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比賽游泳時,身體失溫怎麼辦? 贊助
2020-05-27 10:11:13aggartpra

22億負債壓垮溫州立人“集資帝國”

3月10日,育才學校高中部門口貼著三張通告,警告人們不要因為討債而擾亂社會秩序。這所市重點中學被債權人認為是立人集資的平臺。

這棟小樓曾是立人集團向社會集資的辦公場所。相隔一兩百米,便是縣公安局。

3月8日,育才學校老師聯名到縣公安局,要求對董順生以集資詐騙罪立案調查。

溫州立人集團集資13年,負債22億,資不抵債;立人崩坍為規范民間借貸敲響警鐘

3月14日,育才學校108名教職工去溫州市中院,起訴溫州市銀監分局、泰順縣政府、縣公安局,請求法院確認3被告放任立人集團的非法集資行為違法。

這是立人集團債權人的第三次起訴,前兩次法院都不予以立案。

溫州立人教育集團董事長董順生靠集資起傢,興辦瞭市重點學校育才中學。此後董又涉足煤礦、房地產等行業。立人以遠高於銀行的利率吸儲,參與集資的人員,有公務員、商人、老師,退休職工等。

但2008年後,立人集團接連遭遇經濟危機、煤礦限產、房產遇冷,最終資金鏈斷裂。引發債權人上訴。

律師陳有西表示,如果立人集團隻是單純的民間借貸,在募款中沒有欺騙行為,便屬合法。

立人集團集資案背後的問題是,民間借貸該如何發展,如何規范,政府該承擔什麼職責。

溫傢寶在今年兩會中提出,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銀監會正在積極考慮將溫州作為民間金融綜合改革的試點之一。那麼在將來,對於民間借貸的法律關系和處置原則,便會更加清晰。

溫州立人教育集團成立於2003年,法人代表董順生。公司的前身是董順生1998年所創辦的泰順縣育才高級中學。該校被評為溫州市重點中學。立人集團旗下已有學校、公司等企業共計36傢,經營范圍包括教育類投資與建設、房地產開發、礦業投資等。立人利用高額利息在民間籌款。2011年10月底,企業對外宣佈不再承兌之前所借的民間借款。

初春,陰雨持續瞭一個月,整個泰順縣城濕漉漉的。縣城位於浙江省最南端,縣名寓“國泰民安,人心歸順”之意。

現在,泰順並不太平。2011年底,溫州立人教育集團資金鏈斷裂,無法償還民間借貸債務,引發全縣恐慌。

泰順縣城不大,人口35萬。坐在人力三輪車上,花7元錢,便能橫穿縣城。

因為立人集團的案子,振邦律師事務所代理人路飛在縣城裡住瞭近4個月。走在路上,不時有居民跟他打招呼。他們都是立人集團的債權人,有公務員、商人、老師,退休職工等等。

根據警方最新的統計,目前登記的債權人已達5000多人。立人集團董事長董順生以及另外5名董事被監視居住。該集團正在接受審計。

憤怒的債權人已經三次向法院遞交訴狀,起訴泰順縣政府,並申請國傢賠償。他們認為地方政府有監管失職的責任。

“大傢的錢都沒瞭”

有育才老師稱,學校90%以上教職工陷入到集團借貸中,從幾萬到幾百萬不等

育才學校高中部老師胡軍陽走進辦公室時,其他人正在備課。胡告訴大傢,“學校中層剛剛開會,集團資金鏈已經斷瞭。大傢的錢都沒瞭。”

這一幕發生在2011年10月30日下午六點多鐘。另一名老師李正榮記得,“當時就像晴天霹靂一樣。”

李正榮原本在編試題,聽到這話,趕緊走到窗前張望,看到對面會議室的燈亮著。

隨後,消息得到參會的中層領導證實。老師們一下子變得負債累累。

育才學校是立人集團旗下的一所學校。其中一名老師說,“學校有90%以上教職工陷入到集團借貸或投資中,甚至包括學校洗碗工,從幾萬到幾百萬不等。”

