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7 08:25:01煙花

我的汽車

  果然是那位程先生,遠遠就行了西式的鞠躬禮,開門見山說道:“這樣貿然來拜訪小姐,本來十分不應該,但小姐昨天將一樣很貴重的東西遺忘在了我的汽車上,所以我十分冒昧的前來奉還。”

  靜琬心下窘迫,心想他出身世家,見識廣博,這樣一顆明珠的來歷,只怕早就識得,怪不得昨晚在車上乍然一見,神色間自然而然就有所流露。自己當時只顧想著心事,竟然沒有半分覺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只是七上八下,那位程先生卻若無其事,說道:“舍妹對于這種東西很是喜愛,所以上次我才在洋行替她訂了那枚戒指,小姐的這顆明珠,只怕也是從東瀛來的養珠吧。”

  靜琬聽他故意為自己解圍,心下一松,含笑答:“是啊,這是養珠。”那位程先生道:“這樣出色的珍珠,唯有小姐這樣出色的人來佩帶,才是相映生輝。”雖然這樣一句恭維話,可是由他口中說出來,卻極是自然,并不給人客套之感。

  、

  第18章 夢隨紫燕度關山

  小_說天+堂

  靜琬送走程信之,一顆心才算放下來。到了第二日,因為吉期近在眼前,所以尹氏夫婦都忙著預備婚禮事宜,家中人多事雜,好幾位表姐妹都來了,在樓上陪著靜琬,一群人說說笑笑,轉眼就到了晌午時分。靜琬這才想起來:“怎么今天的報紙沒有看到?”

向您推薦:台中鑽戒推薦    台中商用英文    台中車體包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