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21-07-05 11:03:03aggartpra

 辱妻殺人案:奸妻者傢人搬走 殺人者妻子不想改嫁|畢志新|冀鵬|曾秀梅

  原標題:“殺死奸妻者”終審判無期 兩個傢庭走向何方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李東 朱健勇)“孩子大人分別在四個地方,傢不像傢”。

  曾秀梅一度頭疼、心慌,疼得厲害時,用頭撞墻,兩年來她隨身帶著速效救心丸。

  兩年前的2015年2月5日,河北省淶源縣南屯鎮張傢莊村,在這個700多口人的小村落裡,當天23時許,因曾秀被同村的冀鵬“強奸”,丈夫畢志新將冀鵬殺死。

  案件開審時,冀鵬的傢屬提出500萬元的民事索賠,並稱“不接受法庭調解”,要求法庭判處畢志新死刑。

  幾次庭審後,終審判決認定畢志新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村裡人中流傳著“冀鵬媽媽的話”:“殺人償命,不接受調解,隻要求判死刑”。曾秀梅沒再回過村裡,也不知道這些傳言。曾秀梅認為“判決隻認定瞭他殺人,卻忽略瞭原因”,她認為畢志新應該被認定為“義憤殺人”。

  判決的結果,並不能讓事件過去,兩傢人的命運就此改變。

  曾秀梅“隱姓埋名”去瞭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做工,不敢跟工友多說話,不敢回傢,她接受不瞭這個結果,要申訴。

  冀鵬的傢人則搬離瞭張傢莊,原住所內荒草叢生,村裡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

畢志新傢大院 攝/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 李東 朱健勇

  奸妻者 剛裝修瞭小賣店 貨架還沒擺上就事發瞭

  張傢莊村在淶源縣城的東南,距離縣城約20公裡。地處山區,村落封閉。天冷時,村裡少有人出行。偶爾出門的村民,多多少少都知道兩年前的血案,但又無法完全說清。

  “醜兒(畢志新小名)和大鵬以前關系不錯,常在一起玩。”

  “醜兒的媳婦人很好的。”

  在小超市裡取暖的村民你一句我一句的談論著各自的看法,談論的的焦點人物卻早已不在村裡。

冀鵬傢大門緊鎖 攝/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 李東 朱健勇

  村裡主街道旁,冀鵬的傢門前的過道裡長滿瞭雜草。土制的圍墻已沒有棱角。長年沒有人清理,雜草從門縫鉆瞭出來,門板上的鐵銹一碰就會掉一大塊。

  2015年的2月5日夜裡,沖突就發生在這個過道裡,冀鵬倒在旁邊的過道口再沒起來。村民們都知道冀鵬倒下的這個地方,現在少有人從這裡經過。

  一位羊倌從旁邊經過,走路迅速。對於冀鵬的印象,他隻是用“見面叫聲叔,打個招呼”描述。殺人的事發生以後,他再也沒見過這傢人,也不知道他們搬到哪裡去瞭。

  冀鵬曾在村裡經營一傢小賣部,羊倌去買過東西,但“也沒什麼印象瞭”。冀鵬有一輛面包車,平時除瞭進貨,車就停在外面,他經常會跟村裡同齡人一起打打牌,現在,小賣部沒人瞭,車也不見瞭,村裡人也不再提打牌的事。

  這傢位於村裡主街道邊的小賣部沒有招牌,外墻貼上瞭白瓷磚,裡面幾個貨架凌亂地擺在地上,一張老板桌上佈滿灰塵。內部粉刷一新的墻面落上薄薄一層灰塵。村民們說,事發前,冀鵬把小賣部裝修瞭,貨架還未擺上,事情就發生瞭,再後來沒有管理,一直閑置到瞭現在。

  當年事發時,有媒體記者曾與冀鵬妻子聯系,其稱帶著孩子住在山裡,不方便接受采訪,有事再和記者聯系。冀鵬妹妹在征求瞭母親的意見後回復稱,其傢人正等著法律的公正判決。目前全傢人都不敢在老傢居住瞭,“因為感覺不安全。”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試圖聯系冀鵬傢人,撥打其母親的電話後,對方稱“母親不在傢”隨即掛斷。

