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7 12:35:35冽玄

九月短記。

  ※一些短記雜言,不定期新增,這種無聊的東西就不要浪費時間點進來了XDDDD
 
  【九月十七】
  當自己對一個人抱有極大偏見的時候,哪怕他分享的訊息多麼正確,我也不相信他的心態正確。
  雖然有這樣想法的我,對他的心態毫無公平可言,可是根深蒂固的偏見,一時很難改變。
  而使我產生如此「固執」的偏見之原因,便在於過往相處時,太過瞭解。
  若是一天看不到他真正放下所有立場,認真去體會他人感受的發言,我就一天無法相信其為人。
  但反過來說,我也可能是他所討厭之人,這樣想便又釋然了。
  畢竟已無交情可言,又有什麼資格單方面要求他人做到心態上的公平?
  還是該專心做到自我持平--同時也要小心,清醒不是唯一的正途。
  --
  咳嗽兩週才去看醫生,吃了三天藥以後,還是繼續咳(艸)
  不過感覺有好一點,醫生也說拖得太久,要回診觀察,於是先把中藥停了。
  星期六時,翻開《永遠的孩子》,看了頭幾篇,其中有一篇說到林良先生的父親,以偏重吃苦的方式教育他們。原因是當時政局不穩,需要戰亂逃難,因此培養體力、吃得了苦很重要。
  至少有體力、有精神,還能做學徒求個溫飽……
  看完這篇,冷汗差點冒出來。林良先生所描述的父親,最喜歡讀化學、耐心又溫和。
  這是個受過教育的家庭,即使家道中落,以他們家的教養,也不至於需要到做粗工的地步--但深思以後,恐怕是我太天真。
  為求一口飯吃,就是要下苦功的。讀書以外,林良先生的父親教導他們手作,踏踏實實地練習謀生技能。
  因為景況不太平,一家人很有可能離散,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就要想辦法活下去。
  體力是本錢。健康的身體是根本。
  想到自己連做粗工的能力都沒有,一陣惡寒襲上……還是要想辦法讓自己健康一點,無論身心,就算不想活,也至少要在面對「死也要完成的事情」時,有足夠的力量去完成。
  否則,死也有憾啊……
  --
  寫日記最忌諱寫難過的事情,因為回顧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的人生怎麼如此灰暗!
  就不能記錄一點快樂的事情嗎?
  我很想想起一點快樂的、會心一笑的事--可今天沒有。
  其實我也為此感到苦惱,應該讓自己的腦袋放鬆、放鬆,徹底地放鬆。
  想想我終於要把第一季金田一看完了!這樣的事情不也挺好的嗎?
  看了超級久,不過沒有比九龍變久,顆顆。
  下定決心開始補金光,卻意外看得很沒有動力,雖然曾跟朋友提過原因,不過還是再紀錄一次:
  我怕看到教授啊啊啊啊啊--看到他就想流淚。
  這樣的他,令人不捨。
  不過現在勉強淡定下來看,是也還好,可是想到劍影魔蹤要面對的景況……滿滿血淚orz

   【九月十八】
  昨日回診時,醫生說這次服藥結束應能痊癒,若還有咳再回來看一次。
  我一出診間,就筆直地朝外頭走--正想去隔壁藥房拿藥,才發現我藥單還沒拿。
  明明這間診所從小看到大,結果每次都搞得像新來的一樣XD
  拿完藥單就去藥房,把藥單交給藥劑師。藥劑師是個可愛的阿伯。
  他拿完藥後,又從櫃子裡拿出包好的藥,結果拿出的是白色的,我第一次是吃粉紅色,想說是換藥了嗎?結果藥劑師講解到一半就說:「啊,我拿錯了,是這包才對。」
  我就笑著說沒關係,他便也笑道:「其實兩包藥效用是一樣的--不過我現在拿的這包是正確的喔!」
  我說我知道,我今天是回診來的。他也釋然,笑著目送我離去。
  感覺我長大了,這家診所的醫生跟藥劑師都沒變。
  讓我想到,以前時常去國術館看腳,看著看著,醫生就說:「再見再見,我們再也不要見了。」
  因為我太常弄到腳,連腳趾頭都能拉到,他都看煩了XD
  也就是那次以後,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受傷了。
  直到大學某次在浴室滑倒,於是又連夜趕車回家看國術館。
  我到他辦公室時,他在看著一些資料,這些年他已經在學校授課。
  他直接在辦公室幫我把手轉好,也沒收我錢,就直接讓我們離開了。
  在我心中他是一名很好的醫生,跟診所的醫生一樣,令人印象深刻,有著能夠讓人感到溫暖的光芒。

