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科技超乎想像! 贊助
2021-08-19 11:37:48aggartpra

 男子吃生肉險喪命 肝臟被占領兩根血管被吃掉|四川甘孜縣|生肉|肝臟

  原標題:肝臟內“寄居”肝包蟲差點要他的命

  你的一些習慣,可能會讓這些細小的蟲子有機會“住”進體內,它們築窩的地兒,可以是肝臟,甚至是眼睛內…看看西南醫院的這例肝包蟲病,有意去牧區旅遊的市民,最好不要生吃食物、飲用生水,跟寵物接觸時,也需謹慎。

  肝包蟲入侵肝臟,“吃掉”兩根血管

  10月9日,躺在西南醫院肝膽外科病床上,52歲的所澤覺得這次算是死裡逃生。

  因為長期遊牧與牲畜接觸較多,並食用生肉,四川甘孜縣藏族牧民所澤,在4年前當地體檢時,發現瞭巨大的“肝臟占位”,誰“占領”瞭肝臟?醫生考慮是“肝包蟲病”,在牧區被稱為“蟲癌”。蟲卵進入腸道後,在腸道後孵化成幼蟲,到達肝臟,由於肝臟有免疫細胞可殺死蟲子,蟲子確實活不瞭,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在肝臟內博弈後,形成堅硬的病灶。

  受當地醫療水平限制,所澤一直服用藥物控制。日前,他才在傢人的陪伴下,前往重慶西南醫院治療。

  西南醫院肝膽外科主治醫師盧倩說,CT片顯示,所澤體內最粗大的靜脈血管,直徑有3厘米,已全部被包蟲病變侵犯,且肝臟鏈接這個大血管的三根血管,已經被包蟲“吃掉”瞭兩根,僅存的一根也不好。“就像高速公路被破壞掉一樣,我們必須重新搭路,才能確保手術後肝臟的血液順利通過這條通道回到體內,因為要在體內將吃掉的兩根血管完成重建,僅存的那根血管也要修護。”

  手術8小時40分,在體內重建血管

  這臺手術由肝膽外科主任別平與盧倩一起主刀。將包含絕大部分病灶的右半肝先行切除,以更好地顯露第二肝門,盡可能地保留瞭健康的引流血管。

  此後,肝後下腔靜脈應用人造血管進行瞭重建,左肝外葉也巧妙地進行瞭肝內整形高位重建。“膽囊切除術、右三肝切除術、門靜脈重建術、下腔靜脈部分切除人工血管重建術、高位膽管整形術、肝管吻合術”……這臺耗時8小時40分鐘的手術中,一連串手術名被用上,所澤最終保住瞭肝臟,徹底將蟲體從體內清除。

  手術後,所澤已經能夠正常進食,目前即將出院。

  肝包蟲病是一種寄生蟲病

  盧倩表示,“肝包蟲病”,實際上是一種寄生蟲病,流行於畜牧發達的新疆、青海、寧夏、甘肅、內蒙和西藏等省區,重慶不是發病區,所以大傢不必恐慌。

  對於肝包蟲病,其發病原因,多是因為寄生在狗的小腸內的犬絳蟲隨糞便排出的蟲卵常粘附在狗、羊的毛上,人吞食被蟲卵污染的食物後被感染。

  如何預防?醫生表示,重慶本地幾乎沒有發病案例,但市民仍需註意個人衛生,潔凈飲食,切忌生吃肉類。市民到牧區旅遊時,也不要隨意飲泉水、湖水,瓜果蔬菜都要洗幹凈才吃,各種肉類則需要煮熟煮透後再食用,謹慎與狗牛羊等動物接觸。

  特別提醒 遠離寄生蟲,這些生活細節要註意

  醫生表示,這類線蟲寄生於人和動物眼部。感染這種吸吮線蟲的動物以狗和貓等為主要傳染源,其中以狗最為多見。而如果狗和貓感染後,人接觸瞭狗貓眼睛的分泌物後再接觸自己的眼睛,也可能會感染上。

  最近幾年,眼科醫生接觸到的此類患者,多是一些傢中養瞭寵物或習慣用手揉眼睛的人。

  值得註意的是,狗是包蟲病的病源,如今寵物狗是不少傢庭的新成員。在接觸這些動物後都要認真洗手,避免接觸到狗糞便,特別是小孩子,不要過多地和寵物狗玩,以免誤食包蟲卵。同時,也最好不給狗吃傢畜的生內臟,以減少狗患病的危險。

  ■真實病例

  別以為這個病多發於牧區,寄生蟲就離我們很遙遠。10月9日,記者梳理重慶各大醫院最近幾年的臨床病例,蟲子住進人體的病例還真不少,希望能夠引起你的註意。

  眼長活蟲,差點沒保住眼睛

  在西南醫院眼科,同樣收到過蟲子住進人體的病例,而且直接“住”到瞭眼睛裡。

  62歲的涪陵人肖大爺視力突然下降,測試表上最大號的字母,大爺也看不清。一檢查,眼裡竟然有條活生生的蟲子,而且還在移動。最終,眼科醫生為他做瞭1個多小時的微創手術,先將視網膜切開,再用鉗子將蟲子從眼睛裡挑出來。

  這條0.5厘米長的蟲子為“結膜吸吮線蟲”,也叫“東方線蟲”。眼科副教授李世迎說,老人眼睛此前曾被樹枝彈傷過,導致眼部受傷,“可能是在這個過程中,攜帶有蟲的昆蟲碰到過他的手,之後用手揉眼睛就將細蟲送入瞭眼睛。”細蟲進入眼睛後,存活瞭下來,並遊走到瞭肖大爺的眼底。

  吃半生肉,他腦袋裡長蟲瞭

  蟲子在人體築窩,導致的除瞭肝包蟲病,還有你可能從沒聽說過的腦包蟲病……同樣是在西南醫院,因為長期在牧區與牲畜接觸較多,並有食用生肉的習慣,56歲的老那被查出腦袋裡生瞭蟲子。

  “病人先是出現瞭癲癇癥狀,在當地醫院檢查後發現患上瞭腦包蟲病。因為腦包蟲嚴重破壞腦十字組織,才引發癲癇。”西南醫院燒傷研究所所長羅高興說,後來,老那在四川某醫院進行瞭摘除腦包蟲手術,但由於腦十字組織已經受到瞭嚴重破壞,老那在術後就右側偏癱,傷口一直無法愈合,造成顱骨外露,非常容易被感染。

  這些住進腦袋裡的蟲子惹瞭多大的麻煩?羅高興教授回憶,當時,醫生為其進行瞭頭皮清創、皮瓣轉移術,最終才讓頭部皮膚缺損完全愈合。本報記者王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