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5 11:43:51林步竹

《妳》

「妳(30歲)的五官容貌長得美,體態婀娜多姿,但建議妳擦擦鮮豔的口紅,因為嘴唇的膚色從外表看起來像是陰唇,很露骨!」

「見你的鬼!」謝鳳一時雖找不出何等理由反駁,內心卻有一股性快感在隱隱作祟。比她年輕四歲的徐紹白幹的是政治私家偵探,倆人剛在速食店「肯德基」認識。

時速二十公里的轎車前座內,謝鳳仍在吃薯條,「你覺得擦哪個品牌的口紅好?」

「選國產的『法朵』牌可能更好!從我大姊到四姊都用這個不錯品牌。我最小,還有五個哥哥哩。這輛跑了三萬公里的德國BMW,是三姊玩過後丟給我的。」

「你們家人丁興旺,而我是無聊的獨生子女,真是羡慕你,帥哥!」

「是嗎?……哦,有時人多事雜,不好說。爸媽也都先後離世了。」

「我為令尊令堂的辭世感到難過!」

「就算地球人口再多,我也不甘心老死,沒意思嘛!」

「所以生與死是哲學上的問題嘍?」

「正是!」他邊說邊從方向盤騰出一隻手戴好墨鏡。「也是宗教問題啊!」他說,兩眼緊緊盯著前方的交通。

謝鳳吃完炸薯條,正津津有味地在讀偉人劉少奇所著《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一書。

最後,她高興地說:「這書不僅理論連系著實踐,而且筆觸優美,諄諄告誡,充滿活生生的感情,不霸氣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