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這些味道嗎? 贊助
2021-09-18 01:31:15Serena

困難/期限

最近腦袋裡的各種想法總是此起彼落快速地飛躍,不穩定到我有一種被淹沒的暈眩感,都想吃藥了。

今天跟丁丁lunch date,每次想討論medical,都會被扯去談正念這類很哲學我自己覺得很無用的東西感覺浪費時間。

可是今天談到這禮拜的猶豫,要不要去考EEG這件事,被丁丁很抽絲剝繭地一層一層追問,逼問我不安的理由,追溯到我一直懷疑的遺憾和愧疚感的根源,忍不住又一時情緒湧上來。

結論是要我對自己慈悲一點。如果把自己想成是朋友,會不會對朋友說一樣的話,設立一樣高標的要求。

這讓我想到昨天去找亞萱看病。看她不管是對病人對同事對朋友都那麼地關心和呵護,就覺得自己好像一直太小氣,總是計較有沒有公平,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回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認真地接收過愛的原因,才會這麼害怕失去。

其實我有點羨慕她,我覺得能夠保持心地善良的人都很幸福。他們得到幸福我也覺得很合理,不覺得自己有被剝奪到。

看到新結業的瑜伽學員貼感想,提到老師常講的話:「你覺得你做不到很困難的事,並不是因為他很困難,而是因為你覺得困難。」

現在的自己的確是很沒有信心,害怕失敗和與其相伴的丟臉。現在的自己會覺得要是過去的自己再勇敢一點再努力一點,今天就會不同了,只是,每個時候的自己都有極限。

戴隱形眼鏡、考駕照、比賽、談戀愛,對我來說,都像是高聳的城牆,抬頭都看不到頂,遑論跨越。

現在可以脫戴隱形眼鏡雖然還是常常被指頭戳到眼睛紅紅的,繳了很多次報考費也終於拿到駕照,現在看好像真的沒有那麼困難,但我之所以可以做到,都是因為有陪在我身邊鼓勵我指導我的各路貴人,不停地安慰我,其實我有得到愛,只是生性特別膽小。

現在年紀也又徒長了幾歲,也對自己比較手下留情一點,不逼迫自己訂下虛幻不切實際的目標,看出拖延其實是內心的抗拒,不期不待,減少傷害了。

週五下了班趕高鐵來台南上週六的課,坐接駁到台南市區超過十點,心願名單只剩下唯一一項一定要打勾的鱔魚意麵,累到都快走不動了終於吃到。

不知道是因為已經吃海鮮素兩年還是味道真的變了,慢慢的也可以釋懷真愛有保存期限的事實。

接受他的離開,自己的背叛。

我走在熟悉的台南市街道上,愛死坐在大馬路邊上和朋友喝酒聊天吃熱炒的那種氣氛,也十分嚮往那種友情的不言而諭,有和各個朋友各式的回憶,穿梭在這些巷弄之間,我們曾經一起走過住過笑過,開著輕鬆不假思索的玩笑或是耍點小心機的曖昧,我一直是被帶路的身份,在被帶領的時候全然的信任其實就是我最幸福自在的時候。我一點都不後悔記不得要在哪一個轉角轉彎,找不到路的時候我會覺得這是我被賜予的寵溺。

以前經過的隨意搭建的餐廳依舊燈火通明,絡繹不絕,我一直很羨慕坐在二樓的那群人,想像他們擁有最恣意的夜晚,喝不完的酒,聊不完的話。被濃重的情感包圍。

這次經過,我其實想像不出來如果是我自己上去坐在那個位置會有什麼感覺,也許我只是一種寄託。現在心裡空空的,我也不想上去破壞了這一份寄託之情。就繼續這樣仰望的角度看那些燈火閃爍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