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存股布局 放長線獲利 贊助
2021-12-03 05:24:31林步竹

华为5G

我们是小康家庭,妻子丽闻在华为5G上班,月收入人民币3万元,我个人的境况是书记(次小说家)常被退稿。「其实你的小说是一流的,别担心,真的假不了!」我眼眶流了泪,丽闻扑过来,拥抱我,俩人亲了一个灿烂夺目的长吻,诗意灵动,漫妙无比。……《牛郎》

我已是中国广东省某地人,爱喝酒、吸烟、读书等等,但幸好我有钱(当然是兄姊们共同继承的大笔遗产),为了体验生活――其实在中国台湾服海军陆战队义务役一年十个月时,就已和那个缺少女人的小社会(三教九流)的年轻人打过交道,并不像学校里显得格外单纯,随时要擂起拳头干架。
我眼尖,看了报纸的求才广告,便知道工作干的是「牛郎」,专门陪伴前来店内的太太姑娘们喝酒、谈天、接着妳情我愿地开房间做爱。我体魄强健,英俊潇洒,没人敢对我挑衅,我的公关是一流的。太太姑娘们进场时,每人须先付三千元基本费或会费两千元,酒钱及杂费等另付,我领的薪酬由老板每月支出三万元,当然太太姑娘们按规矩会额外赏给我服务「小费」。这样的「牛郎」工作,其实无聊透顶,我经常想办法深入浅出地谈一些生活哲理,俩人戴上耳机一起聆听我为她们选播的音乐(为此,我事先添购了CD唱机的双插孔接头),看来,我像是深入虎穴(一批母老虎间)的赚钱布道家。
她们(中国大陆广东某地的女同胞)的胆量比一般女子大多了,不管年纪,都很老成,可是低俗,并不真正懂事;她们不爱看A片(色情片)――说那玩意儿并非真枪实弹,却又瞧不起很廉价的打杀、谈情、家庭伦理的电视连播剧,几乎每个女客人都有同样的倾向,我们的黑道店老板,早与公安派出所打点好了,撒完钞票,便不可能被加诸妨害风化的罪名。顺利营业。
                         

刘婷婷,年将三十(我才二十六岁,去年好奇地去开过出租车,为体验生活),而她是股市理财专家,老公跟别的女人跑了,或说已失踪,一切不详。
「我打心眼里喜欢你,但不可能嫁给你,」她平静地说,「你是一位隐居在都市角落的『牛郎』,对吧?」她一口干了一小杯约五十CC的「陈年绍兴酒」。「妳如此警惕我也对,」我也照样干一小杯「剑南春」酱香美酒,「我下个月就要去法国花都巴黎当街头艺人,我会拉奏手风琴,画素描,成为『乞丐汉』。」「天啊!小徐!你不能逃跑!我没有伤害你的尊严的意思……请原谅我……」我讥讽地浅浅笑着,叼一支「中华」牌香烟,享受多过虚无缥缈,「妳也吸吧。」
刘婷婷点燃一根她的「DUNHILL」洋烟。
「小徐,告诉你,上星期你送我的世界情色名著《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我仔细读了,可是我的文学、历史底子薄,觉得不痛不痒,比不上我自己的一对双胞胎乳房饱满,哈哈!当然是中国台湾的电视连续剧难以企及的。英国作家劳伦斯所著《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显得更深奥,只是我不想成为英国女人,我更漂亮性感,OK?」「读书归读书,姑娘有什么好妒嫉的……」话音未落,刘婷婷站起身靠过来,使劲搧了我一耳光,我纹风不动,谁都知道她的胸怀里感到一阵椎心的刺痛。啊!可爱的小婷,泪眼汪汪的,立即转身从她的名贵手提包里掏出一把钞票,数了三千元,说是赔偿我的挨揍。

「小徐,这些钱给你,对不起你……」
「唉,亲爱的!」我深情地说,「丝毫没有关系,别堆在心上,是妳喝了酒的缘故,这些钱我会妥善利用,会买些书啦,CD啦,DVD啦送妳的。或者一起去看早场大屏幕嘎纳影奖的艺术精品。吃『肯得基』的美味。」接着,我故意对准刘婷婷化浓妆的两行泪脸喷出一口烟,开她玩笑。小婷果然破涕为笑,笑得歪嘴了,双眼含情脉脉,又是高个子,身材凹凸玲珑有致,很美。
「老娘,」她郑重地说:「我大学时代是钻营商务的,缺乏高级人文素养,只迷恋一些流行歌星、影星,我自己很明白这点,非常荣幸认识你,我不妒嫉,看开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说过『幽默而悲天悯人的一连串冲突与矫正是戏也是人生的主构元素』,对吧!否则大家没戏唱了,活着干什么哟?!」
我点点头。彼此沉默了两分钟,顾自痛快地喝酒吸烟。
「明天你换个班,请假一星期,早些出门,搭飞机陪我去四川乐山大佛的硕大石雕参拜,能吗?」
我答说,这OK,这绝对没问题。
「嘿!」小婷叫道,「这可是读了佛家禅宗经典,你送的《六祖坛经》一书的结果啦!你说什么『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意思是人人皆可成佛,乐不可支,挺有意义的……真果。结成人生朴实无华的真果!」
「来――」我说,声音很他妈的浑厚有力,「再干杯!」
我们慎重的碰杯了。之后,再没说话,彼此东张西望,吸着烟,听别的买醉人大声吆喝划拳。热闹非凡哩。可是我们的「电影」,好像突然故障,中断了似的。

