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重返職場最擔心這些事TOP5 贊助
2021-10-16 10:03:12aggartpra

這群“地質醫生” 在喜馬拉雅解剖“上古災害” -ERP SYSTEM

這群“地質醫生” 在喜馬拉雅解剖“上古災害” -ERP SYSTEM

2021-10-12 10:12:33.0這群“地質醫生” 在喜馬拉雅解剖“上古災害”堰塞湖,地質災害,風沙活動,醫生,災害鏈25557綜合新聞/enpproperty-->  前不久,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客座教授李渝生一行8人,連續在高原奔波、在險峻的陡坡取樣、忍受著高原反應進行測繪、深夜撰寫工作日志……在28天中,科考隊員4次穿越喜馬拉雅山脈南北坡,先後抵達青藏高原、岡底斯山、喀喇昆侖山、昆侖山、塔裡木盆地南緣,完成瞭我國第二次青藏科考任務中的喜馬拉雅山脈災害鏈考察工作。  李渝生說,這是我國第一次全面系統調查喜馬拉雅山脈地質災害鏈的形成環境和條件、發展演變的基本規律。  科考隊員如同法醫,解剖著喜馬拉雅山脈的“上古災害”,包括泥石流、滑坡以及堰塞湖等。然而,多數堰塞湖已經潰決,經過數萬年演變,“死去”的滑坡上已經建起瞭村莊,泥石流堆積體也經歷瞭風沙活動的改造,因此,“上古災害”並不容易辨別、尋找。  在喜馬拉雅山脈東部一個山腳下,滿臉胡須、面部黝黑、嘴唇皸裂的科考隊員王昊,指著垂直地面高達百米的沉積剖面說,從這些大型傾斜層理可以看出,數萬年前,西藏日喀則市定結縣區域內存在一個巨大的堰塞湖。  王昊和同事們爬上這個沉積剖面,將手腕粗、30厘米長的空心鐵皮管一端塞入棉花,再用錘子將其打入沉積物內,進而獲得未經曝光的沉積物測年樣品。  除瞭取樣,他們還通過無人機勘測獲取高精度地形高程數據,分析幾百年、幾千年、甚至數萬年前的地質災害,以便後期建立一個堰塞湖數據庫,進而全面研究它們的形成與演化,為喜馬拉雅山脈區域未來可能發生的泥石流、滑坡和冰川堵江等不同原因導致的堰塞湖及其潰決的應急處置,提供“藥方”。  西藏日喀則市亞東縣境內,超過海拔5000米的冰川下有一個湖泊——朗錯。通過分析壩體形態特征,科考隊初步分析判斷這是一個冰川終磧體形成的堰塞湖,即冰湖。冰湖是喜馬拉雅山脈常見的堰塞湖類型之一。  “這個堰塞湖在1966年前潰決過一次,潰口形態非常典型,有較高的研究價值。總體來看,很多堰塞湖的潰決缺乏實時觀測數據,所以我們需要調查包括朗錯在內的不同類型堰塞湖留下的證據,進而總結堰塞湖的演化規律。科考人員和相關部門瞭解並建立這類災害的數據庫後,可以制定相應措施。”王昊說。  經過28天調查,科考隊發現,在喜馬拉雅山脈中,很多堰塞湖的持續時間很長,它們的庫區已被沉積物填滿,在壩體上遊形成瞭寬闊的河谷,很多村莊都建在這裡。王昊說:“這個現象很有啟發性。並不是所有堰塞湖都會潰決,有些堰塞湖可以存在成千上萬年,其塑造的地形也成為峽谷中重要的人類聚居地。在現代堰塞湖的處置中,若能夠分析確認堰塞湖壩體的穩定性,就可以將其充分利用。這也是我們研究堰塞湖的最終目標。”  一生致力於工程地質研究的李渝生認為,王昊的想法具有實現的可能性,因為巴基斯坦的阿塔巴德堰塞湖就通過加固壩體,使其成為一座水庫,造福一方。  科考隊員們返回單位後,要花費數月在實驗室進行大量的樣品分析和數據處理,撰寫報告。  杜 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