難找到,叫《動物解放》,辛格的,是一個美國人寫的,印度裔。就是黑奴解放以後是女性解放,女性解放以後是什麼?動物解放。所以為什麼你現在要不吃狗肉了呢?因為你下意識地你知道它也是一個生命,在動物解放裡面,你知道有多少書可讀嗎?《白比姆黑耳朵》《白鯨》《白輪船》《熊》太多了。


但你當看到,當看到這些描寫動物的小說,你再回看我們的人類多殘忍?就是你為什麼要殘殺它?那你就回到剛剛那幾個問題,因為我們進步是第一的,人的主體性第一,所以我們可以蔑視一切生命。所以當你如果有這樣動物解放的意識的時候,你這個人進化到另外一個至善至美的地步。


就是我現在做這個,但是這個問題是怎麼生產知識,為什麼?我做的東西都沒人做,你首先找到那些掌握這個知識的人,你告訴他我要干什麼,你把教程寫出來,就不是簡單一個讀書會,一個讀書會你講完就講完。


在這個意義上,我現在進化到這一步,希望重建一個通識教育的平台。而且它是5G時代,這個課程正在研制,美國俄亥俄大學的一個教授找我:「我們剛剛設了中國公共文化課題,我們能不能合作?」我說那當然可以,我們可以探討,因為這個課是向全世界開放的,你學漢語的人,出去的人都要學。


你知道中國老年大學有多少學員嗎?七千萬。你知道有多少老年大學嗎?學校有將近八萬所,但是我告訴你,你們想給你們的母親,去買一門老年的課能不能買上?保證在哪都買不上。這是什麼需求?進化需求,都是退休的,尤其是干部,退休下來了,他為什麼要讀那些?他們成立35年了,有1500多個課程,全國各地,你想交費報名都報不上,我的意思就是說你看到一個文化社會的重建可能性正在進化到來。


我是要求我不斷地進化,盡管我不知道我明天能不能做成,我進化到哪裡去,但我知道,我到死那一天,我都會再要求進化,我都不會放棄讀書,不會放棄學習。那麼企業家是一個財富者,這40年來,如果我們能給社會留一個什麼,就是我們沒有一天懈怠,沒有一天臨陣逃脫,每天都在打拼,都在進化,所以才有這個民族的今天。


那到下面該你們了,你們能不能有這種進化的精神?如果你們有這種進化的精神,我覺得這個社會最後可能能達到人類最完美的社會,就是我講的有統一價值觀、統一道德標准的文化社會。​​​​-----(編輯/盒飯君*來源/盒飯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