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動漫公仔.限量收藏款 贊助
2022-06-27 17:21:52高姐

[SHINee小說 BL ] 2Min- 契約(22/06/27更新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自從那場意外的親吻後,兩個人已經一個禮拜沒有見面,準確來說是珉豪一個禮拜沒有在李氏企業門口見到進公司上班的泰民;雖然這期間他總想著要去道歉,怕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係被自己一時沖昏頭的舉動破壞,可明知道對方是有意躲著自己,卻又拿不出勇氣面對。

怕再次看見對方厭惡的眼神、怕這個長得像泰民的李泰成...又會像初見面時那樣對他冷嘲熱諷;然而在這一個禮拜中,去美國出差的珍基回國了,這讓珉豪想再見到對方的機會又難上許多。

 

還是像往常那樣在李氏企業的外面等待,望著聳立的高樓,他還是想親口為那晚的失誤道歉;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失控,是因為酒精的作祟還是因為太想念泰民了?似乎還能感受到對方嘴唇的柔軟和溫度,就像曾經親吻泰民一樣的感覺。

 

望著依舊站在樓下的珉豪,珍基從回國後總覺得他和泰民肯定發生了什麼,先別說珉豪雖然在公司樓下蹲點是常有的事,但卻不像往常那樣會主動要求見面;而泰民明明一直很排斥走專用通道進公司,這陣子卻天天拉著他走,就像是為了躲珉豪一樣。

原本就很擔心泰民一個人待在韓國會露出破綻,難道在他出差這段時間真的被珉豪識破了嗎?

 

「我出差的這段時間,你跟珉豪發生什麼事了?」珍基走回位子上,一邊觀察著泰民的反應。

 

「沒什麼啊,我跟他還能有什麼事情?」

 

「那你解釋一下專用通道的事情,你原本最討厭走那裡的不是嗎?」

說到這珍基原本以為能套出什麼話,殊不知泰民只是看了他一眼後,一附鄙夷的表情。

 

「哥,我發現你變得比以前還要囉嗦。」

 

被這麼一評論珍基頓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從珉豪再次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後,他時時刻刻都得保持警戒,為了保護泰民如今的身份,他不多提醒一些、多謹慎一點的話,按照泰民最近的情緒反應,早就心軟原諒珉豪了;不想再跟泰民繼續爭辯下去,只期望自己所擔心的事不會發生。

 

直到下班時間珍基沒有再提起珉豪的事,只是偶爾會走到窗邊看看樓下的人的動靜;泰民關上電腦整理好桌面準備離開,但珍基卻還沒有要走的跡象。

 

「下班了哥不走嗎?」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晚點再回去。」

 

「那我先回去,別太晚了。」

 

珍基微微一笑,看著泰民走出辦公室後才鬆了口氣,起身再次走向窗邊查看,珉豪依舊還在那裡守著,或許他應該去找珉豪問清楚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下班時間員工已經走得差不多了,珍基搭著電梯下樓後,大廳已經熄了一半的燈,保全見自家執行長下樓連忙起身打招呼,珍基點了點頭後向外看去,珉豪高挑的身影此時正吃著手中小巧的飯糰。

 

大廳的自動門開啟讓珉豪警覺得轉過頭,他已經看了一整天這個門了,雖然每次都是失望收場,但總會抱著一絲絲期待,只是這次看見是珍基走出來,本能的伸長脖子想看看後面是否還有那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

 

「別看了,泰成已經回去了。」

 

珍基決絕的回應打斷了珉豪的希望,他低頭無奈一笑,他知道珍基是來找自己的,只是不曉得確切的動機。

 

「今天怎麼突然走大門了?不應該是跟泰成一樣從別的通道離開嗎?」

 