胡軍陽借給立人集團40萬,原本他並不想參與集團的借貸。

胡軍陽進入育才學校是2009年。當時,面試官對他說的話讓其大開眼界,“在我們這兒,不僅可以教書,還能投資。如果在我們這兒待瞭兩年,沒有買房買車,就要解聘。”

沒多久,胡軍陽遇到瞭投資“機會”。立人集團在內蒙古開發瞭一個煤礦,要求老師入股。從校長到基層老師,分攤瞭金額。胡的任務是30萬元。

入股30萬,一年半以後返還本金,並有分紅。利潤是本金的5到6倍。

盡管條件誘人。但胡不打算參加。因為他湊不夠30萬。“我隻有20萬,後來學校領導做工作,說集團借給我10萬,每個月2分利息。”

胡算瞭筆賬,這樣的話,他每月要還集團2000元利息。當時胡軍陽每月要還房貸7000多元。他的收入不夠生活。他拒絕瞭。

隨後,胡軍陽的老婆接到立人集團領導的電話。“如果不入股,你老公要被優先解聘。”她不解,問解聘的原因是什麼?“領導說,到時候大傢都賺瞭錢,怕你老公眼紅,影響穩定。”

胡軍陽不想失去這個工作,因為育才提供的薪水在當地很高。

第一年,學校給胡的薪水是8萬元。這對於一個縣級學校的老師來說,頗為可觀。

胡軍陽接受學校的意見,借瞭10萬元,入股煤礦。

之後,立人集團一位副董事長又給胡軍陽指瞭條財路。“窮人的錢就是該借給富人用的。會借錢的人才是智者。”集團提供高息回報。隻要胡把錢投進去。

於是,胡軍陽從親朋處又借瞭20萬,借給學校,拿3分利息。如此相抵,他每月能從集團拿4000元利息。

育才“領袖”突然倒下

立人給老師分攤借貸任務,讓老師不要在乎課時津貼,要多投資,三五年內步入中產

育才學校老師李正榮記得,學校是從2002年之後開始向老師借貸。

最初,學校沒有很多項目,隻是提供高息借貸,1分到3分的月息都有。

一分月息相當於年利率12%。而目前銀行一年定期利率3.5%。

李正榮說,那時候借貸多是自願行為。一些老師被立人的高息誘惑,借錢投入進去。

此後,學校把借貸任務層層下撥,從校長到老師,從高中部到小學部,各有任務。

集團董事長董順生最初不強迫老師承擔任務。高中部有位老校長據理力爭,認為下撥到高中部的500萬元借貸任務太重。老師應該全心教學而不是把心思放在投資上。董也應允。

2008年之後,情況發生變化。

煤礦、房地產等各種投資項目紛至沓來。貸款任務開始加重。

“領導常給我們開會,說不要在乎課時津貼,隻要多投資就行。”老師們回憶,當時集團許諾“育才人3到5年內步入中產生活水平。”

與此同時,董順生在集團內部被“神化”。老師們記得,副董事長夏克定在高中教師大會上稱董順生是英明領袖,集團在其帶領下業績可觀。老師們還回憶,夏曾對他們說“大傢跟對瞭領袖,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2009年,立人集團帶老師們考察江蘇盱眙房地產項目。一輛客車載40多名老師,實地考察。

“當時高三12個班都有老師去。”老師們看到一片荒蕪的土地,被告知有近2500畝。集團稱這是前期開發,2年內返還本金,8年內分紅,有近5倍的投資利潤。老師回來後,口口相傳,爭相入股。

一名老師說,“直到現在,該房地產項目分紅僅分過幾次白菜、蘿卜和豬肉。”

育才學校一方面給老師提供較高的待遇,一般老師都有10萬左右的年薪;另一方面,老師們的錢又被以“投資”和“借貸”的名義流回到集團內部。

老師們說,“最後,我們都被變相扣押在學校。”