  村黨支部書記隻知道冀鵬的孩子辦理瞭低保,他沒見過冀鵬傢人,也不知他去瞭哪裡。事發後,冀鵬傢人離開瞭村子。“原本可以大事化小。”事發後,村黨支部書記多次接到來訪者找冀鵬傢人的電話,他也想知道這傢人在哪,生活怎樣,需不需要幫助。但至今沒有這傢人音訊。

  殺人者 傢人分居多處 妻子想申訴不想改嫁

  張傢村西北角的一處院落便是畢志新的傢,是距離村裡院落集中的地方至少100米的獨院。院子沒有裝大門,一片生鐵的彩鋼板和用柳條編的“排板”被用作“大門”。

冀鵬傢旁過道,冀鵬最終倒在這裡 攝/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 李東 朱健勇

  傢裡是多個套間,事發當天晚上,畢志新的父親睡在最裡面的屋子裡,他沒聽到外屋的動靜,曾秀梅出門去攔畢志新才把畢父叫醒照,讓他看孩子。

  事發兩年多,畢父一直也沒見過畢志新。11月14日,在河北淶源看守所,他原本有機會見一眼畢志新,卻因未帶身份證沒有見到。他期望畢志新好好改造,早日出獄。

  畢母去世早,畢父年過6旬,身體不好。原本應該退休養老的畢父現在要打理農活還要照顧孫女,沒有收入的他靠著低保和畢志新的妹妹接濟生活。

  畢志新被警察帶走時,大女兒6歲。對於爸爸被抓走她是有印象的,她曾經問過曾秀梅:“媽媽,是不是我爸被公安局帶走瞭?”曾秀梅不知道怎麼回答。

  現在,曾秀梅去瞭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工作,一個月能掙不到2000元,要負擔兩個孩子每月800元的生活費,要給畢志新打錢,壓力很大。新環境,“沒有人可以說心裡話”,她也不願再向生人提起。

  她想念畢志新在身邊的日子:畢志新在當地一鋼廠開車運貨,秋收時回傢,偶爾打打零工,生活還算寬裕。生完二女兒,曾秀梅去瞭村一個工廠工作,“隻要有空,他就會接我送我”。

  兩年來她常夢到畢志新出來瞭,跟她和孩子們一起。夢裡她高興,醒來後沒有畢志新,又很失望。“回傢沒有他,不敢回傢”。

  她想起生病的時候,畢志新守瞭一夜,“我醒來看到他拿著熱水瓶給我暖輸液管。他叫瞭朋友的車拉我去的醫院”。現在看見別人傢爸爸陪著孩子,就會想到他。“如果畢志新在,他也會陪著孩子”。

  兩年時間裡,他隻見過畢志新一面。看守所的玻璃墻後面,畢志新穿著自己的衣服,外面套著看守所的馬甲,哭著叮囑她照顧好孩子。曾秀梅之前從來沒見畢志新哭過。

  在曾秀梅的印象裡,“傢應該是有孩子老公在,老公給我們溫暖就很好”。現在她“沒想過要改嫁,顧不得想傢,她隻想為丈夫申訴。她恨冀鵬,“不過我不恨冀鵬他們傢人,這事和他們沒有關系”;她恨自已當初太軟弱,“如果說我第一時間報瞭警,也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現在老公一個地方,我一個地方,孩子一個地方,過得傢不像傢,沒有他,什麼都沒有瞭。”曾秀梅哭瞭。





私人貸款低息私人貸款低利息貸款低息特低利息即時批核大額貸款大額私人貸款業主貸款業主大額貸款業主私人貸款物業貸款按揭網上貸款清卡數清數借錢清卡數財務公司財務無須入息證明無須露面貸款彈性還款期急需現金周轉低息貸款信貸公司網上借錢轉數快借錢循環貸款Revloving loanproperty owner loan業主循環貸款低息快批免入息證明貸款利率財務貸款低息借貸網上低息貸款Personal Loan低息清卡數無抵押貸款Mortgage循環現金循環備用現金找Min pay物業按揭樓宇按揭樓按計數機一按二按轉按加按套現check TU物業套現按揭成數物業估價物業一按物業二按物業轉按物業加按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