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出國!5/8來趟華山歐洲節! 贊助
2021-04-21 10:07:47冽玄

【煉奈】永生花 章一

文前:

本來在猶豫要不要發,但就當個生存證明好了(?)這篇跟前面鬼滅學園設定不一樣,是平行時空,只是他們未來的職業設定還是參照鬼滅學園。

因為還沒寫煉奈的原作背景路線,所以明確介紹:他們倆是同年,現在這篇,兩人相差十歲,請完全當作新的文來看即可。

這篇涉及「鍊銅」,以及「而銅」性行為,不瞭解的可以先看下去,等到要發生了我會再提醒一次;瞭解的可以自由來去XD

在這發文很久了,不管什麼滾床文還是獵奇、詭異的文章都不會鎖,也不會開R18預警,因為覺得很麻煩(!)看的人也會很麻煩,所以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最後,我CP真的好尊好香啊啊啊啊!(受不了)

喔對了,配對是二十歲的杏壽郎×十歲的憐奈(二次提醒)!

還有,憐奈會長大啦其實……

 

 

午後灼熱的日光刺入白色的吸管中,隨著液體的流動,透出一層灰白的影。圈著鋁箔包的掌心輕輕施力,把裡頭的飲料與空氣擠壓殆盡,淡色的脣口抿去殘留的最後一絲調味乳的味道,將包裝投入附近的垃圾桶裡。

青年的瞳色比起頂上豔陽還更灼人三分,漩流的焰心映著對街走動的人流,耳畔若有似無的微風挑動他燦色的髮,無甚表情的臉龐僅有一對墨眉舒展。身旁同樣喝著飲料的黑髮青年戴著白色的口罩,異色的眼瞳卻轉著溫和的光,凝視著在不遠處店家前排隊等候的粉色身影。

半晌,黑髮青年把鋁箔包放入垃圾桶,眼神示意自後方走來的一大一小──領頭的大人是一名西裝革履的男人,牽著一個穿著附近小學制服的女孩。

「煉獄,那個傢伙不對勁。」

燦髮青年順著其目光,迅速瞥了一眼低著頭走路的女童,低聲附和,「他們不是親子。」

「雖然不關我們的事,不過──」蜜璃肯定不希望這樣。伊黑小芭內不住朝遠處因他看去而開心揮著手的緋髮女孩,口罩下略顯蒼白的脣角淺淺上揚。

「我去問問。」不待伊黑說完,青年已側身往前走了幾步,眼看著男人即將轉入小巷,他立刻擋了上去,男人拉著孩子腳下急切,對於青年突然出現,也沒表現出多大的在意,「不好意思。」

「抱歉!我有事想請教。」青年低沉醇厚的嗓,透著十分熱力,不僅令男人驚詫地抬頭,也吸引了街道上零散的人群側目。

「你有……有什麼事?」男人猛然扯著女童手腕的戒備神態,讓青年脣角的弧度倏然冷卻,他微微歛下眼,漠然問著兩間鄰近的小學怎麼走,期間,他故意把女童的學校說錯了兩次,見對方果然沒注意到,也就沒耐心再試探了,「那孩子很害怕,請你放開她。」

話才出口,女孩幾乎立即抬起臉來,她戴著繫著緞帶的貝雷帽,棕褐色的短髮才要及肩,劉海一側編著髮辮,在耳尖處別著一只櫻型髮夾,惹得他眸色一緊,下一瞬便被男子狠狠撞開,抱著女童奔入窄巷之中!

