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G80 M3高亮點 贊助
2021-10-22 11:46:46aggartpra

男子曝教科書式耍賴:對方反復要見面 還討價還價|趙勇|教科書|醫院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play 男子曝教科書式耍賴:對方反復要見面 還討價還價 向前 向後

  原標題:男子網曝“教科書式耍賴”:被逼無奈 傷害瞭人命就該負責

  2017年11月22日晚,網友@認真的趙先森 (趙勇)發佈一條視頻,“請看什麼是教科書式的耍賴!”,截至24日16時,播放量已超過5500萬。

趙勇發佈視頻稱黃某上演教科書式耍賴

  趙勇直指在2015年撞傷他父親的肇事者黃某拒不履行賠償,一拖再拖。視頻中,黃某甚至稱,“法院判幾年也中,反正我判幾年,最起碼我這點錢,我也不用還瞭。”

  時間新聞記者瞭解到,由於這場事故,趙勇父親先後接受過四次開顱手術,目前是植物人狀態,鑒定為一級傷殘。根據法院2017年6月8日下達的判決,肇事者黃某賠償趙勇父親93萬餘元,扣除已給付賠償,仍需再賠償85萬元,限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給付。但趙勇並未收到任何賠付。

  趙勇稱,通過網絡曝光的方式來維權,他並不願意如此,也實屬無奈,“但是逼到這個份上瞭,判決之後這麼長時間一分錢不掏,我沒辦法瞭”。

  “逼到這個份上”才曝光

  時間新聞:為什麼會選擇在網上曝光她呢?

  趙勇:很簡單,我爸一直治療一直維持這個生存狀態需要錢,我唯一能拿到合理的合法的錢,隻有她這個賠償瞭,所以我就該找她要,但是她這個態度非常消極,我隻能是給她施加壓力,我也是無奈選擇這個途徑。

  其實我挺不願意把這個東西曝光,感覺把自己放在網上,就讓大夥拿放大鏡看,這個事情我挺不願意的,但是逼到這個份上瞭,判決之後這麼長時間一分錢不掏,我沒辦法瞭,我也是猶豫瞭好長時間。

  時間新聞:為什麼會想到錄音、錄像?

  趙勇:從一開始覺得她人品不太對的時候,我就有意識的(留證據),比如說錄音,一開始拿手機拍,後來專門賣瞭一個小的攝像頭,穿戴設備,最簡單的這種,隨身帶著。隻要有機會,我就記錄下來這個過程。

  時間新聞:有想到會引起如此大的反響嗎?

  趙勇:有想到會大,但沒想到這麼大,我想過這個東西會火一陣子,但是之後會下去,當時我也是奔著這個努力的。

  時間新聞:曝光黃某的私人信息,想過對她也是傷害嗎?

  趙勇:當然瞭,她的工作受影響瞭,她的名譽受損瞭。我一直到發那篇文章為止,我一點都沒有傷害過她,我也沒有鬧過,沒有上訪過,都是走的正規的流程,中間我被大眾關註過很多次瞭,至少我有兩次機會,我可以抓住機會曝光她,我都沒有。

  趙勇:我考慮兩點,一點是她就說一句話,你去找法院吧,雖然在情緒上很冷漠,但是在法律道理上是對的,我的立場不夠堅定,一直到拿到判決書。第二點,我覺得人都有個良心,從道德上講,我想喚起她一點良心。

  時間新聞:就是您寫那篇《人吶 要比想象的耐艸》文章的時候?

  趙勇:對,那個已經上熱搜,她竟然還想耍賴,連個電話都沒有。我以為她沒看見,或者裝沒看見。就是那個所謂的前夫,看到文章後打電話罵我,那我覺得她至少知道這件事瞭,做出這種舉動來,把我激怒瞭。她覺得你文章寫得好,曝瞭就曝瞭吧,你已經曝瞭,影響也不會下去,我就繼續賴吧。我覺得她可能這麼想的,但沒想到後面有一個視頻,而且這個視頻讓平安保險表態瞭。

黃某公司發佈通知,敦促其履行義務 圖/@保險圈

  時間新聞:你的意思是被逼無奈??

  趙勇:對,我寬容她很多很多次瞭,就這麼說吧,我那篇文章,不是杜撰的,兩年多我花瞭很多時間去寫,不是杜撰的,每一個字都是有意義的,每個字都是有證據存在的。

  時間新聞:視頻放出來之後,黃某有聯系你嗎?

  趙勇:她給我打瞭一個電話,要跟我討價還價,她說我給你十萬、二十萬行嗎?我說這不是錢的問題瞭。反復的要見面,好像當初我求她那樣,我大概意思說,你履行判決就行瞭,然後道歉,你從來沒有道過歉。結果電話裡就要給我道歉,我說你這種根本就不真誠。最後她問我想怎麼著,我說道歉加履行判決就行瞭,我估計她會想辦法賠錢吧。

  借錢賣房籌百萬醫藥費

  時間新聞:一切源於2015年的一場交通事故?

