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kswagen發表新款電動車 贊助
2021-11-14 20:29:24andie

出賣夢想需要多少銀兩

20151114

最近,莫名地由生出一種感觸:原來,小時候沒辦法看當代小說,是因為一種格格不入。

聽過我的說話的人可能知道,偶爾,金庸小說中的人物,會出現在我的對話中。他,是唯一一個讓我看完他所有小說作品的作家。另一個還算大量閱讀的就是倪匡了。為什麼是他們?因為在那個渴求大量閱讀文字以了解世界的年少時代,我找不到當代符合自己生活模式的描述,於是轉彎進入那個似乎與生活全無交集的文字世界,便可以被理解了。

朱家的文字,那平民卻又精英級的公主般的生活形式,那眷村生活的溫暖人情、黃春明等臺灣文學前輩所描述的農村生活、白先勇充滿抑鬱的另類幽暗角落...都不是生長在臺籍中產類公務人員家庭的我找得到對應的對象。原以為卡夫卡著夫兄弟們、白鯨記或許可以暫時幫我從聯考的壓力中釋放,但是呀,距離更遠,勉強跟著看到第三頁,只能擺在一邊,等到時間到了(因為還想再給自己一些機會),再還給那個只有一個窗子,好像把圖書管理員當作禁臠一樣的早期學校圖書館了,如果,那個可以稱作圖書館的話。

昨天,參加科技部辦理的寫作工作坊,原本,想知道他們是否有什麼樣的寫作模式是可以比較符合申請研究計畫或發表論文的,不過與會的老師們告訴我們的是,科技部在評比研究計畫時考量的重點,他們希望看到創新、實用等等的特質,跟寫作的方式其實沒有太大的相關。

休息的時候,跟系上的老師小聊一下,他說現在不申請科技部的計畫不行⋯⋯我不懂,因為學校的升等辦法跟科技部的計畫全無關聯,何以需要科技部的計畫,如果沒有經費需求的話?他說,那是一個指標,有能力做研究的指標。所以有人儘管只申請20萬,也努力申請。我卡住了。因為指標,應該是文章的發表(如果我們硬要有什麼東西來具體指出學術成就的話),而不是申請計畫吧?

彷彿我刺傷了他一樣,他笑著問我,那妳為什麼報名?妳不也想要了解,想要申請嗎?

我愣住,一下子,轉不過來。

今天再去感覺一下,發現自己,報名是想要增進自己的學術論文寫作技巧,也瞭解一下學術論文應該注意的重點,至於申請科技部的計畫,一直都是一種協助自己做研究的手段,而不是目標。但當我跟將申請計畫視為目標的同事聊天的時候,兩個人完全無法對焦的對話,就互動不下去了。

那像是,看到朱家姐妹的文字,本土鄉村文學以及白先勇⋯⋯知道,他們在那裡,但是,進不去。

結束之後,跟東吳的另一個老師打招呼,他問我好不好,我跟他更新了最近計畫執行的狀況,兩個人站在臺大校園中,針對研究抽樣又做了一些討論,收穫頗大,因為,重點不是申請科技部的計畫,而是,把研究做好,把結果好好呈現出來。這,才是我進入學術界的目的。保住工作職位是手段,不是目的。

晚上,在溫哥華出差但因為時差而睡不著的朋友越洋跟我講了兩個半小時的電話。她告訴我,她的mentor想要建立一個資料庫,全世界的,想了解到底我們的服務是不是對前來尋求服務的個案有效。她的mentor邀請她跟臺灣的實務界聯絡,看有沒有人有興趣。於是,我們透過臉書充分地交換了意見,因為,最近我一直問自己的是,到底,我這樣提供訓練,國家花了那麼多的錢在做這些專業訓練,效果在哪裡?

如果,我們對受服務的對象在接受服務的過程中的變化可以多一點的掌握,我們是不是就能夠更貼近他們的需求?在訓練專業工作者的時候,就可以讓他們有著多一點背景的了解,再去提供客製化的服務?

該做的事情好多,有些事情,真的先擺一邊。

像昨天來跟我們分享的老師說的,他們花了多少錢買走你的夢想?你真正想做的事情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去做?拿到副教授?教授?還是退休?制度一直在改變,希望藉由大家的努力讓制度愈來愈合理。但不要去想一些取巧的事情來玩弄制度,或者被制度框架在那裡計算著點數。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做得好的人不會被埋沒!同樣的,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的人,也會被看見!在做某些事之前,問問自己,是不是敢告訴你自己的孩子,你做了什麼事...

我沒有孩子。或許,也更是因為這樣,養孩子不會成為我的藉口,讓自己被綁架。
來吧!放馬過來!

讓我們不只提供服務,還要提供有品質的服務!讓專業的成長,不再只是嘴巴說說,而是真的在我們每次的服務提供的過程裡!

上一篇:護心是防衛而非攻擊

下一篇:匱乏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