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4 01:58:20Serena

辛苦

 

頻頻望向對話窗,看他甚麼時候上線,甚麼時候回應,離線了,一分鐘,兩分鐘,二十分鐘,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四小時,五小時,六小時,七小時,久到自己都覺得蹉跎。

真的有那麼喜歡嗎?那些曾經讓我開心的感動的細微證據,讓我溫暖的,卻變得模糊不清,忽遠忽近。我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真的。

如果有一點點在意我的話,至少不會讓我空等。可是我偏偏像個傻瓜一樣,老是忍不住偵查。

總是因為一點回應而感到一掃陰霾,重新被點亮。

這樣開開關關的日子,真長。又真快。

今天下午在弄頭髮等待晚上的約會時,一邊感到明顯的期待,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一邊又十分擔心,到底人會不會出現。

現身,代表了某種意義。

為了那樣的意義準備了好久,依舊是不知所措。

真心喜歡的人才有傷害自己的能力,我把真心藏起來很久了,以為這次可以找到一個安置他的家。

命理老師說,我喜歡的比較多,所以這段時間會比較煎熬,但我以為辛苦是值得的,一邊感到焦慮幻想各種缺席的藉口的時候,一方面自虐式地嘲笑著自己的青澀,以為會有美好的結果,幻想自己已經站在那個終點遠望著步履蹣跚的自己。

但是現實的結果才是答案。

你說忙碌得很充實,我明明知道那種感動熱情和渴望,可是一想到自己被排到後面,只能放在被用一句話道歉的位置,忍不住覺得委屈。對自己的無法參與也覺得有距離。

想要跟你說再見,又捨不得,那些未實現的可能。

可是,愛情不是雞肋。也不是我拜託你你成全我的肥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