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喝水法曝光! 贊助
2019-05-05 01:59:04YU

普遍存在在台灣的種族歧視(or民族優越)

這件事大約是四月的時候我在火車站親眼所見的事情。

由於上下班需通勤火車,所以我幾乎每天都在坐火車;觀察過的路人或火車站平日假日大概會有哪些人我略知一二。有一日,我一如往常下了車,出了站,瞥見在刷悠遊卡機台旁邊的補票窗口,站了兩個人,來來回回你一句我一句在對談,不過仔細聽感覺有點怪,音量有點過大,聽上去像是在爭論些什麼;這兩個人分別是站長和外籍勞工。

幾步的步伐其實我已經經過他們倆要朝向自己的機車走去,來回幾句對話我大概瞭解他們在吵什麼。
簡言之,這位外籍勞工朋友可能身上現金不夠,便在補票窗口對站長說他的朋友會來接他,所以真的不是故意不給錢;而時間分分秒秒過去,我不曉得確切過了多久,但我從那位站長口中聽到他說過了幾十分鐘了你朋友還不來,之類的話,而語氣充滿不悅以及不信任,仔細品嚐他的話還會發現有濃濃的歧視;因為站長還提到,「都過多久了,要來就該來了,我看我叫警察來好了啦!」

身為一個短短十幾秒路過的路人我來說,我當下是的確不清楚事情原委以及到底外籍朋友讓站長等多久,撇開這些,我覺得站長的出發點沒有錯,如果我是站長,我也會不悅,但我覺得他都好好的坐在那邊等,也一直用電話在聯絡路上的朋友了,那是不是等他有什麼疑似烙跑動作再來說報警的話呢?

其實這些問題都是我在聽到另一段對話才展開的思考。

剛說了後來我越過他們去牽我的機車了,騎上機車後,我在車站旁的路口停紅綠燈,這時,旁邊來了一台機車也停了下來在等紅燈。我聽到旁邊機車後座的人很激動地向載他的人訴苦,也是音量有點大聲,所以我也不小心都聽見了(真的不是故意要偷聽別人說話)。

而這位訴苦的仁兄正是剛剛在車站裡被站長罵到臭頭還警告要報警抓他的外籍勞工。

他的國語不標準但語意表達都算清晰,我聽懂了他話裡的委屈;他告訴前方的友人說,站長一直說要叫警察,但明明就告訴他說朋友真的會來,只是剛好在比較遠的地方,為什麼他態度這麼機車諸如此類的話。前方友人都沒有答腔,默默聽他抱怨完。整串抱怨大約40秒結束,綠燈亮了,他們右轉而我直行。

我覺得一個人若真要逃什麼漏洞,遇到了這種事,應該就是摸摸鼻子自認倒霉,對朋友說起這事的態度應該不會如此氣憤,大概是夾雜一種僥倖但居然被識破的幸災樂禍;而不是他的那份憤憤不平(當然其他奇怪個性的人就不在此討論範圍)。

騎往公司的路上我一直試著換位思考這件事。如果我是正直的勞工朋友,我一定也是如此憤怒,甚至感覺被看低了。老實說站在外籍勞工朋友的立場會讓我思考更多。

憑什麼身為地主的台灣人會這樣看待外籍朋友?不可否認,一定是這種事情層出不窮,所以台灣人一竿子打翻所有外籍朋友~(就像有某些同志因私生活問題而患上愛滋病,導致爾後一些沒常識沒知識的人都把愛滋病和同志畫上等號的行為一樣)

但外籍朋友就該活該這樣被對待?人人都平等,這種民族優越或類似歧視的事情也一定不只在台灣上演。只不過這事讓我更加提醒自己不應該用有色眼光看外籍朋友;就算他們真的有這樣的僥倖心態,但當下如果可以釋放更多耐心,而他們也試著做出修補的動作或也沒有不善的表示,那我們就學學動感超人把動感光波轉換成愛的光波,我想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好。

上一篇:也可以

下一篇:沒有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