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5 00:07:09Serena

另一扇窗

為了禮拜一晚上要代診不能去參加成發徵選的事鬱悶了兩三天,很怕自己錯過今年的機會,明年不知道還有沒有膝蓋跳。

早上診一上完回到家吃完飯小睡了一個小時醒來實在是坐不住,就跑去練鼓,還是練東西好,這種有回報的,而且可以把自己投入裡面,一頭栽進去,不用想怎麼呼吸,就是練就對了。

練完打了電話給Booby問他對於我去參加徵選的看法,他很老實地說不必了,讓我也比較釋懷,不必再糾結。

練一個小時就手痠收工,前兩天看到新聞說GAP打折下殺得太厲害,引來消費者爭議,抗議之前買的被貴到,就忍不住坐去阪急晃晃,看看花錢洩憤會不會心情比較愉快。

今天非常節制,就算下殺到198的背心我也沒買,買東西真的是看心情啊。

連蛋糕都沒買。本來想說吃個 Arrow tree 好了,但是看到一塊要兩百五,我就發揮美德地跟他說再見了。

回程紛紛接到回覆,學姊的,查理老師的,還有他的。

本來是問學姊有沒有在信義區,結果他們去新竹了,學姐問我最近如何,我說失戀,學姊馬上回那是他的損失。回得好快,令人感動。

因為被Booby說得很遜,連能不能報名專攻班都沒有信心,FB上私訊查理問他我肢體不是很協調能不能上,他很大剌剌地說可以吧,不是都已經學超過兩年了嗎,我一邊竊喜,一邊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狀況,覺得很有趣。

感覺這是上帝給我的另一扇窗。

昨天的好事則有老闆從輕井澤度假回來帶了築地的伴手禮,還有在診間外遇到可愛的小朋友,把我誤認成他的黏土老師對我傻笑然後很興奮地跟他媽媽講這個神奇的巧遇。

老闆一個禮拜沒看到我,發現我剪頭髮,想要稱讚我吧,就說剪這樣子跟他一位大學同學很像,老闆真可愛。

 

原本以為就到此為止,但是失聯第十三天的今天,他丟了我兩次。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的一切了。

如果愛情是高來高去心懷詭計,就算得到也是雙輸。

一開始他叫我,我其實還沒有勇氣回,我怕他又要跟我講學妹的事,我腦海中的小劇場害怕他是要告訴我他們在一起,想要問我關於學妹的資訊,那我該裝作若無其事地跟他打哈哈順便跟他討紅包嗎?

我還沒準備好。

但是他心不在我身上,我也不想為他停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