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 Spring 125試騎 贊助
2019-08-15 07:31:55小鳳

障目心魔

障目心魔
                                                文/林玉鳳
                            

             在飛機上重看了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在電影上映時,它被歸類為驚悚片,但內容說的其實是一位舞蹈員的掙扎。飾演主角的Natalie Portman為了當舞劇《天鵝湖》的主角,需要和另一位舞蹈員競爭,電影描述她在競爭中“最終找到自己的黑暗面”,會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噩夢,反正激烈時想殺死競爭對手。

             西方心理學說的人性黑暗面或陰暗面,像佛家說的魔性。人皆有魔性,宗教信仰或倫理道德可以在精神層面為我們“除魔”,人類社會上的法律與規則,在行為上約束我們的魔性,這兩者通過教育來進行,這是我們學習成為善良的人的方式。可是,因為魔性是人性的一部分,精神和規則教育只是把這些魔性壓抑,在壓抑無效之時,黑暗面還是有機會跟我們打個照面。

              所有我們渴望得到的東西,都可能讓我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或一個壞人。喜歡一種運動,刻苦鍛煉、持之以恆,最終做出好成績,那我們會更堅韌。如果喜歡的程度像《黑天鵝》的Natalie Portman一樣,舞蹈這種運動就會夾雜想要贏出競爭而引發的妒忌。當然,另一種說法是那不是喜歡跳舞,不是舞蹈帶來的問題,而是“要做主角”的問題。只是,這些東西的不同層次,在現實世界不是我們可以容易分清的。你認為那是最正義的目標,但手段不對,你不一定會覺得自己不對,也可能會認為情有可原,甚至因為目標崇高而沒有任何不對。像電影《復仇者聯盟4》中的Thanos一樣,他在死亡一刻仍覺得自己要消滅地球一半的人口是對的,因為“人口太多了,死一半,世界才可以重來”。

                 世道不好,想起這兩齣電影,只想提醒自己,無論要爭取什麼,都要記着,管好那個潛藏魔性的自己,目標正義崇高,手法也要一樣。

: 原載20190815日澳門日報「亂世備忘」專欄

:https://is1-ssl.mzstatic.com/image/thumb/Video118/v4/4e/22/1e/4e221e4a-de44-b07b-1e64-0b78677baff4/contsched.iljboayq.lsr/268x0w.jpg

上一篇:天涯若比鄰

下一篇:人情味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