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線上投保,方便快速又省錢 贊助
2017-04-18 06:17:21聖天使

中國技工都去哪兒了?

中國製造創造過奇蹟,數以千萬計產業工人的雙手,辛勤勞作,向世界源源不斷地輸出物美價廉的產品,但奇蹟的背後卻滿目心酸,拋開環境、溢價率這些東西不談,單就流水工人的人性戕害就足以讓人震驚,總的來說,這些工作機械、單調,從事者就好像養雞場裡的肉雞,只需要2個小時就能望見一生;年輕人把自己裝進防塵服中同世界隔離,最辛苦的是上夜班,流水線像個永動機一樣從不停止,每每低頭看錶都只過了5分鐘而已。


有調查顯示,流水線工人會慢慢變笨,笨到人類所能達到的愚蠢極限…這些似乎是駭人聽聞的事兒,在中國已經連續發生了30年,仍然沒有好的改善方案,有鑒於此,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開工廠,離開忙碌的流水線,或跑到房地產企業做起了銷售,幹好一票,衣食無憂;或者跑到辦公室,終日與茶水、棋牌為伍,望著天空發呆,白白浪費了大好光陰。





​長期以來,中國製造都處於野蠻時代,企業主把流水線的效演繹到了極致,工人則漸漸退化成一部機器或者一把大鎚,但現在,流水線的這種極致遇到了瓶頸,年輕人越來越討厭進工廠,單調的工作逐漸被機器人和AI取代,於這種背景下,我們深刻地感受到“高級技工”的重要性,遺憾的是,中國製造浪費著大好光陰,不但沒有培養出更多的技工,反倒是吞噬了越來越多的美麗天賦。

相關調查顯示,日本整個產業工人隊伍中,高級技工占比40%,德國則是50%,而中國這一比例僅為5%,更可怕的事實是,30年前中國高級技工占比就是5%,這意味著,我們壓根沒有構建任何技工培訓體系,一灘死水而已。


可憐技工,卑微的存在感

技工,尤其是高級技工對人的基本素質要求很高,且無法只靠天賦完成工作,需要長時間的艱苦磨練,於技能、心態、性格、環境都是非常大的挑戰,比如一些機器加工部門需要常年跟機械打交道,環境的氣味大、夏天熱、冬天冷、且容易出現工傷事故,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寧可蹲在辦公室裡碼字,也不願意去嘗試學習相關技能,更不要提什麼攻克技術壁壘,變成先驅之類的想法了...

更重要的是,在時下日益浮躁的大環境下,即便有些人立志在技術上尋求突破,也難以不理會外界的各種誘惑,事實上,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在看到同齡人投身房地產或股市,一夜暴富,迎娶白富美之時,自己卻滿手油污地握著車刀、銑床,兩相對比之下,任誰也耐不住寂寞,正因如此,車間易冷、股市卻持續火熱。




 

​其實,中國技工缺少存在感,最重要的還是制度文化使然,因制度的不健全,中國人的投資觀念都是短平快,連生孩子都缺乏耐心,越來越多的年輕夫妻巴不得剛剛接個吻,就能造出人來,正可謂十月懷胎太久,只爭朝夕,在這種心態下,整個社會都在崇尚熱錢、快錢,都希望能一蹴而就地搞定人生,比如股民們常常希望在下一次股災來臨前,把養老的錢賺到手,但每次都難以逃脫“收割韭菜”的命運,房地產亦如此,越來越多的拆二代揮舞著鈔票,向兢兢業業的技工挑釁,只需在寶馬車頂放上一層礦泉水就能搶走他們談了2年的女朋友,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技工的存在感實在太低,社會更不會給予其應有的尊重。


正因如此,普通的人是絶難享受“產品在手中昇華”之快感的,他們更享受搶別人女朋友的快感,於是如你所見,學校裡、中小企業裡都不推崇高級技工的培訓,應試教育中,學生專注書面指導和考試,硬背概念、強記公式、涉險考試構成了中國技校的全部生活,至於說實際操作或者試驗論證,大多數的學校因經費緊張而敷衍了事,總是,他們只負責頒發國家承認學歷,至於自己的產品(學生)能否給社會做出貢獻,他們是否做到了百年樹人,也就不重要了,這種狀況雖然普遍,甚至見怪不怪,但細思極恐,要知道大學、技校中的年華是人生中最寶貴的時光,學習慾望、精力、好奇心都是最旺盛的,我們卻慷慨地、毫無察覺地浪費這大好的生命,沒有構建起自己的知識技能體系,也就難怪大學生找工作比上天還難了。


學校的環境不理想,起碼單純,而一些腐朽的企業則更加毀人不倦了,事實上,中國很多企業推崇“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文化,鑽年技術的人常常得不到制度的賞識,在薪資待遇方面要遠遠落後於管理者,更畸形的狀況是,中國企業向來內耗嚴重,很多“勞心者”沒有把心思放到“育人”之上,而是放到“人玩人”之上,不懂創造式地開發利潤,就只能盯著固有利潤爭得頭破血流,最終落得個遍體鱗傷,技工的成長軌跡本就與這種制度文化相衝突,沒有存在感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兒了,既然沒有存在感,得不到社會的尊重,誰又願意靜下心來研究技術,中國技工漸漸退出了中央舞台。


尊重技術,善待中國未來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這是經過實踐檢驗過的真理,亙古不變,中國社會、企業、學校剝奪了技工的存在感,終將會遭到報復,這種報復體現在產品溢價率低、人員離職率高、銷售困難、企業運營難以為繼等等,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開始了重新尋找工匠之路,由央視製作的欄目《大國工匠》就是一檔非常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欄目,旨在幫助技工、匠人找回存在感,同時,通過連續的曝光,給年輕人樹立新的榜樣,如果這樣的節目可以多一點,娛樂至死、溫情氾濫的選秀少一點,或許真能喚回普通公眾之於技工的尊重和崇拜。


​中國要想徹底解決“技工缺乏”的問題,需要從制度上進行徹底地改革,首先從學校開始:與其建立大量華而不實的科技、理工綜合性大學,倒不如推倒重建成專業技能培訓,事實上,山東藍翔、虎振廚師學校之於社會的意義未必就比XX科技大學要低,只不過是社會給了這些技工學校不公平的標籤罷了,另外,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充分證明了“全民高學歷”的模式已經失敗,社會已然沒有必要以學歷區分對待人才,我們完全可以效仿瑞士、德國等發達國家的做法:


一般孩子在初中畢業之後,就開始尋找“學徒機會”,跟著師傅修煉技藝,這樣學徒從15歲開始學習,到30歲左右需要面對家庭、生活壓力的時候已經出師,從而更遊刃有餘地掌控生活,更重要的是,這些高級技工沒有高學歷,但能獲得高收入,從而獲取社會尊重。

中國未來需要立法,要強制企業建立兩種晉陞之路,一是提拔管理者,他們負責企業的經營、資源調配等工作,二是提拔技工,在薪資福利方面要不輸管理崗,且技術崗的位置多於管理崗,畢竟,他們才是直接創造財富的人。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高級技工的培養需要時間沉澱、需要制度文化的認可和保護,只有讓技工們有尊嚴、活得光鮮,得到應有的尊重,中國製造才有未來。(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