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1 01:50:41Serena

覆轍

 

白目甫傳了佛地魔的近況給我,我一直沒有打聽,我相信他過得很好。可是,我不想知道。

我以為這是我可以做的最後的倔強。

否認到底。

他的長相,一直停留在最後一次見面,對我來說,那是積壓了太久的喜歡挫折的心情,對他來說,想必是負擔。但我管不了那麼多,我的眼淚,是我最後的自私。

如果重來一次,我會依然這麼負擔地喜歡著一個人嗎?我感覺傷口在流血,可是我不想去看,我就把他切斷了,像是跟我沒有關係的傷。我離開得遠遠的,不去想。

畢竟,通往幸福的門先在我面前關上,我也應當把所有曾經美好的期盼全部上鎖,不要去觸碰這個不會屬於我的幻想。

也許根本就沒這麼困難,我只是害怕,重蹈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