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6 10:31:50aggartpra

紅十字會法三審:紅會遺體器官捐獻職責再修改

原標題:政解|紅會該不該開展器官捐獻?紅十字會法修訂草案再確責

  新京報快訊(記者王姝)2月22日上午,全國人大常委會三審紅十字會法修訂草案,其中紅會的遺體器官捐獻職責再度修改,由二審稿的“開展遺體器官捐獻”,修改為“參與、推動人體器官捐獻”。

  自紅十字會法啟動修改以來,“三獻”即造血幹細胞、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工作,該不該列為紅十字會的職責?此系討論焦點。

  去年6月,施行23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字會法》迎來首次大修,一審稿並未對“三獻”作出明確規定。有些常委會組成人員、地方和部門提出,現行有關行政法規和文件規定瞭紅十字會在造血幹細胞、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方面的職責,實踐中紅十字會在相關工作中也發揮瞭積極作用,應當在法律中進一步明確其相應職責。

  二審稿采納瞭上述建議,將“開展造血幹細胞、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的相關工作”列入紅十字會的職責當中。

  對此,二審時部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提出瞭不同建議。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張鳴起在審議時表示,“我最近帶一個調研組去瞭河南、山東兩省調研,分別聽取瞭省、市、縣一級的衛計和紅會及相關部門組織的意見,聽取瞭對於此次新增加的這項職責的意見,他們所謂能參與的工作,據講主要是宣傳、推動等工作,具體的實質工作他們承擔不瞭。”

  張鳴起認為,根據地方實踐情況和紅十字會法的宗旨,對於該項職責的規定還應該再斟酌,最好的方式是將這兩項工作分開寫,即紅十字會可以承擔造血幹細胞的相關工作,對於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紅十字會可“參與”這方面的工作。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馮長根也認為,“(遺體器官捐獻)這些都是專業性很強的工作,實際上是醫院的第一任務。紅十字會是個社會團體,沒有技術力量,那麼他們怎麼參與?如果隻是口頭上的那些工作,是不是要在法律裡作出規定?”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楊衛也表示,“開展造血幹細胞、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的相關工作,讓紅十字會去做不見得特別合適。不知道紅十字會的各級基層組織和人員,是否具有開展造血幹細胞捐獻工作這樣的醫學和科學資質。”

  上午,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表示,根據現行有關規定和紅十字會的實際工作情況,紅十字會在造血幹細胞捐獻和遺體、器官捐獻兩項工作中的職責是有所區別的,建議將兩者分開表述。因此,三審稿再次修改瞭紅會的“三獻”職責,明確規定,紅會“參與、推動無償獻血、遺體和器官捐獻工作,參與開展造血幹細胞捐獻的相關工作。”

防水防曬 美白防曬 isdin防曬 防曬批發 怡思丁防曬批發 isdin香港批發 isdin批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