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5 09:40:58aggartpra

 北京基層公務員自述:月薪3000多沒有其他收入

  一位北京年輕公務員“渴望在基層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我一個月3000多元工資,沒有其他收入”

  實習生 陳思亦 本報記者 辛明 《 中國青年報 》

  2013年9月,剛剛從北京某高校本科畢業的李明(化名)正式成為北京市某街道辦公務員,現在距離轉正還有1個月。李明說:“來之前我就知道工資不高,做的事情比較雜,加班沒有加班費。工作快一年瞭,我覺得還行,沒有太大落差。年輕人不要給自己定太高的起點,不要眼高手低,要正確認識自己。哪怕不當公務員,在企業,你也要從頭做起。”

  李明所在科室一共有4個人,一個正科長,一個副科長,一個主任科員,還有他。科室主要負責外宣工作,宣揚街道的精神風貌。李明說,基層單位,事情多,也比較雜,有時會很忙。

  他們把媒體分為中央級媒體、市級媒體、區級媒體等。在紙質媒體裡,李明接觸最多的是區級媒體和個別市級媒體。

  街道舉辦活動時,李明就會給對接的媒體記者打電話,請他們來參與。前段時間,街道創辦瞭一個幫助本街道剛畢業的、失業的、閑賦在傢的人員就業的活動,邀請瞭不少企業。李明就給媒體打電話,告訴他們活動有什麼特點和意義,希望他們能過來看看。

  李明所在的科室會定期統計街道出現在媒體上的報道有多少篇。其中,李明的工作就是做剪報:首先把報紙上的報道剪下來,保存;然後做一個EXCEL表格,記錄每篇報道發在哪一份報紙、哪一期、哪個版、記者是誰。

  平時,李明還要負責打理街道辦的政務微博。李明說,全市各機關都有微博,負責打理微博的人叫“網評員”,每個社區都有一個網評員。李明說:“有些街道辦不是特別重視微博。但我覺得,網絡媒體是很重要的,有些網友不會特別理性地看待一些問題,很容易被謠言或者一些表面的情況蠱惑,這時從政府的角度去辟謠,去解釋,對消除負面影響很有幫助。”

  李明覺得,對於在網上反映問題的人,要保持一個良好的態度,告訴對方問題怎麼解決。隻要措辭謙虛一點,理性地跟對方交流,對方都會通情達理。

  李明每天要先登錄政務網後,才能上外網。政務網一人一個賬號,每個人有固定的IP地址。上班期間玩遊戲、購物、看視頻、炒股都屬於違紀行為,會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如果瀏覽購物網站,監督機構會計時;如果炒股、玩遊戲、看視頻,不會計時,而是直接記錄下來,定期通報給所在單位領導,單位領導會視具體情況進行處分。如果需要上網給單位買東西,要提前跟領導報告,部門同意後,再在紀委備案。

  李明說,從開始工作到現在,雖然工作內容沒有什麼變化,但他的領悟有所不同。“在工作中,我在慢慢成長。比如,剛開始需要別人告訴我怎麼工作,現在我得自己考慮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自己要去給自己找活兒,去思考,而不是等領導來告訴你。”

  “現在進來的很多大學剛畢業的公務員,文化素質相對來說比較高,受過高等教育,知道是納稅人在養著我們,明白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政府,在溝通中民眾有什麼怨言,我們都要受著。我覺得這一點上,我和我周圍的人做得還算可以。”李明說。

  除瞭工作,李明平時在自己租住的地方很多時間都用來看書,小說、雜文和學術類、時政類的書他都看,“人就應該多看書”。

  李明跟單位同事合租瞭一套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李明說,他現在月工資3000多元,每月800元的房租是最大的一筆開支。此外,每月還有150元水電費,吃飯700元,和朋友聚會、唱歌600元,手機費100元,交通費100元。最讓李明頭疼的是朋友結婚,他要隨份子錢。他說,按照北京的水平,隻要認識就得送500元,平均下來每個月有一到兩個人情。“每個月剩不瞭錢,不借錢就不賴瞭”。

  李明認為,網上有些人對公務員漲薪提出質疑,甚至會罵,是有一些原因和誤區的。

  “一是他們把公務員等同於官員,但是全國幾百萬名公務員,隻有很少是有實權的領導,其他的就是像我們這種基層的人。每個月打到我卡上的是3300元,轉正後能增加600元左右,就算轉正瞭工資也高不到哪兒去。

