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21-10-22 11:28:14aggartpra

父母逼14歲兒子跳摔碰瓷近20次 顱骨骨折仍不放過|顱骨骨折|碰瓷|骨折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play 父母強迫孩子去碰瓷 向前 向後

  原標題:14歲少年被父母脅迫跳車碰瓷,擦傷、骨折仍不肯放過,“每次碰瓷後心裡都像針紮一樣”

  14歲少年小金仍記得自己第一次碰瓷的畫面:三輪車開到一條路上,顛簸得很厲害,爸爸拍拍自己的肩膀說“快到瞭”,這是他教的暗號,意思是此時必須跳車,“我猶豫瞭一會,不敢跳,父親臉色一變,惡狠狠地瞪著我,我眼睛一閉,鼓起勇氣跳下去……”

  世界上竟有這樣的父母!讓孩子以跳車、碰頭的方式碰瓷,多達近20次,身上多處擦傷、顱骨骨折,還是不肯放過!——10月28日,浙江寧波公安局福明派出所所長的朋友圈,讓一則《狠心父母逼兒子跳摔碰瓷》的新聞浮出水面。

  連日來,紅星新聞記者赴宜賓、臺州、寧波三地調查,還原出這個邊緣傢庭、特殊少年的成長軌跡。

▲被父母逼著碰瓷的小金和妹妹。

  碰瓷一次三輪車事故

  牽出“碰瓷一傢人”

  10月28日,浙江省寧波市公安局福明派出所破獲一起特殊的碰瓷案件:警方擋獲來自四川宜賓的一傢四口,碰瓷的主角是14歲的七年級學生小金。得知小金被父母脅迫多次碰瓷、至今顱骨骨折未進行有效治療,派出所所長林烜在朋友圈表達瞭自己的憤怒。

  當天下午,寧波火車南站,一名40來歲的中年婦女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坐上瞭殘疾人老黃的三輪車,目的地是寧波汽車東站。三輪車行至新河路段時,車裡的女子突然大聲叫喊老黃停車。此時,同樣坐在後面的男孩雙手捂頭直喊痛,老黃有點懵。“你車開得不好,我兒子頭被撞傷瞭。”女子很不客氣地對老黃說:“你必須帶他去醫院檢查。”

  老黃在寧波跑三輪多年,一點顛簸就被撞的還是第一次遇到。因為自己是殘疾人,收入並不高,突然賠償一筆醫療費讓老黃心痛,老黃出於本能猜測:“這傢人是不是敲竹杠?”老黃不動聲色調轉車頭,將乘客拉回寧波南站並報警。得知老黃報瞭警,中年婦女有些急,她打電話叫來一名40多歲的精瘦男子。男子自稱是孩子父親,讓老黃先送孩子去醫院。

  “怎麼又是你們?”在等待警察的過程中,雙方爭執不下,圍觀者越來越多。同樣身為殘疾人的三輪司機陳師傅突然認出來,中年男子和孩子正是20天前在自己車上被“碰傷”的那對父子。聽陳師傅一說,圍觀的三輪司機心裡有底瞭,他們將這傢人圍住,準備交給警察。但男子遠遠地看到警察走來,撒腿跑瞭。為瞭查清情況,轄區福明派出所民警將老黃和母子三人帶回瞭派出所調查。

  背後多次被逼出門碰瓷

  他一度偷跑回老傢

  根據老黃和陳師傅的講述,警方初步判斷這傢人有碰瓷詐騙嫌疑,並很快找到另一名受害人:67歲的三輪司機老陳。警方很快查明,被擋獲的四人系一傢人。男子羅某勇,44歲;妻子劉某芬,39歲。羅某勇夫妻是四川宜賓某縣的農民,小學文化,在浙江打工多年。“碰瓷”主角小金是羅某勇的兒子,今年14歲,在緊鄰寧波的臺州某學校讀七年級;女兒小蘭九歲,讀小學三年級。一傢人暫住在臺州臨海的出租房,劉某芬在臨海某工廠打工,羅某勇則無固定職業。面對警察,小金很快將所有事情和盤托出:他們一傢就是專門到寧波碰瓷訛錢的。“如果我不出來碰瓷,他們就要打我。”小金的講述讓民警們又驚又怒。

▲小金父母在接受警方審查。警方供圖

  小金說他清楚地記得自己的“第一次碰瓷”。那是2016年8月下旬,學校快開學瞭,但傢裡似乎沒錢。父母在傢裡商量好,父親帶著小金和妹妹,在臨海汽車站尋找三輪司機下手,讓13歲的小金在路上跳車訛錢。“三輪車開到臨海市唐裡村的一條路上時,車子顛簸得很厲害。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說‘快到瞭’。”小金說,這是出發前父親教給他的暗號,意思是他必須此時跳車。“我猶豫瞭一會,不敢跳,可是父親臉色一變,惡狠狠地瞪著我。”小金擔心挨打,眼睛一閉,鼓起勇氣跳瞭下去。隨後,父親第一次拿到瞭司機賠付的1000元現金。此後不到半年,羅某勇夫妻經常帶著兄妹倆去碰瓷。

