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宣布重大消息 贊助
2021-06-19 14:09:59林步竹

敬酒不喝吃罰酒

他(徐紹白)中等身材,二十六歲,是個東方美男子,濃眉、大眼、高鼻樑。日正當中,在大街上他偶然拾獲一個綠色雙肩大背包,打開一看,裏面竟是四顆軍用制式手榴彈、一把左輪手槍和九十八顆零散的子彈,真是喜出望外——他暗想這些分明是打擊惡煞的好傢伙!然後他折回寓所品嚐自己料理的午餐(香菜蝦仁蛋炒飯)、三分之一瓶「竹葉青」美酒。用完餐,他將一顆子彈塞進左輪手槍,朝宅裏兩公尺外的沙發椅背輕輕扣擊,「砰」一聲,徐飄飄然覺得這傢伙很神勇管用。

她的身材凹凸玲瓏有致,高個子(175公分),赤身裸體,很美很性感,左手拿著一把新買的鐵榔頭,在客廳來來回回走動,不時重重的敲打鋪木地板,但她並非瘋了。昨天,她在電梯裏遇見一位帥哥,他住9樓,而劉婷婷住10樓之4;她趕緊也從9樓走出電梯,知道徐紹白住9樓之4,自家的正樓下。一派英挺瀟灑的徐紹白按門鈴,門開了,徐愣了一下:「喂!妳的臉蛋、裸體可真美,妳們家在裝璜施工嗎?不像嘛!」「對。我想認識妳。」「妳為何像妖精一樣沒穿衣服?」「天熱啊!」劉婷婷胡說八道。「我見妳是性感尤物,但嘴裏全是胡說八道,抱歉,現在已是初冬。」「你從事什麼行業?」「政治私家偵探。」「你真坦率。我呢?是模特兒,不論是平面或立體的。請進屋裏坐。」她說,「你覺得台灣政局如何?」「『台獨』分裂勢力是死路一條!」「完全正確。」劉婷婷緊握的鐵榔頭在客廳空中揮舞著。「好啊!」徐紹白說:「我們有志一同!」「我非殺掉『台獨』教主蘇菜芳不可!」「這些我們都要慎重精巧的謀略。」「抗戰時期,日寇僅在南京就燒殺淫掠我三十幾萬無辜同胞!」「我會造威力無比的炸彈。」「太好了!怎樣製造呢?」「說來話長,我將一步步現場示範教妳。首先,我們可以到鞭炮工廠購買沖天炮的高爆炸藥……」「略知一二了。我叫劉婷婷,你呢?貴庚?」「實歲已二十六,叫徐紹白。」「那我比你年長四歲……」劉婷婷邊說邊穿上黑色絲綢的連身內衣,外罩一件黑色及膝貂皮大衣。

倆人肩並肩挨著坐定在豹紋韖皮沙發上,她鄭重地說:「並非我向你賣弄眩耀……我精通俄語、英語、粵語、客家話,我想自己有語言方面的秉賦,來!喝酒!」

「這『竹葉青』美酒,我也在喝,像妳一樣魅力無窮啊!至於液體炸彈比起汽油彈的威力,」徐笑呵呵地說:「前者比後者強過千萬倍;我無師自通,把硫酸、硝酸、汽水(碳酸)這些垂手可得的材料各以2:3:5的比例混合便行!我做過實驗,但這些都是唬人的……我有四顆軍用制式手榴彈、一把左輪手槍和97顆子彈,足夠了,不等中國人民解放軍來收拾他們,台獨份子就已是死路一條。現今執政的民進台獨黨無恥無能,經濟蕭條,民怨沸騰,刪減篡改歷史、地理教科書,去中國化(嫉陸、仇陸、反陸、恐陸)、倚疫謀獨,倚武謀獨,貪贓枉法、社會動盪!,妄想挾洋以自重威脅遏制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呵!這些人分明是無知且自取滅亡的美國棋子!」

「說到位,過癮!」劉婷婷叫出聲: 「我們也該採取行動,解救兩千三百多萬台灣同胞被台獨綁架,不是嗎?」

「我有四顆軍用制式手榴彈,一把左輪手槍和九十七顆子彈(全都撿來的),足夠了。」

「我們像在攝製電影嗎?」

「哈哈哈!是有點像!」他伸手摟住劉婷婷裹著貂皮大衣的右臂。

「我是閩南人,」她說,「祖藉福建省廈門。未婚」

「我是外省第三代,祖籍山東青島。結交妳真感榮幸!」

「我三十歲了,想辭去模特兒的工作。」

徐紹白說他七年前買賣股票賺了不少錢,算是少年得志的富翁。「我養妳,而妳養家,這樣是否可行?」

「哇!」劉婷婷驚喜萬分。「但我們同居卻不結婚?」

「行。這樣再好不過了。」

「這把新的鐵榔頭送給你。」

「不,妳自己留著防身用吧。妳的膽量也真夠大的,佩服佩服!」徐點燃一支煙:「『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這和中國大陸新冠肺炎疫情的傑出治理有巧合關係。姑娘也是知道的,中共建黨100周年、建國100周年有著非凡的前瞻角度規劃(中國大陸的領導人根本不是那種目光淺短的『台獨』私利所能比擬的),是良政善治啊!」

「真是良政善治,」劉婷婷說:「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成全了,再乾一杯!」

「好的。再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