  “我們在網上會看到很多報道,說公務員很清苦,下面的評論有90%都會說,哭窮你為什麼不出來,為什麼不辭職?你說你工資少,你為什麼不把你的灰色收入、你的獎金拿出來呀?我們不能說灰色收入是完全不存在的,但是什麼叫權力尋租?用權力換取金錢、利益的是我們這些普通的公務員嗎?不是,我們手頭沒有權力。你沒有權力,別人憑什麼給你錢啊。當然,權力換金錢這種行為我們是完全抵制的,現在中央也出臺各項規章制度規范領導幹部的行為,讓權力尋租沒有土壤。北京自從實行陽光工資以來,我們工資已經很多年沒漲瞭,我們科長的工資也就比我高3000多元,但是科長已經工作30多年瞭,你說這個上漲速度多慢。”李明說。

  李明贊成對公務員財產進行公示,他覺得民眾反對給公務員加薪,就是因為信息不透明,“我一個月3000多元工資,沒有其他收入”,因此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的、科學的、系統的財產公示制度很有必要。“有些地方已經在試行瞭,阻力肯定有。國傢可以從我們這一屆和前兩屆開始試行,比如在要提拔我們之前,跟我們簽財產公示協議,如果不簽,就不提拔,我覺得這樣挺好。”

  李明說,在公務員待遇方面,他希望能有一套既能夠和個人為社會作出的貢獻相匹配,同時又能正常增長的工資機制。“起碼你要跑得贏CPI吧。物價在漲,房價在漲,工資不漲,這些年輕的公務員連傢都養不起,怎麼能好好工作?”

  過去一年裡,李明感受到瞭一些“待遇”上的變化。“在中央還沒有明確下達規定前,單位會定期每一兩周給大傢發些福利,比如雞蛋、牛奶、水果、面等。規定出來後,就突然沒瞭”。

  “說句實話,我還是挺贊成的,省得讓普通老百姓說我們拿著政府的錢什麼都發。”李明說。

  對於公款吃喝問題,李明很堅定地告訴記者“沒有”。

  “領導因為某件公事讓我們去陪酒,沒有。企業埋單吃喝的情況,也沒有。就算同事出去吃飯,也是自費。公款現在卡得特別嚴,辦公室買個辦公用品都要領導先簽字,財務科科長再簽字,然後才能報銷。人傢企業裡面還有組織出去旅遊的,我們沒有。”

  在公車使用上,李明感到變化也很明顯:以前都是坐車的,現在不僅自己騎自行車,領導也是能騎車就騎車,公車主要是去區裡領材料時用,因為要拉的東西太多,自行車拉不動。

  工作快一年瞭,李明覺得自己在心境沉穩、做事考慮周全上還需要磨練。他希望能夠更好地把本職工作做好,在基層中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未來,李明想去邊疆地區掛職歷練兩三年。由於政策要求必須至少在原單位工作滿四年才能提出申請,所以李明打算四年後提交申請,鍛煉兩三年後再回到原單位。

  之所以有這個打算,他說,主要是認為自己能力還不足,年輕人需要鍛煉,尤其在基層。想去邊疆,是因為那裡相對來說偏遠一點,肯定得吃苦,更能磨練人。

  另外,他覺得公務員晉升渠道太單一,一個科員要熬很多年才能成為領導,基本上都是以熬資歷為主,而絕大多數公務員是到不瞭領導崗位的。

  他說,按照3年提拔一級來算,一個科員,3年後是副主任科員,6年後是主任科員,9年後是副處,12年後是正處,“但這種情況豈止是一帆風順,簡直就是‘坐直升機’。一般來說,沒有這樣的。我們單位有的同志40多歲瞭,還是副主任科員,比我高一級。照這樣的話,到退休的時候,也就混到主任科員。”

  對於年輕人來說,需要有施展自己的平臺。李明希望通過去邊疆鍛煉,豐富自己的閱歷,以後的晉升渠道也許能更寬一點。

  “在邊疆肯定會遇到很多在原單位不同的情況,遇到的東西多瞭,懂的也就更多瞭。”李明說。

(原標題:“我一個月3000多元工資,沒有其他收入”)



Tags: 私人貸款低息私人貸款低利息貸款低息特低利息即時批核大額貸款大額私人貸款業主貸款業主大額貸款業主私人貸款物業貸款按揭網上貸款清卡數清數借錢清卡數財務公司財務無須入息證明無須露面貸款彈性還款期急需現金周轉低息貸款信貸公司網上借錢轉數快借錢循環貸款Revloving loanproperty owner loan業主循環貸款低息快批免入息證明貸款利率財務貸款低息借貸網上低息貸款Personal Loan低息清卡數無抵押貸款Mortgage循環現金循環備用現金找Min pay物業按揭樓宇按揭樓按計數機一按二按轉按加按套現check TU物業套現按揭成數物業估價物業一按物業二按物業轉按物業加按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