「伊黑!我去追他,剩下交給你!」

黑髮青年揮手示意聽到,隨即決定動身前往可能的路線進行攔截,正在此時,身後拿著三支霜淇淋的緋髮女孩焦急道:「煉獄學長、小芭內!你們沒事吧?怎麼……」

伊黑看了她一眼,實在沒時間細說,「蜜璃!快報警!就說有人當街綁架!」

眼見下午悠閒時分,竟有當街擄人之事,不少觀看的民眾都發出驚呼,煉獄杏壽郎跟著跑進巷內,奮力追趕,縱然幾秒之差,他也未曾追丟,女童此際正對著他的方向,赤色的眼睛在鋪天蓋地的陰影中化為灰色,她沒有哭鬧也沒有求救,只是神情緊張地盯著他看。

青年不及發話,巷子已到盡頭,男人抱著孩子速度再快始終甩不開他,然此時即便在街道上橫衝直撞,也不會有下班時段的洶湧人潮掩護行跡,令男人甚為焦躁,開始梭巡附近大型的藥局或超市,預備伺機闖入,想要藉此擾亂追蹤;煉獄杏壽郎見他專往人流間隙閃躲,越發靠近商圈中心,立刻覺察其意圖,心急於混亂擴大,必會傷及無辜……還有那女孩,她絕對不能受傷。

「煉獄!」正從斜側巷道趕來的伊黑,指了男人前進方向最明顯的一間藥局,打了個手勢,叫他趕緊追上。

男人對這一帶並不熟悉,現在放任其進入藥局,非他所願,但那間藥局實際上跟兩邊的商場相通,他若想真正的甩開自己,一定得威嚇店員說出路線或者走員工通道,如果夠快,一定有辦法制服他!

打定主意,他衝入右方的商場,直接跑到二樓去,果然聽到了藥局裡不約而同的尖叫聲,他自窗口直接跳到通連的過道頂部,身後店員慘白著臉連勸阻的話都梗在喉間,但煉獄杏壽郎只管狠命跑到藥局那一側,打開窗戶立刻單手翻了進去,果見男人正要上樓,他無聲地笑了笑,毫不客氣地從扶手跳下去,朝人正臉踹到地,接住小孩後一起滾到了一樓,恰巧壓在了男人身上。

「沒事吧?」他坐起身,去看蜷縮在自己懷裡的女孩,她還是沒有哭,眼底有驚恐的顏色,仍是緊緊地盯著他,好像他會消失似的。煉獄杏壽郎仔細地查看她有無受傷,卻又不住去瞧其變化。

雪白的小臉暈著天然的紅粉,眼角眉梢勾動一筆妍麗,年紀尚小,已初現旖旎之色,與他們分開時的樣子,有了不小的變化。只是突如其來的「重逢」,加之試探時,她不安地低著頭,致使他沒有立馬認出她來,否則他會處理得更好,不用讓她多受這一路的折磨。

「妳不用害怕,我是──」

「是杏壽郎!你是杏壽郎,對不對?」

她的眼睛再也沒有忐忑驚懼,藥局明亮的白色燈光將赤紅的瞳仁映成透明的粉晶色,他看著她眼底的自己,展臂緊緊地抱住她。

「憐奈,是我……是我。」

女孩沒有掙扎,更沒有感到彆扭,摟著他的脖頸,就徹底忘了自己甫才經歷過的遭遇,「太好了,我又見到你了……」

她仰起臉把即將溢出眼眶的熱液逼回心底,外頭警車、人聲的吵雜由遠而近,打斷了他們相擁的片刻寧靜。

可那些衝破靜謐的呼喊、問詢,在他耳裡、心裡,遠不及女孩放開擁抱前的最後一句話清晰。

我好想你……

 

幾個小時後,甘露寺蜜璃又回到霜淇淋店門前排隊,只不過從三支霜淇淋變成四支霜淇淋,她想女孩子都不會排斥草莓口味的,所以她要了兩支草莓霜淇淋,一個自己吃,另一個則是給剛認識的小女孩。

她拿著四支霜淇淋走至街道邊設置的木長椅,站在右側的伊黑迎上前來,接過兩支霜淇淋,她微微一笑,轉眸看到站在長椅左側的燦髮青年,抱著胸瞧著女孩的後腦勺,而女孩則安靜、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畫面格外詭異。