  今年三月,小金不堪忍受,偷拿瞭父親930元錢和兩個蘋果,獨自坐車回老傢。小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在鄉下和70多歲的奶奶相依為命,沒有打罵,沒有碰瓷,那段時間過得最開心。

  好景不長。今年八月初,父母打電話給奶奶,說小金該念初中瞭,必須回臨海參加小升初考試,還承諾不再打他,也不叫他去碰瓷。但過來沒多久,父母再次以傢裡實在沒錢供他們讀書為由,讓兄妹倆出去碰瓷。這次,他們拿到1000元,小金卻被摔得骨折。“爸爸媽媽說,顱骨骨折是個好機會,多做幾次。”

  據小金回憶和羅某勇夫妻交待,他們一傢先後碰瓷近20次,涉案金額13000多元。

  傢庭老傢還有7旬奶奶

  父親“從小就是混混”

  羅某勇的三哥羅洪書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這個“么兄弟”從小就是個混混,沒文化也沒本事。年邁的父母本來是跟著羅某勇過活,但羅某勇夫妻2004年起外出打工,誰也不知道他在外究竟幹什麼,也很少拿錢回傢。“父親幾年前重病不起,我們隻好接過來照料,直到去世。”羅洪書抱怨說,母親摔倒後欠著藥費,羅某勇也不拿錢回傢,老母親的生活又隻能由他照顧。

  聽到大兒子抱怨“么兒”,唐澤芬不大樂意。“他對我好,他過年回來拿瞭錢給我。”唐澤芬說,羅某勇在外累得可憐,打工辛苦,對自己有孝心,她不希望拖累小兒子。

▲聽說兒子被抓,孫子孫女被寄托在學校,77歲的唐澤芬老人忍不住抹淚。

  73歲的羅宏堯既是羅某勇的堂哥,也是村裡的幹部。聽說羅某勇夫妻碰瓷被抓,羅宏堯直搖頭嘆氣,“這兩個娃兒可咋辦?可憐啊!”羅宏堯告訴記者,羅某勇從小就不聽話,經常給傢裡惹事,遇事也不講理,還打傷過自己。但得知羅某勇夫妻可能坐牢,羅宏堯又顯得非常焦慮,老人摸黑去找村裡開瞭貧困證明,懇求記者帶給寧波警方。

  老傢的親人和村組幹部介紹,小金在爺爺去世前,曾在老傢念瞭兩年書,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幾年前爺爺去世,奶奶年紀又大照顧不瞭他,才被父母接到瞭浙江臺州。妹妹小蘭就出生在臺州,至今隻回過兩次老傢。

  未來案子一個月內見分曉

  他隻想回老傢陪奶奶

  10月30日,警方將小金兄妹送回瞭臨海的學校。“他們的父母因涉嫌犯罪被刑拘,兩個孩子的照管問題讓我們揪心。”寧波福明派出所副所長林烜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們把孩子送回學校,委托學校照顧他們一個月。根據刑訴法規定,羅某勇夫妻倆的案子如何走向,一個月內基本可見分曉。

▲對於小金來說,玩手機是一大樂趣。

  紅星新聞記者趕到小金寄托的學校時,兄妹倆剛吃過早飯不久。周末學校放假,所有的孩子都返傢瞭,隻有小金和妹妹留在學校。小金把自己關在房內,無聊地打遊戲,九歲的妹妹則獨自在房間發呆,偶爾跑過來輕輕推開哥哥的房門。

  小金一傢租住在距離學校隻有幾百米的一個小村莊,這裡聚集著數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打工者。小金告訴記者,這兩年來,父親一直沒有上班,天天在附近的茶館打牌。母親劉某芬比父親老實,天天在工廠上班,每月掙3000多元,全部交給父親,身上一分錢都不能留。

▲小金和妹妹回到租住的地方,卻沒有鑰匙打開傢門。

  “我和媽媽每天凌晨五點多起床,為瞭省錢就不吃早飯。”小金告訴記者,他除瞭上學,每天早上會騎電瓶車把媽媽送到工廠,下午放學又去接媽媽。小金還要比其他同學更早到學校,因為他是班上的語文科代表,在同學們趕到學校之前,他要把當天早讀的課文準備好,還要提前朗讀好幾遍,以免在領讀時出錯。

  小金所在學校蔣校長和班主任肖世龍均向記者證實:“小金從開學到現在,平時表現都不錯。”肖世龍告訴記者,小金的學習積極性高。

  小金知道警方把自己和妹妹委托給學校隻有一個月時間,他的打算是一個月後無論父母回不回來,他都要返回老傢。“我奶奶年紀大瞭,身體不好,她現在知道我爸爸在外詐騙錢財,擔心她受不瞭。”小金說,回傢一是可以照顧奶奶;二是讀書不收學費更省錢;三是可以遠離父母,不再被迫參與“碰瓷”,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對話小金

  “跳車怕得不行,但他們逼著我,不得不跳”

  記者:為什麼會去“碰瓷”?