「听过柴可夫斯基的《第五号交响曲》,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争,有时候狙击手静默地偷偷埋伏前进暗杀,有时又大炮齐鸣,飞机精准轰炸,重机枪不停扫射,导弹呼啸升空,然后是沙场里受伤的下级军官与部队的白衣天使恋爱……」
「哇!」我为小婷大声鼓掌喝采,「我为妳叫好,妳的想象力真他吗的丰富极了,佩服!佩服!」
「嗨,」小婷一下变得腼腆地说:「有什么师傅,就有他吗的什么样的徒弟嘛!」
「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来――,再干一杯!」
真奇,这话我和小婷两人同时脱口而出,莫非世上真有神仙庇佑?!
哈!哈!哈!我们大声开怀地笑着。
「爽呀!」小婷边说边替我斟酌「剑南春」酱香美酒。

 我取出了记事本,用黑墨钢笔写几行字,递给她,小婷带点醉意,兴奋地朗读:「古代《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中云:「唯此一心即是佛,佛与众生更无别异;但是众生着相外求,求之转失,使佛觅佛,将心捉心,穷劫尽形终不能得;不知息念忘虑,佛自现前。此心本自具足,不假修添;遇缘即施,缘息即寂;造恶造善皆是着相;着相造恶,枉受轮回;着相造善,枉受劳苦;将心无心,心却成有,默契而已。。」最后,她加上一句:「哦!小鬼头,我爱死你了!」
「法国已故大导演楚浮,擅长将低俗媚众的小说,改拍成情趣高雅的电影啊!至今常为人们津津乐道!」
「喂!喂!喂!小鬼头,这话怎么可以在老娘面前口无遮拦就发表呢!分明是瞧不起女人嘛!」小婷忽而扳起脸孔。我连忙道歉,海阔天空渺无边际地改口说:
「尊敬的小婷,不久以后妳会成为长命百岁的女楚浮,我敢保证这点!」
小婷笑道:「我可不想当什么电影导演,我仰慕戏子这行业,我能演戏演得大红大紫吗?」

 「嘿!」小婷叫道,「這可是讀了佛家禪宗經典,你送的《六祖壇經》一書的結果啦!你說什麼『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坐』,意思是人人皆可成佛,樂不可支,挺有意義的……真果。結成人生樸實淡泊、趣味盎然的真果!」
「來――」我說,聲音很他嗎的渾厚有力,「再乾杯!」
我們慎重的碰杯了。之後,再沒說話,彼此東張西望,吸著煙,聽別的買醉人大聲吆喝劃拳。熱鬧非凡哩。可是我們的「電影」,好像突然故障,中斷了似的。

「聽過柴可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爭,有時候狙擊手偷偷埋伏前進暗殺,有時又大炮齊鳴,飛機精准轟炸,重機槍不停掃射,導彈又呼嘯升空,然後是沙場裏受傷的下級軍官與部隊的白衣天使戀愛……」
「哇!」我為小婷大聲鼓掌喝采,「我為妳叫好,妳的想像力真他嗎的豐富極了,佩服!佩服!」
「嗨,」小婷一下變得靦腆地說:「有什麼師傅,就有他嗎的什麼樣的徒弟嘛!」
「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坐,來――,再乾一杯!」
真奇,這話我和小婷兩人同時脫口而出,莫非世上真有神仙庇佑?!
哈!哈!哈!我們大聲開懷地笑著。
「爽呀!」小婷邊說邊替我斟酌「劍南春」醬香美酒。

 我取出了記事本,用黑墨鋼筆寫幾行字,遞給她,小婷帶點醉意,興奮地朗讀:古代《黃檗斷際禪師傳心法要》中云:「唯此一心即是佛,佛與眾生更無別異;但是眾生著相外求,求之轉失,使佛覓佛,將心捉心,窮劫盡形終不能得;不知息念忘慮,佛自現前。此心本自具足,不假修添;遇緣即施,緣息即寂;造惡造善皆是著相;著相造惡,枉受輪迴;著相造善,枉受勞苦;將心無心,心卻成有,默契而已。」最後,她加上一句:「哦,小鬼頭,我愛死你了!」

「法國已故大導演楚浮,擅長將低俗媚眾的小說,改拍成情趣高雅的電影啊!至今常為人們津津樂道!」
「喂!喂!喂!小鬼頭,這話怎麼可以在老娘面前口無遮攔就發表呢!分明是瞧不起女人嘛!」小婷忽而扳起臉孔。我連忙道歉,海闊天空,渺無邊際地改口說:
「尊敬的小婷,不久以後妳會成為長命百歲的女楚浮,我敢保證這點!」
小婷笑道:「我可不想當什麼電影導演,我仰慕戲子這行業,我能演戲演得大紅大紫嗎?」
前車之鑒。我應道:「那要看妳扮演何種角色?我想絕對大紅大紫,而且還得最佳女配角獎!」
「什麼女配角?!」小婷怒喝道:「是女主角啦!瞧我這一身,就要成為樸實淡泊的癡情女了……」
「是啊!妳是美的美學,楚楚動人,性感尤物!」
「是嘛!瞧瞧我的靈魂之窗……騙不了人!」
「我知道。現實生活,我當妳的男配角,而妳是女王,股市理財專家,大富貴婆……」
「停!」小婷又罵道:「酸!你才是真正的國王,別譏諷自己的妻子!」
「哈!哈!哈!……」我們暢懷大笑。
忽而,我想起了彩虹(別名、暗號),她是葬儀社老闆兼寡婦。四十出頭年紀,育有一兒一女。彩虹屬於醜的美學一派,能言善道,懂得紫微斗數、星座命理這些莫名其妙的招數。小婷〈劉婷婷〉的真實姓名叫賀霞芳。我幹「牛郎」這業務員三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