2012年2月3日,資金鏈斷裂後,董順生被公安機關采取刑事措施,監視居住。英明“領袖”突然倒下,眾人驚愕不已。

13年前踏上集資路

立人董事長董順生靠集資興辦育才學校,後涉足煤礦、房地產,加大民間集資力度

泰順鎮,垟心街32號,這是一棟簡陋的白色小樓。如今,樓門緊鎖,空無一人。這裡曾是立人集團公開向社會集資的辦公場所。相隔大概一兩百米,便是泰順縣公安局。

立人集團不僅向學校老師集資,還在社會上廣泛集資。從1998年建立育才學校開始,董順生就走上瞭民間集資的道路。

范永華在2002年至2009年間擔任育才學校校長。他說,學校初期,生源不足,最少的時候隻有100多學生,難以為繼。

為瞭學校發展,立人開始借助民間借貸行為。當時利息多數在一分到一分二之間。董順生用借來的錢,請好老師,擴大校舍。

范說,2006年學校能逐步盈利,但整個學校包括高中、初中、小學等,加起來盈利不到千萬,依然無法滿足學校發展。

而後,集團開始涉足房地產和煤礦等業務,想借此賺錢,滿足學校發展,同時也加大瞭民間借貸的力度。

“立人集團支付利息幾乎沒有拖欠過。一般會提前7到10天通知借款人領款。”劉際旺說。

劉際旺在縣城開五金店。他聽朋友說,立人集團的借貸一直以信譽著稱,所以也參與瞭立人的借貸。

劉際旺借錢給立人時,每月利息是3分。劉跟老婆算過筆賬,開店頂多能賺2分利潤。於是劉借瞭40萬,湊到100萬,借給立人集團。

半年後,劉際旺開始拿利息。立人的財務人員會問劉是繼續存還是拿錢走,她還會適時推薦最新的投資“項目”。

劉際旺說,多數債權人看到立人有育才這樣大的學校,便會繼續存錢在那兒。產生利息後,甚至借錢湊個整數再存在裡面。

在泰順,很多公務員也參與瞭立人的借貸。

泰順縣公安局一位公務員告訴記者,公務員借貸款大多數在幾十萬之間,公務員的錢多是從銀行貸來。一些效益較好的單位是重災區。立人的月息多是三四分。按照50萬的4分月息來算,一個月利息就能拿2萬塊。“大傢把這看作一種投資行為。”

資金吃緊,騎虎難下

立人接連遭遇房產遇冷,煤礦限產,董順生利用高息攬儲,陷入拆東墻補西墻的窘境

立人集團涉足房地產和煤礦行業後,麻煩隨之而來。

據一位接近董順生人士稱,集團先是遭遇2008年經濟危機,後又接連遇到房產遇冷,煤礦限產,董順生明顯感到資金吃力。

因為資金問題,立人集團在內蒙古的一個煤礦,多次輾轉倒賣,但買者寥寥。集團甚至簽下協議,如果買主經營有問題,立人便買回該礦。最後因為限產,立人最終不得不以一億的資金贖回該礦,還倒貼對方1萬噸煤。

記者從多個知情人處得知,立人集團在江蘇淮安的房產,是2009年左右花9000多萬買來。卻因為房地產不景氣,大量資金陷入其中,“到現在起碼有幾億資金被拖住。”

據知情人透露,縣裡一些領導曾找董順生談話,讓其平穩度過這次危機。

這時,董順生提高老師待遇,向社會各界暗示,立人沒問題。這一做法讓社會上對其更加信任。

范永華擔心學校發展,曾與董順生交流過集資一事。

范永華說,一方面集團項目受阻,另一方面利息越滾越大。董順生陷入瞭拆東墻補西墻的窘境,騎虎難下。最高的時候,存一百萬,一個月到期後,連本帶息要拿走180萬。

2009年之後,董順生派人到處尋找項目,繼續對外融資。

立人集團的借貸利息也越來越高。

2009年之後,漲到三四分甚至是8分到一毛的月息。最開始,外來資金必須是20萬以上才收。逐漸到幾萬元也可參與立人的借貸,再後來是有錢就收。

一名育才老師說,“立人集團的利息後來變動非常頻繁。一有錢,他馬上會推翻之前高息,然後換做稍低的利息。盡管這樣,人們還是願意把錢放在那兒。”

