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0 01:11:22林步竹

春夢

《春夢》

手把手藏匿著,回想
于大洋之濱的海鮮廚房
我整天以繁花似錦的
魂魄,繾綣地
包裹住妳, 因為,現實夏日汗濕的體香
正值年少

酒釀呢?
我們都斟酌完了
其缸底密秘發酵的苦楚和
點滴謙讓給音樂偷窺的
黯夜,我教妳怎樣在灶口裏狂放
煙囪之巔的
絢麗焰火,以及一條肥魚發出光
窒息在
青花瓷盤上

晴天霹靂
為何我們會在穢語( 叫床 )中愛得要死, 卻
彼此緊咬住牙痛
劇烈地蕩船
出海

門鈴的「鳳凰」叫聲短促地響了;但徐紹白還耽溺在春夢之中已半個多小時;床頭上的光碟音樂還在嫋嫋播著法國印象派拉威耳的《A小調鋼琴三重奏》;這樣,名叫劉平潭的中國首都北京駐臺灣地區女記者,隔一分鐘後,又按捺兩秒門鈴。她擔負著傳話任務。因為徐紹白沒用手機,窮得連宅內電話(含網洛)最近也自動取消了;春夢的大致情節,有如以上二十行詩句。劉平潭轉身要走,想改天來訪,卻又再按捺長達五秒的圓紅色電鈕,「鳳凰」鳴聲,依舊不卑不亢;原本大鐵門有著「亂七八糟」的立體棕色圖案,全被徐漆成好看的雪白色;春寒料峭,劉平潭她著黑色圓領粗毛衣,黑牛仔褲,斜肩背一個半大不小由自己改裝的紅色牛仔褲包包;架半長方半橢圓的藍框輕度近視眼鏡;通俗地說,整個人如花似玉。