  【九月十九】
  逛某看板文章,看到有人推文卻寫了讓大家不舒服的字眼。
  樓下幾個人反應這種發言讓人不舒服,且也沒有任何具體的理由,單純這樣指謫是不是不妥?
  那人回應:「你們覺得不舒服是你們的感覺,我覺得沒差啊。表達不同的想法不行喔?」
  這一定有哪裡不對。
  表達不同的聲音絕對可以被維護,並且堅守著自由討論的空間及立場。
  但是為反對而反對、甚至使用(意圖)傷害他人的字眼,卻還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未免過分。
  底下明顯也有「不會想購買」的反對聲音,但都沒有造成他人的不舒服觀感。
  可見不是不能接受「不同的想法」,而是不能接受輕慢的言詞,在他人提醒後,卻心安理得地覺得自己是正確的,沒有傷害到他人,因為:「我覺得沒差啊!我覺得你不會受傷,所以我就講了。」
  不禁讓我深深思考,這樣的人在訊息溝通上,會造成多少謬誤及混亂,又有多少資訊因此而被操縱著呢……
  不傷害他人,說得很容易,做到卻很難。
  之前,曾有幾個朋友親眼見證過,我時常付出真心被傷害,後來我也因此慢慢試著保護自己一點。
  在那之後的某一次聊天中,朋友卻突然感慨:「其實妳還是一樣,很重感情。」
  --看起來沒有受傷,但或許已經受過傷了吧?只是旁人看不出來罷了。
  我那時也頗有感觸,「是啊,到底還是重情。」
  真正讓我想要保護自己的,只是那時候另一名朋友聽完我的心事後,很沉重地告訴我:「妳能不能不要這麼重感情?」
  她很少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和我說話,也很少讓我感受到她深深的無奈。
  所以我決定,保護自己。
  所幸現在脫離了很多個迴圈,能傷害我的人變得比較少,大概也是件好事吧。
  --
  人生所追求的完滿,又不只有完滿。
  看到一篇小記,寫著:「願你明白,人世間的豐美並非只有圓滿而已。」
  便又開始了不自覺地沉思(喂)
  這其中大約也包括,心靈上的圓滿,在於追求外部圓滿而體現出真正的不圓滿時,才能明瞭,這樣的不圓滿,即是一切圓滿的開始。
  ……好饒口。不過體認到不圓滿這件事,確實是一切圓滿的初始。
  追求心靈上的安穩,便要從接納、面對、理解自己的不圓滿乃至環境、世界、宇宙的不圓滿出發。
  那是本來的樣貌,只是因為我心中的不認同、拒絕理解,而造成了自以為是的鴻溝。
  或許我本來就接近,本來就存在,只有克服自身拒絕理解的心理,才能內化出更多條寬闊的道路。
  這也可以算是,最近寫文的感想吧。
  最討厭的,最難以接受的,越要想辦法去探究、反思,直到能變成自己思考的主題,直到能寫出自己明顯排斥卻又能認同的內容。
  不過,這樣的心情,也是一種孤獨。
  但誰不孤獨呢?
  在痛、懼、怨、哀之前,人人都孤獨。
  因為渴望被瞭解心中疼痛,又深深拒絕人的接近;
  一面希望有人能同擔苦楚,一面又不希望有人承受。
  自以為是的孤獨,這樣也很好。
  可如果是真的孤獨呢?
  那也是一種能讓自己舒適的必然,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