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09:35:19腳踏實地

緩步向前

  她一口氣縱馬跑出三四里地,覺得吃力才拉住了韁繩,那些侍從都遠遠跟著,只有慕容灃追上來,見她信馬由韁,便也勒住了馬,與她并駕齊驅,慢慢由著那馬緩步向前。她頸中本圍著一條鵝黃雪紡紗巾,系得結子松了,恰時風過,那紗巾最是輕軟薄綃,竟然被風吹得飛去了,她哎呀了一聲,慕容灃正在縱馬走在她馬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紗巾,只覺觸手溫軟,幽幽的香氣襲來,也不知是什么香水,那風吹得紗巾飄飄拂拂揚到他臉上,那香氣更是透骨入髓一般。

  靜琬見他的神色,不由心里一驚,旋即笑吟吟伸手接過紗巾去,道:“六少,多謝啦。”她既然這樣大方,慕容灃連忙收斂了心神,說:“尹小姐客氣。”回頭向侍從們打個唿哨,那些近侍們都打馬追上前來,騰得煙塵滾滾,簇擁著兩人縱馬往前奔去。

  他們出城,直到黃昏時分才返回承州城里,靜琬騎了一天的馬,后來又學著開槍,那俄國制的毛瑟槍,最是沉重,她偏逞強好勝,一直不肯落在人后,這一日下來,著實累著了。本來他們三四部汽車,護兵站在踏板上,前護后擁,車子一直開到陶府那小門前的街上,才停了下來。沈家平本來坐在后面一部汽車上,先下來替慕容灃開車門,剛剛一伸出手去,隔著車窗玻璃就見著慕容灃遞了一個眼色。沈家平眼尖,已經瞧見靜琬低著頭半倚在慕容灃肩上,他不敢多看,連忙后退了兩步,轉過身去就吩咐所有的近侍,四面散開布出崗哨去。

向您推薦:台中二手iphone    狗濕疹  台中免卡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