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09:42:43腳踏實地

香氣隱約

  暮色正漸漸如幕布低垂,四面一片蒼茫。這條街上因為兩側都是深院高墻,所以并沒有多少人車走動,沈家平叫人將兩邊的街口都把住了,四下里越發安靜下來,遠遠聽見大街上有黃包車跑過,叮鐺叮鐺的銅鈴響著,漸漸去得遠了。煤氣燈驟然亮了,暈黃的一點光透進車子里來,慕容灃不敢動彈,似乎是屏息靜氣一樣的小心翼翼,只覺得她發間香氣隱約,過了許久,才發現她鬢畔原來簪著一枝茉莉花插,小小的白花,像是一朵朵銀的紐扣,在那烏黑如玉的發上綻出香氣來。

  他從來沒有這樣紋絲不動的坐著,右邊手臂漸漸泛起麻痹,本來應當是極難受的,可是像是幾只螞蟻在那里爬著,一種異樣的酥癢。本來車窗搖下了一半,風吹進來她的發絲拂在他臉上,更是一種微癢,仿佛一直癢到人心里去。她在夢里猶自蹙著眉,嘴角微微下沉,那唇上本來用了一點蜜絲佛陀,在車窗透進來隱約的光線里,泛著蜜一樣的潤澤。他不敢再看,轉過臉去瞧著車窗外,陶府的墻上爬滿了青青的藤,他認了許久,才辨出原來是凌霄花,已經有幾枝開得早的,艷麗的黃色,凝臘樣的一盞,像是他書案上的那只凍石杯,隱隱剔透。風吹過花枝搖曳,聽得到四下里崗哨踮著足尖輕輕走動的聲音,春天的晚上,雖然沒有月亮,他亦是不想動彈,仿佛天長地久,都情愿這樣坐下去一樣。

向您推薦:狗後腳無力  台中成人英文  貓黴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