一位稅務系統的公務員對記者稱,他是崩盤前幾個月借瞭40多萬給立人。當時立人給出瞭四五分的利息,他才忍不住陷瞭進去。

崩盤前仍在集資

商人劉際旺說,崩盤前2個月,立人財務人員還說,集團狀況良好,月息將調高至四五分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團召開“借款人代表大會”,曝出危機:資金周轉困難,無法兌現利息。

劉際旺聽聞,大吃一驚。因為在此前8月的某一天,他在泰順一中散步,遇到立人集團財務人員夏尉蘭。夏對他說,集團目前狀況良好,建議他若有錢,就再多放點進去,利息要調整到四五分。

看到機會難得,劉際旺又在外面借瞭100多萬,借給立人集團。

在立人集團宣佈無力償債前,縣委書記張洪國在泰順縣電視臺講話,表示要以“企業自救,政府幫扶”手段解決立人債務危機;電視臺還會不斷播放采訪立人董事長董順生關於重組方案的畫面。

在多位債權人看來,育才學校是立人集團集資的一個平臺。沒有這個學校,董順生沒辦法融資。育才學校是2009年全國教育系統的先進集體、市教育局的先進單位,是各級領導來泰順縣視察必到的單位。

這為立人集團累積瞭政治資源和民間信任。

劉際旺告訴記者,他有個朋友是一名鄉鎮幹部。崩盤前幾個月,縣裡領導到下面開鄉鎮會議,也提到瞭育才學校是個好企業,有實力。大傢應該多多支持。

“聽瞭這話,我朋友也貸款瞭40多萬,借給瞭立人集團。他認為領導都這樣說,應該沒問題。結果現在也陷進去瞭。”劉際旺說。

記者聯系泰順縣政府,瞭解相關問題。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洪周榮稱,如果有真憑實據應該去公安機關報案。這樣大的事件,真有問題,哪個領導都頂不住。

外界有傳言,立人大肆進行民間借貸,是因為從縣裡銀行貸不到錢。

縣銀監局一名官員說,情況並不是這樣,在2008年之前,縣銀行貸給立人兩三千萬,後發現立人集團有大量民間借貸的行為。這種經營和擴張模式太脆弱,屬於高風險。銀監局便令銀行撤資,以後也不再放貸給立人集團。

這名官員說,“我們還向縣政府遞交瞭書面預警。希望引起重視,采取措施。事情還是發生瞭。”

立人集團宣佈不再償還債務的最初幾天,狹窄的垟心街上,擠滿瞭抗議的債權人。

劉際旺趕到集團集資地點,看見人群圍住夏尉蘭。夏尉蘭一臉茫然,不停地說,“錢不在我這,也沒錢還,把我命拿走也拿不到錢。”

“讓領導幹部先走?”

部分債權人懷疑立人崩盤前“釣魚式”集資,用於償還“關系人士”,要求公開財務

3月6日,180多名債權人聯名向溫州市中院遞交訴狀,要求政府公佈立人集團2011年5月至10月的財務進出明細賬。

債權人懷疑,立人“釣魚式”集資約9億元,部分用於償還“關系人士”的利息、本金。

他們在訴狀中稱,立人在崩盤前幾個月,推出月息3、4、5分的高息(以往集資月息針對普通百姓基本為3分以內),並不設定下限有錢就收。該部分集資款,除用於支付給領導幹部的本金及高息,讓領導幹部先走外,尚有數億資金去向不明。