珉豪這話說得輕鬆,並沒有讓珍基感到一絲試探,似乎就真的只是疑問罷了。珍基走向珉豪身邊空著的位子輕輕依靠在花台上,欲言又止的望著眼前車水馬龍的道路。

珉豪見他沒有打算回答也就不問了,但這樣反常安靜站在旁邊他自己都有些不習慣,畢竟他和珍基的友誼早在兩年多前就已經破裂;那時候自己總是因為泰民的關係和珍基惡言相向,如今兩個人和平站在一塊的畫面時在不太協調。

 

「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不用顧慮什麼。」

 

最終珉豪還是忍不住,開口先打破這無止盡的沉默。

珍基收回視線低頭看向自己腳上的皮鞋,才把剛剛在腦海裡想問得問題做了個總結。

 

「你和泰成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珍基單刀直入的詢問讓珉豪愣了愣,眼前似乎又閃過了那天那張驚慌失措的臉,珉豪不知道該不該說出這件事,同時又想知道泰成的狀況,煩躁的一手摸上後頸,嘆了一口氣。

 

「你出差那段期間,泰成偶然到我家做客……

 

思想鬥爭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說出口,珉豪平靜的敘述著,卻惹來珍基一個不平靜的反應。

 

「等等,泰成去你家?他跑去你家做什麼?」

 

珍基瞪著眼睛心裡有些急躁的想知道回應,明明已經警告過泰民要小心,結果卻跑去了那個讓他傷心難過的地方;珉豪沒想到珍基反應這麼大,有些疑惑卻沒有往更深的層面想下去,只是點了點頭,才繼續說道。

 

「在路上碰見的,因為剛好在我家附近,就邀他來做客只是……

 

一段話後面出現了個轉折,珍基原本緊張得情緒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被揭穿的話不只這兩年來的辛苦白費,就連他的感情似乎都會再次回到原點。

 

「只是什麼你快說啊!」

 

焦躁不安讓珍基沒了耐心,珉豪抿抿唇,才將轉折的後續緩緩說出口。

 

「我我吻了他……

 

這句話連珉豪自己都說得心虛,畢竟那是自己在沒經過對方同意下做得舉動,再加上珍基一直很排斥他和泰成見面,就讓珉豪更加感到不自在;當然珍基接下來的反應他也早預料,對方抓著他的領子就是一陣責備。

 

「我說過了他不是泰民,你為什麼要去碰他?」

 

被抓著的衣領讓珉豪被迫看向珍基,雖然泰成並不是泰民,但這是他第二次從珍基眼裡看到熟悉的神色,是忌妒、是隱忍、還有說不出口的情感,那因激動而有些充血的眼睛讓珉豪似乎明白了什麼,即使不是泰民,他和珍基都愛上同一個人。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因為喝了酒、也有可能是太想念泰民了,看著那張一模一樣的臉,情不自禁就……

 

珉豪將珍基的手從衣領上移開,述說自己或許衝動的原因,雖然明知道是不可已發生的事情,但還是沒辦法對那張臉有抵抗力。

 

「別忘了你是怎麼傷害泰民的,你在和他結婚前一個月背叛他,是你把泰民逼上絕路,所以請你不要再去傷害另一個人,即便他們長得一模一樣。」

 

整理著剛剛因為激動而有些凌亂的襯衫,珍基再次控訴著珉豪當初所做的一切。

 

「我做不到……

 

 

「你說什麼?」

 

珉豪的一口回絕讓珍基有些震驚,原先低著頭的珉豪抬頭看向珍基,眼裡有著懊悔跟悲傷。

 

「我知道我對泰民的傷害這輩子都不可能被原諒,可是我愛他我愛的一直都是他但是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連向他懺悔的機會都沒有……」珉豪盛滿後悔的雙眼微微濕潤,他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情緒緩和,隨後換上堅定的眼神繼續說道。

 

「因為他們兩個真的長得太像了,我總是會在泰成的身上看見泰民的影子,我希望那只是因為太思念泰民產生的錯覺,但是面對那張臉我做不到不聞不問,即使他不是泰民我也想要做些什麼彌補……