  趙勇:對,2015年10月6號,那天我爸跟幾個朋友出去騎行,然後在一個南北通的路上,大概九點還是十點的時候由南往北走,那個路沒有岔路,應該是由東到西,過馬路的時候發生的事故。前面已經有人過去瞭,我爸過的時候,過瞭雙實線,就有一輛車從背後撞上瞭。

  時間新聞:交通事故認定書上寫黃某承擔70%的責任,你父親承擔30%責任,他是違規過馬路?

  趙勇:交警說,規定自行車過馬路的時候應該下車推行,我爸沒有推行,所以說有責任,其他的沒有。因為當時那個道沒有非機動車道也沒有斑馬線的,也不是入口,所以你要過馬路的話,那隻能是橫穿馬路,也沒有護欄,隻有一個雙實線。

  時間新聞:送到醫院之後,父親是什麼情況?

  趙勇:那個時候已經不省人事瞭,但是還能好像做夢一樣說一些胡話,鼻子流血,耳朵流血,閉著眼睛,不知道說什麼話。護士還是醫生就過來說,瞳孔放大,可能有問題,得馬上手術,然後就趕緊剃頭,下午才出來,晚上說第二天還得再做一個手術,連續兩天進瞭兩次手術室。

  時間新聞:先後開瞭四次顱?

  趙勇:對,這是兩次,然後第三次是去北京協和,那個是叫腹腔分流手術,因為那個顱壓過高,需要引一條管子,就是到腹腔,從北京做完手術回到唐山,就是繼續觀察吧。後來顱壓又過低,當時折騰瞭好幾天,因為雙側開顱嘛,壓力不穩,如果修復一下的話,壓力可能有助於護理,壓力也穩,就做瞭一個修復手術,這是第四次,最後一次手術是2016年。

  時間新聞:連續四次開顱,父親的身體受得瞭嗎?

  趙勇:我也挺擔心,但我爸體格挺好的,身體健康,沒什麼慢性病,比普通人身體好。現在就是植物人狀態,長期臥床,有並發癥、肌肉萎縮,就是體格越來越弱,前後出現兩次褥瘡,這次褥瘡一直沒太好,但是控制住瞭。

趙勇父親躺在病床上

  時間新聞:平時是誰在照顧?

  趙勇:那時候是我跟我媽,我媽上個月瞭摔瞭一跤,把骨盆摔骨折瞭,不能下床,現在傢裡親戚在醫院嘛,尤其這幾天,我不是又突然微博上又有事情,我就是拜托親戚在醫院。

  時間新聞:從2015年出事到現在,有沒有算過父親的花費有多少?

  趙勇:具體沒有,醫藥費,我想想,大概有一百萬,中間有一段時間欠醫院的錢,欠瞭十幾萬。就是光醫藥費一項,護工大概請瞭一年左右,每個醫院附近找護工,價格都不太一樣,最貴的是260塊錢一天,最便宜的一百六、一百七。

  時間新聞:你們傢的經濟條件怎麼樣?

  趙勇:我們就是普通傢庭,我媽是退休工人,都退休瞭,退休金我媽大概是兩千多,我爸是三千還是四千。

  時間新聞:這一百萬的費用是怎麼籌來的?

  趙勇:一個是傢裡的積蓄,然後是親戚朋友借,後來發瞭一個輕松籌。輕松籌大概籌瞭21萬多,我賣畫賣瞭幾萬塊錢,還有後來認識的兩個朋友借瞭十一二萬,就這些。大部分是借的,去年賣瞭一套房,賣的是傢裡的老房子。一個是賣房沒有那麼快,這個房子也不值多少錢,最後花瞭好長時間,賣一個稍微高點價錢,其實也就31萬。

  肇事者僅墊付兩萬餘元

  時間新聞:在這個過程中,黃某及其傢屬有墊付過醫藥費嗎?

  趙勇:她一開始承諾的很好,她說會想辦法拿錢去,賣股票啊之類的,然後結果一直不見動靜,也找不著人。那時候就開始打電話說就你找那個鄭永(化名),就她的那個男人,然後他去過醫院,一開始去也沒交錢,就看看情況,去過一次還是兩次,就不出現瞭。

  時間新聞:什麼時候才又見面?

  趙勇:大概是出事後一個多月,交警打電話讓我去拿一個鑒定書,可能得簽字才能拿走,結果就看到黃某瞭。我說大姐找不著你,你要說你沒錢的話,醫藥費我就不找你瞭,那你還說墊付給我,一個多月一分錢沒看到,當時我挺憤怒的。然後交警就以個人身份說,這個事情我都看不下去瞭,起碼你得表示表示,如果真沒錢就算瞭。看你的一身穿戴什麼的也不像沒錢的,然後她交瞭1000塊錢吧,後來就找不見瞭。

  時間新聞:後來又再掏過錢嗎?

  趙勇:大概是十一月份的時候,我給我爸就去北京掛號,那邊的主任說我爸很嚴重、很嚴重,可能醒不瞭,當時我就崩潰瞭,崩潰之後我不知道怎麼辦瞭,要錢也沒有。然後我就給交警打電話,我都不知道我怎麼說的,我就聲嘶力竭那種,交警實在聽不下去瞭,他說你等著,我打個電話,結果大概過瞭一個禮拜,黃某拿出來一萬塊錢交到醫院瞭。再後來就是在法官施加壓力下給瞭一萬。

黃某在判決後曾拒絕賠付

  時間新聞:你曾經起訴過她?

