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00:33:39齊藤月櫻

【攝殮】眼中只有你一個

※約瑟夫視角。
※些微先入。
※約瑟夫可能個性崩。
※結局兩人沒在一起。
 
歸類: 第五人格
​類別:BL向
​性質:微虐
​崩壞:些微
​R18:無
​*--*文  章  開  始 *--* 
 
『我們是監管者,他們是求生者,兩者之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
 
結束了好幾場遊戲後,今天總算能好好休息。
整個人鬆懈下來沒有注意腳邊,下一秒踩空跌落在地。
 
「痛……」扶著自己的腰想要起身,發現站不起來。
 
完了,這邊很少人經過,我難道要在這等到隔天嗎?
 
正在煩惱該如何是好時,一旁傳來細小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是誰?」
 
警戒的盯著那個方向,許久後對方才探頭出來看自己。
 
求生者嗎?
記得他叫伊索·卡爾,是個有社交恐懼的人。
 
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請他去監管者大樓幫自己找人來好了!
 
「你叫伊索對吧?能請你去幫我找個人來嗎?」對著他的方向開口,只見他躲回了樹木後方不敢出來。
 
看來不怎麼靠譜啊!
 
在內心感嘆著自己怎麼遇到他時,他悄悄的往我的方向過來。
 
察覺他的動作,露出疑惑的表情,「什麼事?」
 
見他又再度嚇到,只好默默望著他退回去剛剛的樹木後方。
 
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
 
就這麼過去了好幾分鐘,已經到了用餐時間。
發現我不見而前來找人的裘克,在找到我後直接扶著我離開。
 
至於那個求生者,則是被那位先知帶回去。
聽他的說法是迷路了!
所以才不知道如何是好,又剛好發現我,所以待在一旁嗎?
 
這個名叫伊索·卡爾的求生者,雖然到頭來什麼忙都沒幫上,不過行為挺有趣的。
 
​────────────
 
又是場疲憊不堪的遊戲,還因為求生者的反擊導致臉頰被劃傷,流出的血早已凝固,打算回去再處理。
 
「那個……傷口不處理嗎?」一道聲音自身後響起,轉過身發現是他。
 
「不要緊,沒什麼大礙。」覺得不影響就放著不管,反正只是小傷。
 
「但感染就不好了……」見他從他隨身帶著的手提箱拿出消毒水、棉花棒、藥膏,難道要幫我處理傷口?
 
果真如此啊!
 
靜靜坐在椅子上,讓人處理在臉頰上消毒傷口。
 
眼神飄向他,仔細看的話他長得還挺秀氣的,且有股吸引人的氣場。
 
被盯著久了感到不適,他停下手中的動作,把藥膏塞到我手裡,「剩下的交給您自行處理了!」
 
說完便帶著他的手提箱迅速跑掉。
 
還是那麼有趣呢,這傢伙。
 
​────────────
 
在這樣的相處模式下,漸漸的我對他產生好感,時常會裝作偶遇的跑去找他,只為了見對方一面。
 
在一次的遊戲中我遇上他,過程中發現他和那位先知的關係,讓我很不是滋味。
 
原來他早已有對象了嗎?
 
面對這樣的事實難以接受,決定去當面問清楚,於是在遊戲後叫住他們,把疑問提出來。
 
「我們只是朋友。」這是他的回答。
 
但看著先知能夠自然的觸碰他,他也不會有所排斥,我的內心有什麼感情正在擴散開來。
 
明明從來不肯讓我觸碰,甚至離我遠遠地。
 
​────────────
 
這天休息,在知道真相後已經沒有任何動力去找他,但偏偏在散步過程遇見他們倆。
 
「約瑟夫先生,您好。」這是他稱呼我的方式,帶著敬語和疏離感。
 
「伊索,方便單獨說說話嗎?」我決定把這段感情結束掉。
 
和他到距離伊萊聽不見的地方,告知了他自己的感情。
 
他先是驚訝後紅了雙頰,可還是拒絕了我。
如預期一樣。
 
在笑著說沒事,一同往先知的方向走去時……
他不小心被石頭絆倒,我趕緊伸手抱住人不讓他摔在地上。
 
不料他卻嚇得一把推開我,雙雙跌倒在地。
 
「你們沒事吧?」趕過來的伊萊擔心的問著。
 
而我則是看到了他恐懼的表情,和顫抖著的身軀。
他的手緊抓住伊萊的衣袖,很是害怕的樣子。
 
「所以那些敬語和疏遠感,全是因為害怕我嗎?」不知怎麼的就說出這些話,「因為我是一名監管者。」
 
站起身拍到身上的灰,我露出招牌笑容。
這是在面對麻煩事時所展現出來的,不是出自於我自己真心。
 
「時間不早,你們也該回去了!」轉過身背對他們,我邁步準備離開。
 
「對了,伊索先生,之後再見面就是遊戲中,到時候可別因為恍神而受傷了,我會好好招待你的。」就當做是好好了解這段感情的方式吧。
 
你說得沒錯呢!
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不可能有結果的。
 
畢竟,他們是害怕著我們的存在。
 
—FIN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