債權人的一名代理律師路飛出示一份表格。他稱,僅在我們處委托的200多位債權人中,就有100多人是在立人崩盤前三個月把錢放進去的,比例很大。

曾有一位債權人找到路飛等人,她透露瞭這幾個月資金流向情況。

該債權人稱7到9月份,立人集團吸收的存款達到9個億。該款項多數提前歸還部分政府人員,包括教育局和縣政府等官員。

這名債權人還對路飛說,那些進賬並未交到立人集團的賬戶中,是由財務人員直接交給官員。

記者聯系瞭該名債權人,她稱,“手中有這幾個月立人資金流動的證據。但目前還不是出示的時候。”

隨後記者聯系立人集團曾經的財務人員,她拒絕瞭采訪。

今年2月3日,溫州立人集團的所有資產被縣政府和公安局全面監管。此後,債權人起訴,要求政府公開財務信息。

3月13日,債權人的代理律師接到市中院“不予受理”的口頭通知,理由是立人集團的財務明細賬為企業信息,並非政府信息,政府無權公開;而且立人集團涉及案件已屬刑案,相關信息暫不便公開。

“都是危機的創造者”

立人正在被審計中,其已支付利息35億元;育才老校長范永華稱,民眾貪欲不容忽視

3月8日,育才學校的老師們來到泰順縣公安局,要求對董順生以集資詐騙罪立案調查。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主任陳有西告訴記者,立人集團將借來的錢投入實體項目中,再借錢償還之前的貸款,這是正常經營行為。這種情況,應該以正常的企業破產方式瞭結,政府沒必要參與。

陳有西說,此案的關鍵在於,立人集團在募款中是否有欺騙行為,例如,不是把集資款投入實際項目中,而是編造項目。另外是否存在將集資款拿出去放貸,賺取利息。如果存在上述行為,立人集團則觸犯瞭相關法律。

縣政府成立瞭立人事件處置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從2月15日起,進行為期30天的債權申報登記。登記期間,大批債權人來登記。

育才學校的一位女清潔工借給立人10萬。要錢無果,喝下農藥。搶救過來,最後一位副縣長以個人名義給瞭7萬塊。她才停止尋死。

商人胡秀揚借瞭400多萬給立人集團。其中大部分都是銀行貸款。還有一個月就到還款日期。他現在急著把位於縣城中心的一棟四層樓房賣掉,卻至今無人問津。

育才教師劉方陽和妻子湊瞭點錢放在立人集團,他的妻子正身患重癥。他們的錢是用來救命的。

截至3月12日,有5000多人登記,債務達數十億元。

溫州中源會計師事務所負責審計立人集團的財務。

該事務所主任劉旭海介紹,對立人19個項目的初步審計,已確認其資產總額遠不足50億元、債務遠大於22億元,“累計支付利息倒與此前說的35億元差不多。”

劉旭海也註意到公眾最為關註的崩盤前幾個月資金明細。“從現有的賬目來看,這幾個月資金主要是在集團下面各個融資平臺間流轉,償還利息。”

一個比較公開的說法是,2011年前後,有人從集團抽走近7個億資金。直接導致立人資金鏈斷裂。

劉旭海稱,目前賬面資料並沒有發現如此大筆資金的流失。如果有,這是重大線索。一定會追查到底。

劉旭海發現瞭董順生與一些個人之間有資金往來,正在核查。到時候會公佈名單。“公眾一看就會知道錢流向哪裡。”

育才學校老校長范永華是為數不多反對立人集團融資策略的人,他沒有參與其中。

范永華感嘆說,“整個事件中有個重要因素被忽視瞭。民眾的貪欲呢?他們也在榨取立人的價值。每個加入者都喪失瞭理性,都成瞭這場危機的創造者。”

(新京報)

移民公司 投資移民 技術移民 移民顧問 歐洲移民 加拿大移民 澳洲移民 馬來西亞移民 台灣移民 新加坡移民 德國移民 荷蘭移民 波蘭移民 希臘移民 愛爾蘭移民 香港移民 紐西蘭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