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9 14:00:00McA

斯里蘭卡之公平貿易小農拜訪之旅 DAY 6 - Chilli Farm

第六天的早晨,因為營區的Saranga強烈建議我們要去在營區後面的湖邊走走,尤其是在早上,所以我們如前幾天一樣,再次早起了。六點半,喝了Saranga團隊幫我們準備的紅茶後,大家就出發了。當踏上帳篷後方看到湖時,大家就先"哇"了一聲,因為風景真的不錯;只是我們來得有點晚,如果再早一點的話,就可以看到大象來喝水,因為據說象群們都會在早上來到這個湖邊喝水。好吧,雖然沒看到大象喝水有點可惜,但是它的早晨風景還是很美,而且Saranga的鳥類知識也很夠,所以在看到不同鳥時,他都可以為我們介紹,對於團內有很愛鳥的人真的是一大收獲。不但看見不同鳥外,我們也走在一大片綠油油的水稻田中,那就像金城武拍的伯朗大樹廣告那樣美的風景,只是不用人擠人。看了美美的早晨風景後,回到營區內享用了一頓豐富可口的斯里蘭卡式早餐,我們向這個難得的帳篷經驗說再見,出發前往我們這日的小農拜訪:Wanniamunukula的辣椒農友區。謝謝PODIE的Mr. Tyrell幫我們安排這個回憶無窮的帳篷住宿之夜。

  早晨的湖邊

  稻田邊農夫的夜宿小木屋

 水稻田,綠油油的一片

  Saranga一個一個牽著我們走過小溪

 

大象來時警報器,叮叮叮

我們的帳篷

  雙人房,簡單

 

廁所及淋浴,在兩個帳篷之間

 

淋浴間,只有冷水而已

 

夫妻雙人床帳篷,還舖地毯,好蜜月

 這次幫我們服務的營隊,全部只有七個人

斯里蘭卡早餐,現在還可以回味那餅皮中純粹的味道

 早餐時大家的自我介紹

上午10:00我們來到了辣椒農友區負責人的家,等待我們的除了有農友們一家人以熱茶及斯里蘭卡點心的熱情歡迎之外,還有PODIE理事會的理事長天主教牧師。牧師在我們下車,看到美莉之後的第一句話是說,「我們見過,在香港的食品展上見過一次;這樣友善的記憶,讓美莉差一點就先飆淚了。而剛吃完美味的斯里蘭卡早餐的大家,其實看著美味的點心真的是懷恨啊,因為肚子還真的沒有多少空間可以容納,只能望點心興嘆。吃完了點心,再次上車,我們前往農友們的社區中心。

 

美莉和牧師在香港食品展多年後的再相遇


美味的點心,全是斯里蘭卡的傳統甜點,好懷念那個用胡椒葉做的餅乾喲

人還沒下車,就見到社區中心外已是人潮,而且還有一排手拿花圈的小朋友們在等著我們。感性的美莉,又再一次的讓眼淚奪眶,因為我們並沒有做什麼,怎麼值得讓這些農友們這麼熱情的歡迎。Mr. Tyrell要大家一一的在小朋友們前一對一的排好,在小朋友們唸唱了我們聽不懂但卻美麗的詩歌之後,每個人都得到了一個由小朋友們親手為我們戴上的花圈。歡迎儀式結束後,大家進到社區中心坐下,客人坐台上,農友們群聚坐在台下,開始了我們第一次接觸。雖然大家的語言不通,需要靠牧師和Mr. Tyrell的翻譯,但是農友們,不論男女老少那樣專心聽的表情,真的是一副很美的畫。

 歡迎隊伍,小朋友們手上每人拿著花圈等待我們的到來

 農友們提出問題

這個位在Wanniamunukula的村落總共有一百戶的農友們,二十戶農友們和PODIE一起合作。在PODIE來到這村落之前,農友們的收成只能靠著盤商以市價來收購;但是很多時候,盤商們會以各種的名義來砍價,像是扣潮濕品、不良品還有其它的原因,大概都可以扣掉5~6%;而且盤商們並不願意提供任何的技術指導來提昇農友們的收割後品質,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有藉口以低價同時收購良品與不良品,然後再自行做區分以高價賣出良品。

而當PODIE來到之後,他們不但以高於市價的價格來購買農友們的辛苦結晶,更同時指導農友們如何提昇品質,降低交叉感染等技術;例如幫忙弄一片水泥地來日曬收割後的辣椒(傳統方式是直接放在泥地上日曬,容易受微生物的感染)。不但有技術的指導,PODIE更在此村莊做了一個創舉,實施【男女平等】,讓婦女們可以發言更可以做主。因為傳統的斯里蘭卡文化是男尊女卑,但是PODIE認為男女應該要有平等的權利,所以他們儘可能的在合作的農友區實施男女平等;此辣椒農友們的主事集會中只有一位男性,而他,是無權推翻婦女們做的決議。婦女領導者Sriyani Thennakoon告訴我們,他們真的很感激PODIE來到這裡幫助他們,因為PODIE的幫助,讓本來只可以生產1,500公斤辣椒的他們,現在可以生產超過3,000公斤;而這樣巨大的改變,則是源自於PODIE的社區輔助計劃、政府免費給予的土地及有機的耕種。

舉起手,如果你是這群體中可以做主的婦女

什麼是社區輔助計劃?在公平貿易理念之中,除了是以合理的價格購買小農們的辛苦結晶之外,另一個就是回饋社區,像是提供教育或是改善生活品質方面;PODIE做的,就是改善辣椒農友們的生活品質。