「請問小姐貴幹?」「你說什麼?」「美麗的小姐找誰有啥事?」「謝謝。我是祖國大陸中央電視臺駐台記者,叫劉平潭,是臺灣地區『日月潭』的『潭』字;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平』字,請問徐紹白徐先生在嗎?」「就是我啊!站妳面前。哈哈哈!快請進來坐!哪怕是祖國大陸派女偵探來,我也熱烈歡迎啊!坐坐坐,請隨便坐;不大的寒舍,見笑萬分!」「不!佈置得挺有意思!……書櫃最頂層還養有一盆稻子的『風景』!」「哈!沒啥!妳口渴嗎?白開水?」「謝謝!給我來半杯吧!」「沒問題!這是我到景美區小山腳下接弄過來的山泉水……」。倆人完全坐定後,「味道如何?」「清甘清甘,很不錯!」「半杯哪行?為妳斟酌了八分滿啊!」「我的採訪任務是……,首先,要證實委託人的身份──劉亭小姐。」正說著,劉平潭記者從包裏取出迭成一半的A4白紙,然後像打開摺扇似的笑道:「你的肚臍右側有一元錢大小的純黑胎記,對吧?」「是是是!」徐紹白不荒不忙應道:「真是不可思議!」「我馬上朗讀這篇你寫的文章───這間小套房式的寓所,是情人劉婷芳贈與的(兩年前她出車禍慘絕死了),我將它(這家)整理得「纖塵不染」。進門左首是盥洗室,我把雕花的木門漆成鮮紅色,與漆成雪白色的幾何凸雕金屬家門呈明顯對比。全屋幾乎都貼上淡藍色隨機立體圖案的壁紙。地板是由大塊棕黃色的粗面瓷磚所鋪成。小小的廚房與盥洗室隔牆相連,和五坪大的客廳之間,設有兩米長的簡易橙色吧台,灰色的冰箱,擺置在吧台左側。客廳靠牆放一組黑色舊鞣皮沙發、黑鐵架長方形玻璃桌,對面是一扇米白色貼牆的大書櫃,電視機和一盆矮小的竹子盆栽,藏塞其中。客廳和臥室的木質隔牆,被我用油漆塗鴉成鮮豔照人的抽象畫;色塊與線條都顯得「別致」。窄小的臥室,擺一張西洋雕花銅床,情人所用的梳粧檯,被我加工改造成木頭原色的書桌,延伸至窗邊。直角一扇漆酒紅色的衣櫥背面,即是客廳那幅象徵「情欲」的抽象畫了。我又喜歡「搗蛋」,千辛萬苦才把天花板漆成正宗大閘蟹的蟹膏那種神秘之色,並萬苦千辛塗抹一隻寫實逼真的大熊貓居高臨下,正憨態可掬嚼著我養的竹子盆栽,不是嗎?常言道:「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臨出門離「家」時,我會大聲迴圈播放光碟音樂──俄國柴可夫斯基的《羅蜜歐與茱麗葉》交響曲,亟待和手持萬能鑰匙的知音宵小同歡。首次屋外聆聽,天籟之音小而朦朧,便進屋索性將CD自書桌遷至大門後半尺,兩具智能手機般大小的音箱,立正站好,形同東西兩側的威武邊防哨兵!有時,我又特意真刀真槍播放俄羅斯嘹亮雄壯激戰的「敲鑼打鼓」的金屬軍樂!讓宵小們退避三舍!我把僅有的自街坊偶然拾獲的一元盧布,藏在竹子盆栽土裏,盧布外當真裹著淺紅色印有毛澤東頭像的百元人民幣大鈔,這樣做,我深信,中俄兩國鐵定要更加發財,畢竟「礦產」石油天然氣煤鈾等是火山爆發似的深埋土裏的,應當發作,露出盧山真面目才穩定,更有甚者,寶貝們是裹在汪洋大海的地底下的。可惜,我「家」缺的就是水族箱,何來原因?窮啊!不採油畫顏料蒙上白布,卻用廉價油漆頂替,窺一斑而知全豹;飲白咖啡冒充伏特加美酒,欺騙自己的胃腸,可憐不?!詩仙李白鬥酒詩百篇──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之後,他脫掉鞋,挽起黑色的褲腳,手提寶劍,竟下太平洋撈月去,多麼浪漫!多麼俠情!多麼講究義利!……歲月如梭,一些作文(尤其「風乾」、「劉氏宗親會(宗祠)」等)為妳所修正、增補,令我心安;因為這些是敵人或小人仿造不出的。我想咱們會在「春晚」見面;依然是偉人小平長輩的格言:主要是防左,但要警惕右。2015年底先接我回祖國廣東省梅縣看看走走吧。屆時我能寫出一、兩部長篇。」劉平潭朗誦完畢,接著又說:「祝賀你!徐少白。夢想成真!」「哈哈!劉亭,有妳的!……姑娘啊!謝謝!太謝謝妳了,平潭小姐!離年底只剩九個月啊!這樣,幫我捎口信給劉亭……」

1.

天寒地凍的季節,撲開

鵝毛般的雪花飄零

深厚的白色,憂傷

大地

開懷莫測,發出唧唧笑聲

那是哈爾濱的紅色戀情

緊挨著的

憂傷

如歌似夢的街道

人們穿金戴銀,面無表情

而我們必需置身

對日抗戰與文革的回憶之中

不遠處

是希疏的樺樹站立

宮殿式的舊木屋被誇大

至少,它是靈魂的遺產

難以磨滅

最終不見不散

 

2.

曬衣繩

是親密的線索

衣架

是悟性的結構

妳的衣裳

是花與吻

而我

是夕陽底下的一抹

3

妳,像朵花

生氣地怒放

好景,且對準黑玫瑰之刺

彈上一彈

鋼琴的弦

這音樂

成了祖國萬歲

4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兩國元首親自以本身高素質的涵養,達成了山莊、瀛台等的諒解共識。而美國的「亞太再平衡」設想,可說是民生壓倒其烏合「聯盟」,加之,歐、烏、俄境遇,美國一幫烏合「打手」真正用意為愛面子,半虛張聲勢方便與華交善。奧巴馬總統本人和文官們真有能耐監督、並準確評估其軍事活動之效益?且看中東、烏克蘭之遭遇,窺一斑而知全豹。易言之,美國元首對其自身軍武之管控呈鞭長莫及者已!故端視一國元首的兵法藝術之造詣高耶?低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