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23 02:56:55林步竹

台独教主苏菜芳

 

首先,必须说明,因为我并非恐怖主义组织的恐怖份子,不会以人肉炸弹的牺牲来达成组织或个人的妄想。有人搞台独,我搞祖国完全统一,国家制定有《反分裂国家法》等,想想要如何及何时操作方显其尊严呢?──我仅是一名政治私家侦探,叫徐绍白,26岁(经常对人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这次趁着中国农历新年,我像顽童一样,花三千元新台币买了三百只附有小竹签的冲天炮,主要目的是取出利用其被裹住的银白色的高爆火药,我以最原始的方式,将炮纸筒在粗糙水泥地板磨擦,拨开捆纸,倒出炸药,总共约250公克。把一颗圣诞树灯泡的玻璃小心打破,便露出了「钨丝」,一旦通电15伏特(V)小干电池,它这玩意儿的非真空状态很快地﹝1000分之1秒﹞灼红氧化燃烧,能完成点爆小玻璃瓶内的火药使命;我把这些装置放进3公升有龙头的空矿泉水塑料筒里,当然那水已经为汽油所替代,两条麻花似的蓝白色细电线露出炸筒一公尺。调查半个月,「台独」党教主苏菜芳的用车型号我弄清楚了,它停放某大楼的地下室,我用扁螺丝起子轻松撬开苏菜芳的座驾后行旅箱,丢进爆炸品,细电线连系着她的车后右方向灯……。多数台湾反「台独」的电视台和报纸,都报导「人没死,受重伤,但这是恶有恶报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