  趙勇:我當時(2015年)就已產生的費用起訴瞭,2016年四月份還是五月份,結果他們沒到場,隻是派瞭個代表去。結果法官說調解,最起碼把保險的費用先用上。等於沒開庭,把保險的錢就拿出來,責任劃分什麼也沒有判。在法官的壓力下,對方交瞭一萬塊錢。反正官方施壓她會交一萬,我施加壓力會交一兩千,就這麼一個過程,總共26000元。

  時間新聞:後來又第二次提出瞭訴訟?

  趙勇:因為第一次沒開庭調解,這個案子就結瞭,當時我不懂,我以為開庭就判責任分成,就可以拿著判決跟她要錢瞭,結果這是調解沒有責任的劃分。之後我去找法官,法官說得另行訴訟,就趕緊找律師寫訴狀,算賠償費用。

  今年七八月份拿到判決書,沒過久我就去申請強制執行,他們說大概兩個月的時間,左等右等,等到十月份也沒有消息。我去找過執行廳的人,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上千個案子,就是得等,我也理解這個事。

  時間新聞:判決後,肇事方什麼態度?

  趙勇:判決之前她說判瞭再說,判決下來之後,就是沒錢,就這樣,她總是有借口,反正就是拖。她從一開始給我的就是虛假信息,包括工作單位。後來我就知道全都是在應付我。

  時間新聞:有給你父親道過歉,或者主動陪護過嗎?

  趙勇:沒有沒有,從來沒說過。就是就派瞭一個人嘛,就簡單說這個事情我們會負責的,醫藥費我們會墊付的。

  時間新聞:你什麼時候發現黃某有財產轉移?

  趙勇:大概是16年調解之後瞭。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有意識的找一些朋友幫我查一下她名下有什麼,結果告訴我她名下什麼都沒有,她女兒多瞭一套房,一輛車,還有出境的記錄。知道這個信息之後,我就覺得這個人怎麼這樣。

  過瞭沒多久,黃某就突然主動給我打電話解釋,她說我是買房買車,但是錢都是借的,都是貸款的,我挺意外的,可能是怕法院有什麼罪名,我不知道什麼目的。

  傷害瞭人命應該負責

  時間新聞:執行局有給出具體處理結果的時間嗎?

  趙勇:那個時候我去問他們,他們說案子特別多,就給我舉例子,說隻有二三十人,像我們這種零零碎碎的民事糾紛,每個人手下都有八九百,說執行不過來,希望我理解,我說我理解。說你這也不能特殊對待就等吧,那我就等吧,就盡量希望照顧一下,我這急等著用錢。

  前一周吧,給我打電話,說咱們接洽一下,你知道什麼信息告訴我,想想後面怎麼做,不是說馬上都能實現的,都得一點一點的。不可能每個被執行人都乖乖的讓你執行,都會有轉移財產的。我就把我知道的信息都告訴瞭他們。

  時間新聞:對執行有什麼預期嗎?

  趙勇:我就希望快點吧,畢竟她不會主動掏這個錢的,我不能說85萬她完全有能力賠付,以她的收入來說,她一個人至少要比我傢收入要高,我覺得至少能執行出來一部分,後面再說。

  時間新聞:這個事情對你的人生軌跡也特別大吧?

  趙勇:對,整個人生都改變瞭。

  時間新聞:有沒有想過當時就拿到錢瞭,人生也就不會是現在這種狀態瞭?

  趙勇:那不會瞭,至少事情解決,我的精力(就不會隻在這上面瞭),人嘛,時間最寶貴,你可能就回歸正常生活瞭,哪怕不會那麼快。

  時間新聞:這麼長時間瞭,你對這個事情有什麼感受?

  趙勇:我覺得這個事情挺典型的,因為交通事故挺多的,老賴也挺多,但唯獨交通事故碰上老賴,會有一個對受害方生命的感受,唯獨是涉及到人命,很嚴重的時候,兩個結合在一塊就很可怕瞭。這就考驗人性瞭,你傷害瞭人命,你應該負責,你不負責,然後眼看著這個生命一點點可能就沒有瞭,這就是個二次傷害。





私人貸款低息私人貸款低利息貸款低息特低利息即時批核大額貸款大額私人貸款業主貸款業主大額貸款業主私人貸款物業貸款按揭清卡數清數借錢清卡數財務公司財務彈性還款期急需現金周轉低息貸款信貸公司網上借錢轉數快借錢循環貸款Revloving loanproperty owner loan業主循環貸款低息快批免入息證明貸款利率財務貸款低息借貸網上低息貸款Personal Loan低息清卡數無抵押貸款Mortgage循環現金循環備用現金找Min pay物業按揭樓宇按揭樓按計數機一按二按轉按加按套現check TU物業套現按揭成數物業估價物業一按物業二按物業轉按物業加按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