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sis G90要來了 贊助
2021-08-18 12:28:53林步竹

敬酒不喝吃罚酒──升级版2

 

 

他(徐绍白)中等身材,二十六岁,是个东方美男子,浓眉、大眼、高鼻梁。日正当中,在大街上他偶然拾获一个绿色双肩大背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四颗军用制式手榴弹、一把左轮手枪和九十八零散的子弹,真是喜出望外——他暗想这些分明是打击恶煞的好家伙!然后他折回寓所品尝自己料理的午餐(香菜虾仁蛋炒饭)、三分之一瓶「竹叶青」美酒。用完餐,他将一颗子弹塞进左轮手枪,朝宅里两公尺外的沙发椅背轻轻扣击,「砰」一声,徐飘飘然觉得这家伙很神勇管用。

她的身材凹凸玲珑有致,高个子(175公分),赤身裸体,很美很性感,左手拿着一把新买的铁榔头,在客厅来来回回走动,不时重重的敲打铺木地板,但她并非疯了。昨天,她在电梯里遇见一位帅哥,他住9楼,而刘婷婷住10楼之4;她赶紧也从9楼走出电梯,知道徐绍白住9楼之4,自家的正楼下。一派英挺潇洒的徐绍白按门铃,门开了,徐愣了一下:「喂!妳的脸蛋、裸体可真美,妳们家在装璜施工吗?不像嘛!」「对。我想认识妳。」「妳为何像妖精一样没穿衣服?」「天热啊!」刘婷婷胡说八道。「我见妳是性感尤物,但嘴里全是胡说八道,抱歉,现在已是初冬。」「你从事什么行业?」「政治私家侦探。」「你真坦率。我呢?是模特儿,不论是平面或立体的。请进屋里坐。」她说,「你觉得台湾政局如何?」「『台独』分裂势力是死路一条!」「完全正确。」刘婷婷紧握的铁榔头在豪华客厅的空中挥舞着。「好啊!」徐绍白说:「我们有志一同!」「我非杀掉『台独』教主苏菜芳不可!」「这些我们都要慎重精巧的谋略。」「抗战时期,日寇仅在南京就烧杀淫掠我三十几万无辜同胞!」「我会造威力无比的炸弹。」「太好了!怎样制造呢?」「说来话长,我将一步步现场示范教妳。首先,我们可以到鞭炮工厂购买冲天炮的高爆炸药……」「略知一二了。我叫刘婷婷,你呢?贵庚?」「实岁已二十六,叫徐绍白。」「那我比你年长四岁……」刘婷婷边说边穿上黑色丝绸的连身内衣,外罩一件黑色及膝貂皮大衣。

俩人肩并肩挨着坐定在仿豹纹韖皮沙发上,她郑重地说:「并非我向你卖弄眩耀……我精通俄语、英语、粤语、客家话,我想自己有语言方面的秉赋,来!喝酒!」

「这『竹叶青』美酒,我也在喝,像妳一样魅力无穷啊!至于液体炸弹比起汽油弹的威力,」徐笑呵呵地说:「前者比后者强过千万倍;我无师自通,把硫酸、硝酸、汽水(碳酸)这些垂手可得的材料各以235的比例混合便行!我做过实验,但这些都是唬人的……我有四颗军用制式手弹、一把左轮手枪和90子弹,足够了﹝为了不让妳担心受怕,尚有七发子弹,暂不告诉妳它的来龙去脉﹞;而且我至亲的哥哥是反台独、响应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职业军人,在台中清泉崗附近当海军陆战队少校营长 (他有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学长、学弟)不等中国人民解放军来收拾他们,台独份子就已是死路一条。现今执政的民进台独党无耻无能,经济萧条,民怨沸腾,删减篡改历史、地理教科书,去中国化(嫉陆、仇陆、反陆、陆)、倚谋独、以武拒统、贪赃枉法、社会动荡、債留子孫、妄想挟洋以自重威胁遏制中国大陆的快速和平崛起与发展。呵!这些人分明是无知且自取灭亡的美国棋子!」

「说到位,过瘾!美国正疯狂在印大富翁假(这种疯狂的量化宽松与假钞没两样)!」刘婷婷叫出声:「我们也该采取行动,解救两千三百多万台湾同胞被台独绑架,不是吗?」

「我有四颗军用制式手榴弹,一把左轮手枪和九十子弹(全都捡来的),足够了。」

「我们像在摄制电影吗?」

「哈哈哈!是有点像!」他伸手搂住刘婷婷裹着貂皮大衣的右臂。

「我是闽南人,」她说,「祖藉福建省厦门。未婚。」

「我是外省第三代,祖籍山东省青岛。结交妳真感荣幸!」

「我三十岁了,想辞去模特儿的工作。」

徐绍白说他七年前买卖股票赚了不少钱,算是少年得志的富翁。「我养妳,而妳养家,这样是否可行?」

「哇!」刘婷婷惊喜万分。「但我们同居却不结婚?」

「行。这样再好不过了。」

「这把新的铁榔头送给你。」

「不,妳自己留着防身用吧。妳的胆量也真够大的,佩服啊佩服!」徐点燃一支烟,说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这和中国大陆新冠肺炎疫情的杰出治理有巧合关系。小姐也是知道的,中共建党10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有着非凡的前瞻角度规划(中国大陆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根本不是那种目光淺短如鼠的『台独』私利所能比拟的),是良政善治啊!」

「真是良政善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制度。」刘婷婷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成全了,且接续高质量发展100年的硬道理;来,咱倆再干一小杯!」

「好的。为『九二共识』,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