原來Wanniamunukula這個城市是位在Anuradhapura區,屬斯里蘭卡的一個乾燥區。在這裡,農友們並不渴望政府的金錢補助,而是希望政府可以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上最大的兩個困擾 (1) 水源 (2) 野生動物;只要這二個問題解決,農友們就可以自己自足。水源,因為在乾燥區,所以這裡的水來源是仰望每年二次一個半月時的雨季所帶來的豐沛水量來支撐其它月份的所需,尤其是每年長達四個月的旱季;而野生動物,則是會來破壞農作物,將農友們的辛苦全部損毀。雖然村落中本來也有蓄水池,但多半已損壞,而農友們也沒有錢可以去修復;所以當PODIE來到村落的時候,農友們的第一個請求:「能否幫我們解決水的問題?」

一個蓄水池工程浩大也很花費,PODIE理事內部也多次開會討論可行性,但是經費卻是一個問題。也是因為PODIE一直以來的理念和執行,所以感動了在紐西蘭的客戶,願意支助另外百分之五十的經費;就這樣經費籌足了,蓄水池計劃終於有著落了。花了四年的時間等待政府的許可,蓄水池終於開工完成;再花二年的時間等待,政府終於同意免費給於蓄水池旁的三塊地做為有機耕種;農友們的生活開始改善了。

在通往辣椒田區前的告示牌,清楚的告知此蓄水池是由PODIE 和紐西蘭客戶一起捐贈而成

頂著大太陽,我們跟著Mr. Tyrell, Kasun及農友們一同前往田區去看蓄水池。從農友的家出發,約二公里的路,沒有任何遮蔽,只有大太陽。Mr. Tyrell告訴我們,PODIE的下一個計劃則是開一條從村莊農友家穿過叢林到田區約八呎寬的道路;因為那天我們走的平直大路在雨季時是完全被水覆蓋無法行走,農友們必須要從叢林穿過才能到達田區,可是叢林中常是危險重重,也許一個轉彎,就會碰上野象的攻擊而致死。好險,我們不是在雨季拜訪,太陽還是比野象好。

 

PODIE 的下一個計劃,拓寬此路到八呎寬,所以農友們不用再穿越危險的叢林

看到蓄水池時,大家的第一句話是『哇』,那是一大片像是湖的地方;但它並非只是一個水池,它同時也有洩洪的功能。因為當雨季來臨時,加上山上天然的水源,只要短短的二至三個小時,整個水池就會被水灌滿;為了不浪費得來不易的水源,以及保護水池的壽命,洩洪就有它的必要性。流出的水,透過渠道,通往另一個水池,或是田區或是蓄成地下水再由井中抽出使用。也因為我們拜訪的時間是旱季,所以這個水池是農友們唯一還有水的池子,另外的水池已都乾沽;因此我們看得到水池的邊界,也看得到農友們在此沐浴洗滌。要不然在雨季時,蓄水的範圍可以遠達一至二公里進入叢林中,深度可以到達我們至少半個人高(以站在岸邊來說)。然而PODIE做的還不只如此。因為此區是在內陸,離海邊很遠,如果要吃深海魚會很貴;為了農友們的孩子健康著想,在水池建好的時候,PODIE幫忙放入了15,000條的魚苗,讓村落的小孩們也可以有魚可吃。

田間黃色塑膠布,做為天然的捕蟲器

旱季中的蓄水池

踏著田埂,低頭注意著每一步,我們走到了啓用二年的水井。其實這天還有一個特別的儀式:我們有幸參與見證PODIE贈送農友們抽水機的儀式。在沒有這台抽水機之前,農友們必須要請人來抽水,對於收入不豐的農友們,這其實是一筆很大的支出。水井約為30呎深,目前正在考慮再加高二呎,除了可以避免小朋友們不小心跌落井中之外,也是避免野生動物們前來喝水,因為現在動物們已經太聰明的學會,只要有用水泥蓋的地方就會有水。

PODIE 贈送的抽水馬達

啓用二年的水井,在雨季蓄水為旱季而用

行走在田埂中,頂著太大陽,吹著偶而來的微風,聞著清新的空氣,真的忘了屬於在台北的紛擾。有人問,田中那個簡易木屋及觀景台(樹屋)是做什麼用的?還有人問,田中一片一片的黃色塑膠布是什麼?簡易木屋是農友們晚上在守護田區時睡覺的地方,而樹屋則是觀守的地方,當看到野象來時,可以送出警告給在樹下木屋中的同伴,然後一起來叫嘯或是以鞭炮、火炬來嚇跑野象。鞭炮和火炬也是PODIE資助的喲。而出忽我們意料之外的是,Mr. Tyrell和Kasun有時來到此區拜訪農友時,晚上也會和農友們一起守夜來保護辛苦耕種的田園。也許,只有真的在乎農友,把心放在農友的好與壞的人,才會如此願意與農友們一同守夜吧。要不然,辦公室坐著還是真的比較舒服,不是嗎?難怪農友們與PODIE的連結是如此的強壯。黃色塑膠布則是農友們自製的天然捕蟲器;因為田間的蟲或是動物,都偏愛黃色或是彩色的東西,所以在黃色塑膠布上塗上黏油,這樣就可以黏住前來的動物;除了使用黄色塑膠布之外,在適當的距離,農友們會種植黃色的花,這樣動物就會去吃花,而不會來破壞田間作物。

 

夜間瞭望台,上面可以承受約4~5人

一趟田間之旅,我們除了被曬紅之外,就是不斷的補充水分;雖然累,卻很充足也很實在。如果你問我是否還願意在走這一趟,我的答案絕對是”Yes”。即使是現在,坐在冷氣房電腦前打這篇文章,我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天太陽的熱、田間的微風、雙腳踩在土地上的那份真實感,還有斯里蘭卡農友們的熱情和微笑。這一天,真的是感動滿滿。

一群都市人走在田埂中,雖然不容易走,但是卻覺得腳踩得很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