  小金:不是我要去,是爸爸媽媽逼著我去的。我要是不去,他們就要罵我,打我。這麼多次碰瓷,我沒有一次是願意的。

  記者:那麼多次跳車怕不怕?有沒有受傷過?

  小金:我們碰瓷的三輪車,都是機動三輪,跑得很快,所以非常嚇人,怕得不行,但他們逼著我,不得不跳;每次跳車,總會擦傷劃傷,再輕也會把身上弄痛。8月20號那次,跳下去摔倒瞭,後腦勺著地,顱骨骨折。

  記者:骨折一直沒有治療麼?

  小金:當天檢查結果出來,醫院就讓住院。可是賠錢那個人剛走,爸爸就非讓我趕緊出院,然後在小診所裡輸液花瞭兩百多元。當時我痛得不行,一直吐,頭暈得很。現在雖然不痛不吐瞭,但是如果睡硬枕頭,還是會痛。

  記者:後悔嗎?

  小金:從來都不是自願的,每次碰瓷後我心裡都像針紮一樣,內心充滿不安和愧疚。第一次碰瓷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個年近七十歲的老人、殘疾人,右腳掌斷瞭半截,頭發花白。他們碰瓷的對象都是殘疾人、老年人,都是跟我們傢差不多的。但是爸爸總說,這世上隻有我們才是窮人,別人都有錢。

  記者:爸爸媽媽誰最愛你?

  小金:最愛?都沒有吧,他們最愛的是妹妹。我做錯瞭事,他們當然打我罵我;但是妹妹做錯事,他們同樣打我罵我。

  “對爸媽談不上恨,傷心的時候就哭一下”

  記者:傢裡生活怎麼樣?

  小金:爸爸這兩年什麼都不做,就是打牌,每天早上七點開始,打到晚上11點結束,天天如此;媽媽沒文化,在工廠上班,工資全部都要交給爸爸。傢裡有時候三四天吃頓肉,有時候是兩三天,我不知道這樣的生活算不算好。

  記者:你爸爸告訴奶奶說他在船上工作,前不久還受傷瞭,是不是這樣?

  小金:撒謊、騙子,他說的全是假話。他的手,是很早前受瞭點傷,早就好瞭。他告訴奶奶說手指斷瞭,全是編的瞎話,騙我奶奶的。

  記者:爸爸媽媽這樣做對不對呢?

  小金:碰瓷嗎?當然不對!第一二次碰瓷時,我一直想去派出所舉報他們。但是,他們畢竟是我爸爸媽媽,我最後還是放棄瞭。八月份那次摔破瞭顱骨後,他們竟然獎勵瞭我一個VIVO的新手機,我就更沒想過要主動舉報瞭。但是,我知道他們遲早要被抓。

  記者:你恨他們嗎?

  小金:談不上恨,傷心的時候,我會悄悄哭一下,過兩天就好瞭。我從來沒有把心裡話跟別人講過,隻是在11歲時,他們打罵我,不喜歡我,喜歡妹妹,我在日記上寫瞭一次,這是唯一的一次。

▲小金傢的土坯房,很多地方已經開裂。

  記者:為什麼非要回老傢?

  小金:我們傢有地,可以種糧食種菜,可以養雞養鴨,都能賣錢;我還能上山挖草藥、野菜,去田裡摸螺螄、抓小龍蝦賣錢,養活我和奶奶應該是沒問題,大不瞭少吃肉多吃菜。這世上,唯一愛我的就隻有奶奶瞭,她不會打我、不會罵我,我在老傢自由自在,很開心,那才是我的天堂。再說瞭,奶奶老瞭、病瞭,時間不多,需要照顧。我爸爸不孝,沒盡到責任,讓奶奶在鄉下抬不起頭,我可以彌補奶奶的遺憾。





私人貸款低息私人貸款低利息貸款低息特低利息即時批核大額貸款大額私人貸款業主貸款業主大額貸款業主私人貸款物業貸款按揭清卡數清數借錢清卡數財務公司財務彈性還款期急需現金周轉低息貸款信貸公司網上借錢轉數快借錢循環貸款Revloving loanproperty owner loan業主循環貸款低息快批免入息證明貸款利率財務貸款低息借貸網上低息貸款Personal Loan低息清卡數無抵押貸款Mortgage循環現金循環備用現金找Min pay物業按揭樓宇按揭樓按計數機一按二按轉按加按套現check TU物業套現按揭成數物業估價物業一按物業二按物業轉按物業加按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