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5 10:19:49orangebach

【大嬸悄悄話】關於第一性原則

坦白說,大嬸頭一回聽到「第一性原則」,馬上聯想到西蒙波娃的「第二性」,和多年前常被提起的「第三性公關」。後來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個「翻譯癌」,為了增加譯文的學問感,動不動就要來個「性」。「第一性原則」的英文是First Principle,「首要原則」或「第一原則」,意指任何命題、假設中不可被修改或調整,也不能被刪去的要件,沒有「性」,反而更清楚。不過語言是約定成俗的社會習慣,既然已經有了「性」,讓我們繼續「性」下去。

「第一性原則」來自於希臘時期亞里斯多德,這位仁兄不只文學家也是科學家、數學家,當時他具體所指的「第一性原則」,是歐幾里得所寫的《幾何原本》的四條定律:

1.   從一向另一可以引一條直線。

2.   任意線段能無限延伸成一條直線。

3.   給定任意線段,可以以其一個端點作為圓心,該線段作為半徑作一個

4.   所有直角相等

從這四條不難嗅出,亞里斯多德所謂的「第一性原則」,指的是純粹本質,不可被更改的重中之重,今天就算火星人攻占地球,也無法改變。

第一性原則為什麼會在這幾年重新被提起?一切都歸功於鋼鐵人馬斯克(Elon Musk)。這位繼賈伯斯之後的第二位企業偶像,橫空出世的本領猶有甚之:出道時的Pay Pal,近幾年的電動車、火箭還有空中環狀高速公路(Hyper Loop),然後這位二十一世紀馬蓋仙跟大家說,能這麼橫空出世,是因為他應用了「第一性原則」。

馬斯克的貢獻是,他為「第一性原則」找出了操作型定義:a. 設定一個高遠的「射月亮」目標(so-called moon-shooting)b. 找出其中的「第一性原則」;c. 優化其他非第一性原則的部分。

舉個他的經典例子:火箭。火箭是天價的產品,向來是國家級單位(好比NASA )、便是國家級企業(好比三菱重工)才有資格參與的任務,就算有錢如馬斯克也難望項背,但他沒有落入刻板印象。他找人找出製造火箭非有不可、不可被取代的原素,發現成本只佔全部火箭成本的2%,剩下的98%都是可被取代,換言之都有優化、提高CP值的空間。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找人優化剩下的98%,製造相對便宜且高CP值的可載人火箭,一年發射26次,把射火箭變成家常便飯。你可以同步看下日劇「下町火箭」,便可比較出馬斯克善用「第一性原則」的厲害之處。

如果再發神經一點,大嬸想問:「第一性原則」背後的「第一性原則」是甚麼?答案是:核心問題。

馬斯克在歸納出火箭的第一性原則之前,他問的問題是:為什麼發射火箭要那麼昂貴?難道不能便宜一點嗎?結果發現只有2%的成本是省不掉的。賈伯斯問出的核心問題是:為什麼手機要有鍵盤?難道手機不能只有一個按鍵?於是我們有了iPhoneUniqlo創辦人柳井正問:為什麼衛生衣只能當內衣?難道不能有一件可以外穿的衛生衣嗎?於是有了全球銷售超過10億件的Uniqlo發熱衣。

大嬸自從學到「第一性原則」之後,忍不住拿「第一性原則」檢視起「最強大嬸」的「第一性原則」是什麼?我們的核心問題又是甚麼?我們思索多日,我們核心問題是:為什麼知識分享非得理性且邏輯?難道聊天就沒有知識嗎?

歸納出的「第一性原則」是:知識、有趣和實用。這三項以外的元素和包裝,都可以被優化,希望透過這三個元素的結合,發揮平民智慧的影響力,讓大家每天變好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