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2-03-13 20:48:19林步竹

阿西的故事 28

春天,鳥語花香,我來到社區的小公園裡,一位年輕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坐在兩人份的石椅上讀一本書,我走近她,因為我喜歡讀書人,一步之遙,我發現她正在輕聲唸著佛教《心經》,其人長相普通,身材有點發福,也許見我英俊瀟灑面露微笑,居然起身向我行軍禮。我們的年齡大概相當。
「謝謝小姐!」我也以軍禮回敬她,「請教芳名?」
「很簡單,叫阿西,大學中文系畢業,有輕度精神病,不會看不起我吧?」
「我叫林步竹,阿西可愛又老實,佩服!是發酒瘋嗎?!」
「不,我不喝酒。精神病的幻聽發作時,我會嚇死人〈家人告訴我的〉,自己半懂半無知,會亂哭亂笑,口中碎碎唸,幻聽也一直叫我割腕自殺,把電視機砸向地板,把佛經撕毀。住進精神病院。」
「有吃藥嗎?」
「有。出院時也在家服藥,並且每月定時複診,還靠所謂的美食、不入流的寫作輔助治療。」
「聽妳能說善道,又會寫作,今天病況穩定?」
「哈哈哈哈!我會手淫自慰!」
「很正常,」我痛快地笑著說:「我也會手淫自慰!」
「你真好!」
「既然妳是大學中文系畢業的作家,佛家禪宗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意思是生、老、病、死四大皆空,因此人的思想解脫、解放了,學理工化的可細心大膽地發明,學文藝的可細心大膽地創作,學醫的可成為華陀在世等等、等等。」
「哇!我領悟了!謝謝步竹!我想我的輕度精神分裂症好了!這是我們的緣分!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