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都說讚Baan綠咖哩拌麵超好吃 贊助
2014-12-16 23:38:35Serena

壞人

昨天被跟診的小姐氣到暴走,平常和顏悅色的面具馬上化為烏有,露出怒氣和嚴厲的語氣。

讓我想起以前intern時期遇到的幾個外校的台北女同學,表面上看起來乾乾淨淨客客氣氣的,可是講起話來就是若有似無的感覺得到距離,簡單說就是一種很假的感覺,一直到他們有人和其他同事鬧出不和的消息才得到印證。

我有時候想想,自己好像甚麼都比別人慢一步,那明明就是我現在的樣子,我是學來的嗎?

每天最快樂的時間就是下班的時候,時間一到,甚麼憂鬱不滿煩悶都可以拋在腦後了,欣喜地迎接所剩無幾的夜晚時光,看韓劇吃消夜上網,日復一日,隔天醒來又是一個輪迴。

整天只想著下班以後要怎麼好好慰勞自己,不想跟其他人有瓜葛,想要享受一個人的自在,深怕唯一自由的時刻被剝奪了。其他甚麼都看不見,也懶得和同事保持交際性的聊天。

也許在他們眼中,我也不知不覺地變成當初我以為很假的台北人了吧。

那麼,當初那些很假的台北女生,後來又變成甚麼樣子了呢?我忍不住好奇著。

老天會給他們一個重新快樂的機會嗎?

 

十二月的第一個周末就在工作和南北奔波的婚禮中渡過,第二個禮拜說甚麼也要讓自己出去闖一闖,婚禮死活都要託別人包,這個年紀把參加婚禮作為一種投資顯然已經不甚可行了,我寧願參加網路的單車同好會,跋山涉水挑戰自我。

每天在醫院累積的各種挫敗和恥辱,還有參加月會被電爆的羞愧,早就忘得一乾二淨,禮拜天像火箭一樣從捷運站一馬當先地奔向山林,像鳥一樣自由,騎到下午雙膝都痛起來了,連蹲下都感到疼痛。晚上按照計畫赴了相親的晚餐。

對象就是個家裡有錢工作又稱頭的少爺,人不差。適合結婚。

可是我發現,問題就在他有錢。

我演得了戲,可是不能演一輩子。

現實生活中想要交往,隨著年紀增長,慢慢都多了些條件,社會性的,可是,有了條件的鑰匙也不等於可以打開幸福的大門。

我想要一個可以讓我開心的男伴,可以讓我安心。

可以想盡辦法讓我快樂,可以把最好的都讓給我。

可是這種事有錢人家的孩子辦不到。從小就被捧在手心長大的,怎麼會知道要怎麼去付出?怎麼知道甚麼是低聲下氣無怨無悔?

以前很喜歡幻想男友甚麼都會,像是學校學生會的會長或者某種風雲人物領導者之流,可是現在我們都卸下學生的身分了,不再是以前那種擠破頭人人都想要成為第一名的那種群眾,自然也就沒有脫穎而出的星星,我們好像更分化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向,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就是變得不一樣,需要更仔細地去鑑別,去品味。

以前看高度,現在看深度。

我還停留在以前的憧憬裡,想要找尋讓我滿足幻想的王子,藉以彌補一些青春時光期盼過的夢,可是心裡已經無法忍受嬌貴的王子稚氣也不想等他們長大了。

總是要先做最壞的打算,例如也許都不會遇見。

必須要先把過敏的鼻子養好,然後養一隻狗。

讓自己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