 

珉豪的一番話讓珍基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雖然一直都曉得泰民根本沒有忘記過珉豪,也曉得珉豪當初言不由衷的決定,可是泰民終究還是受傷最嚴重的人,若不是因為自己抱有私心在等待泰民,他比誰都希望泰民可以幸福,可以打從心裡再笑一次……

 

「泰民已經死了在你背叛他那天就死了,所以不要做那些無謂的彌補,泰成是泰成,請你不要再傷害另一個人。」

 

珍基還記得那天差點在懷裡失去氣息的泰民,那個場景漸漸消失的體溫他至今都忘不了,不想泰民因為心軟在再受到傷害,他希望是自己帶給泰民全新的幸福,他沒辦法再把泰民送回珉豪身邊。

 

珍基離開後珉豪也沒有馬上走,看著暗下的大樓,原本還有的一絲期待似乎被珍基的話徹底抹滅,或許真的不該繼續糾結泰成的身份、不再打擾對方,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把泰民放下了對吧?

轉身再看一眼這自己幾個月每天報到的地方,他在心裡道別著,和泰民,和泰成。

 

辦公大樓前不再有人駐足,躲在柱子後面的泰民這時才走了出來,他走向剛剛珉豪坐著的花台邊也坐下,似乎在感受著對方留下僅存的一點溫度。

原本下班就打算直接回去的,但還是沒忍住繞到正門再看一眼,自從那天意外的親吻後,他的心就開始變得不受控制,直到看見隨後跟出來的珍基,聽見他們的談話,那內心深處被鎖上的情感就像潘朵拉的盒子被強行撬開一樣,那些壓抑在心裡的種種情緒像得到釋放般衝出,好像要把自己溺死在這些他轉換不過來又無法吸收的情緒裡面。

 

直到現在泰民不得不承認對珉豪的感情依然存在,或許在美國聽到珉豪跟泫雅離婚的消息後,那耿耿於懷的心事就已經解開了;即使被傷害得體無完膚,在聽到剛剛珉豪說他愛得一直都是李泰民,那一直以來鑽牛角尖的痛苦,好像就得到了救贖。

 

今晚的夜空看得見月亮,彷彿像在指引內心依舊混亂的泰民,他看著月亮笑了笑了,是兩年多來第一次打從心底真心的笑容。

只是從泥沼中獲救得到的答案並不是破鏡重圓,而是對一切看開的釋然,他依然是重獲新生的李泰成,是沒有過去的李泰成。

 

 

比珍基晚到家的泰民自然被詢問了,隨便找了個藉口塘塞便準備回房要洗澡,珍基覺得有些奇怪但也沒有追問下去,只是不曉得是不是錯覺,泰民臉上不似已往冷漠,卻有了不曾出現的輕鬆感。

思考之際又見泰民從臥房走了出來,似乎有什麼要想說向珍基走了過去。

 

「怎麼了又出來了?」

 

「哥,明天金董的那場應酬讓我去吧。」

 

突然談起公事讓珍基沒反應過來,愣了愣,才從泰民的話中衍生出一絲不悅。

 

「不行,我已經說了讓其他人去了,你不要再蹚這渾水。」

 

對於珍基的回絕泰民沒有感到意外,看著珍基走向廚房倒了杯水又走回客廳沙發坐下,才又繼續開口。

 

「反正金董原本就是要我去的,他是我們司最大的客戶,得罪的話對公司影響太大了。」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金董那個人就是在打你主意你會不曉得嗎,為什麼還要往陷阱裡面跳?總之我說了不准去聽見沒?」沒有再給泰民反駁的餘地,珍基放下水杯就轉身回了臥房。

 

珍基說得泰民不是不知道,但他也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懦弱的李泰民了,他想好好重新開始,想靠自己的力量替公司出一份力,他不想再繼續躲在誰的羽翼下被保護了。

Ting 2022-07-24 17:13:23

期待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