「小芭內,你不是說,煉獄學長跟那孩子認識嗎?」甘露寺擔憂地詢問身旁的男友,伊黑對此則有些不明所以,他比警察快一步到達店內,那時候煉獄杏壽郎和女孩抱在一起,且有別於保護她的防衛姿勢,青年是很明確地、正對著她而擁抱,這只可能是熟人相逢,怎知做完筆錄之後,兩人又各自沉默。

「也許是……煉獄在思考什麼吧。」

「是指那孩子的事嗎?」

伊黑不甚確定地頷首,蓋因警局的人對女孩的事情已有些見怪不怪,甚至是無可奈何,簡言之──女孩似乎常遇到怪人,然而雙親忙碌,請了幾次托育人員照顧都不理想,縱然一切責任總不在她,仍是讓部分員警微詞。

如此處境,這女孩卻表現得很是鎮定,讓人不忍。

「來,小憐奈,這是妳的霜淇淋。」甘露寺蹲下身,將摻著莓肉堆疊成一圈圈粉紅色雲朵的甜筒交到軟嫩的掌心裡,才慢慢坐在她身邊,「喜歡草莓口味的嗎?」

「喜歡。」女孩點點頭,昳麗的眉目彷彿被露水滌淨,鮮嫩而嬌軟,隨著牽起的笑靨開綻。甘露寺訝異於她驚人的容貌,卻也明白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對她心生歡喜,不由鬱悶,畢竟剛發生了那樣的事,現在最該好好關心她的煉獄學長怎麼還不說話呀?

「煉獄學長喜歡地瓜口味的哦。」見女孩吃了一口霜淇淋,甘露寺一邊欣慰,一邊又覺得可愛,再又想著如何讓當事人們交流,胸口緊張得撲通撲通直跳,女孩竟出乎意料地冷靜,「嗯,我知道。」

「甘露寺、伊黑,我有話跟她說,下次再請你們吃飯。」煉獄杏壽郎搖頭拒了伊黑遞來的霜淇淋,伊黑轉而將之給了已經站起身來的女友,甘露寺愣愣地接過甜筒,淡黃色的雲朵飄散著地瓜的甜味,手上的草莓霜淇淋還沒吃上,但她確定自己還可以再吃一支!

不過,該說的話還是得說,就算是她最尊敬的煉獄學長也一樣。

「學長,小憐奈她……正是需要放鬆心情的時候,所以……」要跟她好好相處喔,這麼可愛的孩子,別嚇壞人家了!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她也算知道青年脾氣,只想著稍微提醒一下就退場。

「當然!我會送她回家的。」

甘露寺不住去看吃著霜淇淋的女孩,她才吃了小半口,便因為青年的話聲而停下,接著伸出一點紅紅的舌尖,把粉紅色的嘴脣舔乾淨,像一隻小貓一樣,此時那雙漂亮的大眼睛,正直勾勾地望著煉獄杏壽郎,專注的模樣令人心軟,「小憐奈,我們下次見哦。」

「甘露寺姊姊、伊黑哥哥,下次見。」女孩站起身,禮貌地點頭致意,看得人更捨不得,若非伊黑攬著她轉身,她還想多待一會。

「蜜璃,怎麼了?」伊黑見她苦惱地蹙著眉頭吃霜淇淋,知道她一向體貼,恐怕是在擔憂女孩的事情。

「嗯……感覺,小憐奈好像有煩惱呢?她是不是很怕煉獄學長?」這倒是出人意料的想法,伊黑可不覺得那女孩對青年抱有恐懼,他淡淡說起自己在藥局見到的景象,女友碧綠雙眸霎時靈動明亮起來,裝著滿滿的熱情,「是這樣嗎?竟然是這樣?那……我們下次還能跟小憐奈見面囉?」

「我想是的。蜜璃……再不吃完就要滴出來了。」

「啊!小芭內,衛生紙在……」

「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