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6 01:08:16焦糖熊兒

佐櫻 Dahlia 二



這張照片神美的拉!如圖有侵權請告知喔~!


好久不見了大家~

小熊最近段考超級忙的,今天又要去考多益....明天要做志工

而且小熊最近身體不太好,常常覺得疲勞,所以文一直打不出來拉OAQ

感謝仍繼續關注小熊的大家!我會繼續加油的!!很晚了就不多說了:)

觀賞愉快^^




第二片花瓣 ,讒言。





櫻頹然的坐在沙發上,滴答聲流竄在寂靜中,紅腫的眼她顯示心中的慌亂。

「叮咚。」

「宇智波先生,有您的包裹。」

「來了!櫻從鬱悶的思緒中抽離,快步的走向送貨員領取包裹。

抱著有些沉的紙箱,她疑惑的拆著包裹:「佐助平常不會訂東西的啊?


 

一拆開櫻便瞪大雙眼,箱子中放了滿滿的保加利亞玫瑰,還有一個深紅色的小盒子,櫻輕輕的拉開殷藍色緞帶,盒子裡的是條純銀的手鍊,上頭有很精細的雕刻,有個櫻認不出的花朵。

「好漂亮喔!難道是佐助給我的嗎?」櫻的壞心情早已一掃而空。


 

雀躍的她,踏著輕盈的步伐換上了佐助曾稱讚的粉色洋裝,細心的畫上了點淡妝,帶上佐助的心意後,櫻打算到佐助的公司陪他去吃頓午餐,給他一個驚喜。


 

搭著計程車到佐助的公司後,櫻一走過自動門,一眼便看見擁有溫柔白瞳的櫃台小姐。

「雛田!」櫻揮著手滿臉笑容的向她走去。

雛田也露出溫暖得笑回應:「櫻,怎麼突然跑來了?

櫻高調的舉起左手, 炫耀幸福般的展示給雛田。

「我來找佐助的。」藏不住的笑蔓延嘴角,但卻定格在雛田接下來的話語中。


 

「總經理他…已經出去了。」

「什…什麼?可是現在才十一點半,佐助是工作狂不可能這麼早出去休息的。」

「是真的,他帶著秘書說要去談生意吃完午餐才會回來。」

「秘書…?是接替我的位子的人吧,我記得她叫井野?


 

「雛田!休息時間到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打斷話題的金髮男子,湛藍的眸中寫滿對雛田的疼愛。

「櫻你怎麼突然來啦,好久不見啦!

「鳴人君,櫻他是來找總經理的啦。不如櫻你和我們一起吃午餐吧。」雛田突然轉向櫻。

「不用啦,幹麻拉我當電燈泡。」

這時鳴人和雛田對看了一眼,有些遲疑的鳴人才說:「我們覺得有些事你必須要知道比較好,關於佐助的。」



 

((

 

 

 

三人行到了咖啡廳,點了些簡單的餐點後。

櫻看著有點嚴肅的鳴人及眉毛微皺的雛田:「你們想說什麼就說吧,都當朋友那麼久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雛田深吸一口氣開口道:「櫻…你覺的佐助最近有怪怪的嗎?

櫻想起今早佐助的冷淡:「是有一點,怎麼突然問這個?


 

雛田欲言又止,鳴人見狀便接著說:「其實最近公司一直有些傳言,有人說,佐助和那個新來的秘書關係不尋常。」櫻捏緊手中的包包。

「不可能的,佐助不是那種人。」

「我們剛開始聽到的時候也是這種反應。」雛田安慰的把手覆在櫻泛白的手上。


 

「可是最近常常看見他們兩同進同出的,甚至有時佐助還載她來上班。」

櫻的眼眶開始蓄積淚水:「所以佐助才突然這麼早起床嗎…」

雛田遞了張衛生紙給她,但她只是任由淚滑過雙頰。


 

「像是剛剛,一向公私分明的佐助,怎麼可能突然『順便』帶著秘書一起吃午餐?這是連以前櫻你擔任秘書時都不可能發生的事啊!」櫻痛苦的摀住耳朵。

「夠了!!」她渾身顫抖著。

「櫻……」雛田想拍拍她的肩卻被櫻一掌拍掉。


 

她突然站起身大聲咆哮:「不要再說了!佐助才不可能會背叛我!他說過會愛我一輩子的!!

櫻用力的舉起左手在他們面前晃了晃:「看到了嗎?這可是佐助送我的,甚至還送了我滿滿的玫瑰,他不可能騙我的!一定是妳們在說謊!我才不會被你們騙呢!

  
 

用力的步伐聲逐漸遠去,留下了翻倒的苦澀咖啡,碎裂的玻璃杯,及滿臉擔心的兩人。

雛田微微啜泣著,鳴人趕緊搵去她的不安:「櫻她會想通的。」

 


「可是鳴人……我該不該告訴櫻一件很重要的事
?

「什麼事?

「就是她手鍊上的花其實是荻花。」

「為什麼要告訴櫻這個?

「因為荻花是井野最喜歡的花。」

 

上一篇:佐櫻 Dahlia 一

下一篇:佐櫻 Dahlia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