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17-12-20 02:49:06聖天使

你值得擁有一點“高級的慾望”




“定力”從何而來

人世間充滿誘惑。誘惑無非兩類,一是色,二是利。在誘惑面前放任自己,縱情聲色,追逐名利,當然也是一種生活。不過,一個人倘若性靈不滅,遲早會覺得這樣的生活未免空虛。然而,即使有了這個覺悟,誘惑依然存在,難以做到不為所動。


人之所以被色和利所惑,是因為有慾望。因此,為了抵禦誘惑,似乎必須克制乃至滅絶慾望。我總覺得這種辦法是消極的,常常也是無效的,原因就在於違背基本人性。積極的辦法不是壓抑低級慾望,而是喚醒、發展和滿足高級慾望。我所說的高級慾望指人的精神需要,它也是人性的組成部分。人一旦品嚐到和陶醉於更高的快樂,他面對形形色色的較低快樂的誘惑就自然有了“定力”。


“定力”不是修煉出來的,它直接來自你所過的生活對於你的吸引力。我的確感到,天下最快樂的事情,一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享受愛情、親情和友情,另一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於我便是讀書和寫作。能夠獲得這兩種快樂,乃是人生的兩大幸運。所以,也可以說,我的“定力”來自我的幸運。





幸福和運氣

無人能完全支配自己在世間的遭遇,其中充滿著偶然性,因為偶然性的不同,運氣分出好壞。有的人運氣特別好,有的人運氣特別壞,大多數人則介於其間,不太好也不太壞。誰都不願意運氣特別壞,但是,運氣特別好,太容易地得到了想要的一切,是否就一定好?恐怕未必。他們得到的東西是看得見的,但也許因此失去了雖然看不見卻更寶貴的東西。天下幸運兒大抵淺薄,便是證明。


我所說的幸運兒與成功者是兩回事。真正的成功者必定經歷過苦難、挫折和逆境,決不是只靠運氣好。

運氣好與幸福也是兩回事。一個人唯有經歷過磨難,對人生有了深刻的體驗,靈魂才會變得豐富,而這正是幸福的最重要源泉。如此看來,我們一生中既有運氣好的時候,也有運氣壞的時候,恰恰是最利於幸福的情形。現實中的幸福,應是幸運與不幸按適當比例的結合。


在設計一個完美的人生方案時,人們不妨海闊天空地遐想。可是,倘若你是一個智者,你就會知道,最美妙的好運也不該排除苦難,最耀眼的絢爛也要歸於平淡。原來,完美是以不完美為材料的,圓滿是必須包含缺憾的。最後你發現,上帝為每個人設計的方案無須更改,重要的是能夠體悟其中的意藴。





心靈土壤
 
在人類的精神土地的上空,不乏好的種子。那撒種的人,也許是神,大自然的精靈,古老大地上的民族之魂,也許是創造了偉大精神作品的先哲和天才。這些種子的確有數不清的敵人,包括外界的邪惡和苦難,以及我們心中的雜念和貪慾。然而,最關鍵的還是我們內在的悟性。


唯有對於適宜的土壤來說,一顆種子才能作為種子而存在。再好的種子,落在頑石上也只能成為鳥的食糧,落在淺土上也只能長成一株枯苗。對於心靈麻木的人來說,一切神聖的啟示和偉大的創造都等於不存在。


基於這一認識,我相信,不論時代怎樣,一個人都可以獲得精神生長的必要資源,因為只要你的心靈土壤足夠肥沃,那些神聖和偉大的種子對於你就始終是存在著的。

所以,如果你自己隨波逐流,你就不要怨怪這是一個沒有信仰的時代了吧。

如果你自己見利忘義,你就不要怨怪這是一個道德淪喪的時代了吧。
如果你自己志大才疏,你就不要怨怪這是一個精神平庸的時代了吧。

如果你的心靈一片荒蕪,寸草不長,你就不要怨怪害鳥啄走了你的種子,毒日烤焦了你的幼苗了吧。


那麼,一個人有沒有好的心靈土壤,究竟取決於什麼呢?我推測,一個人的精神疆土的極限,心靈土質的特異類型,很可能是由天賦的因素決定的。因此,譬如說,像歌德和貝多芬那樣的古木參天的原始森林般的精神世界,或者像王爾德和波德萊爾那樣的奇花怒放的精巧園藝般的精神世界,決非一般人憑努力就能夠達到的。但是,心靈土壤的肥瘠不會是天生的。不管上天賜給你多少土地,它們之成為良田沃土還是荒田瘠土,這多半取決於你自己。


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應當留心開墾自己的心靈土壤,讓落在其上的好種子得以生根開花,在自己的內心培育出一片美麗的果園。誰知道呢,說不定我們自己結出的果實又會成為新的種子,落在別的適宜的土壤上,而我們自己在無意中也成了新的撒種人哩。-----(周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