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6 22:34:36orangebach

最近聽甚麼

不知甚麼原因,我莫名其妙地喜歡上海頓,已經好幾個月。

說來慚愧,我以前滿瞧不起海頓的,寫那麼多曲子,被記得的還真沒幾首,因為每首都太像。

說來好笑,我現在喜歡海頓的原因,就是當初瞧不起的原因,正是辨識度低到可以,也正因為辨識度低到可以,海頓簡直是百搭,早中晚聽都不突兀:早上聽清爽,中午聽清心,晚上聽靜心。它也是最佳工作音樂,因為完全不太轉移你的注意力,但是好聽的語調又不讓你覺得會被過度專注手上的事情逼瘋。而正當你覺得好像辨識度低到過平的時候,又會蹦出一個樂章是特別順耳、你想要記住的,但是又很難記住是哪首曲子的哪個樂章,因為他的鋼琴奏鳴曲沒有想入非非的標題只有號碼....當真是霧裡看花,忽近忽遠,時明時暗。

以前總想把音樂聽得深,現在想把音樂聽得寬;聽音樂不該有壓力的。

最近也常聽直笛,recorder。

我非常愛直笛平穩、親切、獨特的音色,不同音域的直笛有不同的感受,但都是平穩、親切、獨特。同樣很適合工作。

昨天聽著Michala Petri的古典時期作品集,感覺房間裡放了一線薰香,直笛的音色散發出淡淡幽香,笛音緩緩縷縷飄出,卻又比真正的香氛多了些遺世獨立的骨氣。

我得老實承認,聽音樂之於我並不是件多感性浪漫的事情,在欣賞音樂的同時,我一直很儆醒。我也知道對於聽音樂我沒有多謙虛,甚至有點自戀,但自戀之餘我很儆醒。

每次聽完一段時間的音樂,可能幾個月、半年不等,我會跳出來想想自己最近聽音樂的狀態是怎樣:聽得投入嗎?很鬆散嗎?意興闌珊嗎?有沒有重點?聽新的曲子還舊的曲子?新的曲子是甚麼角度切入?舊的曲子有新的感受嗎?

或許會有人覺得很變態,為什麼要給自己找那麼多麻煩,不就是聽個音樂嗎?

聽音樂之於我有另個功能,我會透過思考聽音樂的自己,來檢視自己有沒有長進。我知道這真的很變態。

我聽過見過太多人對於聽古典音樂夸夸其詞,這些人年紀有大有小,經驗有多有少,評論內容來自各方面,作曲家、演奏者、詮釋、自己的感受、音響、演奏會,太多太多了,我從這些人身上最大的學習便是:當你自己不能進步時,你聽得再多再用力、經驗再豐富、器材再了不起、收藏再豐富,一切都是原地踏步,一切都枉然。危險的是,當你真的花很多時間聽音樂、演奏會真的聽很多、器材真是調到無懈可擊的時候,你當真會產生一種幻覺:這麼努力,聽音樂的本領也升級了。金錢時間都花了,哪有不升級的道理?

實際上未必。這真是個殘酷的事實。

聽音樂的本領有沒有升級,八成取決於你自己有沒有升級;你的人格更進步成熟,你聽音樂就更深入、更有不一樣的收穫、你的視野就更開。反之,一切原地踏步,甚至往下掉。

所以我用聽音樂的狀態作為檢視自己狀態的指標。
道理很簡單:曲子是不會變的,錄音是不會變的,會變得是自己。
聽音樂出問題,你可能出了點狀況;
聽音樂很有心得、充滿新視野,你日子應該過得也很不錯。

有時候難免我們都會把聽音樂當成一種避難所、現實生活的逃避,從其中得到很大的解放和轉移,很有收穫,但那終究不會是讓人心安的救贖,真正的救贖仍然必須來自面對現實掙扎後的坦然與放下。

音樂終究必須聽得寬闊而且帶有同情的理解,路才走得可長可久。


orangebach 2015-02-15 23:55:57

真是謝謝你的情義相挺。我就跟很多朋友說,我的部落格讀者比作者更可愛。

我知道海明威的那本書,能找到喜歡的小說讀真是件很棒的事情。

寫部落格的文章是不用那麼再懿別人眼光,這麼多年下來,我覺得會比從前更容易考慮「這種小事有甚麼好寫」,或者「是別人隱私不太該動筆」這等事,當然也有變懶的趨勢,也就想得更多。

Velvet 2015-02-15 00:58:09

格主這麼說也沒錯,以我淺薄的音樂知識,其實也分不出評論或心得的深度,不過必須說,在看格主的文章時(不見得是音樂心得),常會有共鳴是真的,這一點,跟厲不厲害無關,這是一種緣分。

也因此,光是格主願意花時間經營部落格,寫出這些文章,對我個人來說,能看到這些文章就已感到幸運,姑且不論格主在音樂上的修為有多深,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比我深許多,而在聽音樂時,有些可以參考的文章,對我來說亦是樂趣之一。

不論是聽音樂或是看書的心得,縱然是自說自話,孤芳自賞又如何,將其看作是自己的娛樂,那麼又何必滿足他人,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呢。

感謝格主的推薦,有時間我會去書店先翻翻看。最近我倒是被海明威的短篇小說給迷住了,新出版的<沒有女人的男人>,不是村上大叔的喔(XD),裡面第一篇就把我迷住了,接著往下看時,腦中竟然浮現電影<午夜巴黎>裡海明威的形象...

orangebach 2015-02-14 09:03:51

千萬別這麼說,對我來說,聽音樂是對內的自我探索,閱讀是對世界的探索,有趣的事情而已,談不上甚麼深度。比我厲害一百倍的多著哩~~~

沒問題,有時候難免會自我懷疑,小說雖是我私心長年最愛,有收穫的書也不限於小說,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同樣的興趣。倘若變成自說自話,似乎也予人吊書袋吹牛皮的觀感吧。

最近有本小說可以一看:《錢已匯入你的戶頭》,有卡夫卡的味道,頗有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