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09:16:32腳踏實地

三十余歲年紀

  慕容灃正要說話,這一段西皮流水正好唱完,樓上樓下采聲如雷。他們也跟著鼓起掌來,那魏霜河往包廂里一望,自然格外賣力。他們于是接著聽戲,那包廂欄桿之上,原本放著滿滿的瓜子、花生、果晡、茶、點心……慕容灃特別客氣,親自移過茶碗來,說:“尹小姐,請吃茶。”靜琬連忙接過去,連聲道謝。正在這時候,忽聽背后有人嗤的一笑,說:“這兩個人,真是客氣得矯情。戲文里說的舉案齊眉,相敬如賓,想必就是這樣子罷。”

  慕容灃回頭一望,笑著叫了聲:“姨娘”說:“四姨娘什么時候來的?”靜琬早就站了起來,只見那貴婦望之只約三十余歲年紀,容貌極其艷麗,黛眉之下兩彎秀目,如能勾魂奪魄,未曾說話先笑吟吟,靜琬聽慕容灃的稱呼,料她必是慕容宸生前最寵愛的第四房姨太太韓氏,在慕容宸生前,慕容家里就一直是她在主持家務,所以半是主母的身份,慕容灃待她也頗尊重。此時她先握了靜琬的手,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才答慕容灃的話:“我是什么時候來的——就是你們舉案齊眉的那一會子來的。”

  慕容灃明知道她誤解,可是不知為何,心里很愿意她誤解下去,含糊笑了一笑,說:“姨娘請坐吧。”韓太太說:“我正回家去,路過這里,老遠就看見崗哨一直從戲園子大門站到街上去,就知道是你在這里,所以進來看一看。”靜琬因她是長輩,所以特別客氣,親自將旁邊的椅子端過來,說:“姨娘請坐。”韓太太哎呀了一聲,直笑得一雙明眸如皓月流光,連聲說道:“不敢當,可不敢當。”靜琬這才覺察自己一時順嘴說錯了話,只窘得恨不得遁地,慕容灃見了這情形,就打岔說:“戲正好,姨娘聽完再和咱們一同回去吧。”那韓太太本是個極俏皮的人,于是順口答:“是啊,戲正好,你們慢慢聽吧,我打了一天的麻將牌,要回去休息了,可不在這里討人厭了。”靜琬聽她句句語帶雙關,自己又說錯了一句話,只是默不作聲。慕容灃見她一臉暈紅,楚楚動人,心中不忍她難堪,于是笑道:“姨娘竟不肯饒了我們不成?現放著臺上這樣的好戲,姨娘都不肯聽?偏要來打趣我。”

向您推薦:狗腫瘤  寵物褐藻醣膠    台中免卡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