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5 19:15:01林步竹

春夢

《春梦》

手把手藏匿着,回想
于大洋之滨的海鲜厨房
我整天以繁花似锦的
魂魄,缱绻地
包裹住妳, 因为,现实夏日汗湿的体香
正值年少

酒酿呢?
我们都斟酌完了
其缸底密秘发酵的苦楚和
点滴谦让给音乐偷窥的
黯夜,我教妳怎样在灶口里狂放
烟囱之巅的
绚丽焰火,以及一条肥鱼发出光
窒息在
青花瓷盘上

晴天霹雳
为何我们会在秽语( 叫床 )中爱得要死,
彼此紧咬住牙痛
剧烈地荡船
出海

门铃的「凤凰」叫声短促地响了;但徐绍白还耽溺在春梦之中已半个多小时;床头上的光盘音乐还在袅袅播着法国印象派拉威耳的《A小调钢琴三重奏》;这样,名叫刘平潭的中国首都北京驻台湾地区女记者,隔一分钟后,又按捺两秒门铃。她担负着传话任务。因为徐绍白没用手机,穷得连宅内电话(含网洛)最近也自动取消了;春梦的大致情节,有如以上二十行诗句。刘平潭转身要走,想改天来访,却又再按捺长达五秒的圆红色电钮,「凤凰」鸣声,依旧不卑不亢;原本大铁门有着「乱七八糟」的立体棕色图案,全被徐漆成好看的雪白色;春寒料峭,刘平潭她着黑色圆领粗毛衣,黑牛仔裤,斜肩背一个半大不小由自己改装的红色牛仔裤包包;架半长方半椭圆的蓝框轻度近视眼镜;通俗地说,整个人如花似玉。

「请问小姐贵干?」「你说什么?」「美丽的小姐找谁有啥事?」「谢谢。我是祖国大陆中央电视台驻台记者,叫刘平潭,是台湾地区『日月潭』的『潭』字;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平』字,请问徐绍白徐先生在吗?」「就是我啊!站妳面前。哈哈哈!快请进来坐!哪怕是祖国大陆派女侦探来,我也热烈欢迎啊!坐坐坐,请随便坐;不大的寒舍,见笑万分!」「不!布置得挺有意思!……书柜最顶层还养有一盆稻子的『风景』!」「哈!没啥!妳口渴吗?白开水?」「谢谢!给我来半杯吧!」「没问题!这是我到景美区小山脚下接弄回来的山泉水……」。俩人完全坐定后,「味道如何?」「清甘清甘,很不错!」「半杯哪行?为妳斟酌了八分满啊!」「我的采访任务是……,首先,要证实委托人的身份──刘亭小姐。」正说着,刘平潭记者从包里取出疊成一半的A4白纸,然后像打开折扇似的笑道:「你的肚脐右侧有一元钱大小的纯黑胎记,对吧?」「是是是!」徐绍白不荒不忙应道:「真是不可思议!」「我马上朗读这篇你写的文章───这间小套房式的寓所,是情人刘婷芳赠与的(两年前她出车祸惨绝死了),我将它(这家)整理得「纤尘不染」。进门左首是盥洗室,我把雕花的木门漆成鲜红色,与漆成雪白色的几何凸雕金属家门呈明显对比。全屋几乎都贴上淡蓝色随机立体图案的壁纸。地板是由大块棕黄色的粗面瓷砖所铺成。小小的厨房与盥洗室隔墙相连,和五坪大的客厅之间,设有两米长的简易橙色吧台,灰色的冰箱,摆置在吧台左侧。客厅靠墙放一组黑色旧鞣皮沙发、黑铁架长方形玻璃桌,对面是一扇米白色贴墙的大书柜,电视机和一盆矮小的竹子盆栽,藏塞其中。客厅和卧室的木质隔墙,被我用油漆涂鸦成鲜艳照人的抽象画;色块与线条都显得「别致」。窄小的卧室,摆一张西洋雕花铜床,情人所用的梳妆台,被我加工改造成木头原色的书桌,延伸至窗边。直角一扇漆酒红色的衣橱背面,即是客厅那幅象征「情欲」的抽象画了。我又喜欢「捣蛋」,千辛万苦才把天花板漆成正宗大闸蟹的蟹膏那种神秘之色,并万苦千辛涂抹一只写实逼真的大熊猫居高临下,正憨态可掬嚼着我养的竹子盆栽,不是吗?常言道:「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临出门离「家」时,我会大声循环播放光盘音乐──俄国柴可夫斯基的《罗蜜欧与朱丽叶》交响曲,亟待和手持万能钥匙的知音宵小同欢。首次屋外聆听,天籁之音小而朦胧,便进屋索性将CD自书桌迁至大门后半尺,两具智能手机般大小的音箱,立正站好,形同东西两侧的威武边防哨兵!有时,我又特意真刀真枪播放俄罗斯嘹亮雄壮激战的「敲锣打鼓」的金属军乐!让宵小们退避三舍!我把仅有的自街坊偶然拾获的一元卢布,藏在竹子盆栽土里,卢布外当真裹着浅红色印有毛泽东头像的百元人民币大钞,这样做,我深信,中俄两国铁定要更加发财,毕竟「矿产」石油天然气煤铀等是火山爆发似的深埋土里的,应当发作,露出卢山真面目才稳定,更有甚者,宝贝们是裹在汪洋大海的地底下的。可惜,我「家」缺的就是水族箱,何来原因?穷啊!不采油画颜料蒙上白布,却用廉价油漆顶替,窥一斑而知全豹;饮白咖啡冒充伏特加美酒,欺骗自己的胃肠,可怜不?!诗仙李白斗酒诗百篇──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后,他脱掉鞋,挽起黑色的裤脚,手提宝剑,竟下太平洋捞月去,多么浪漫!多么侠情!多么讲究义利!……岁月如梭,一些作文(尤其「风干」、「刘氏宗亲会(宗祠)」等)为妳所修正、增补,令我心安;因为这些是敌人或小人仿造不出的。我想咱们会在「春晚」见面;依然是伟人小平长辈的格言:主要是防左,但要警惕右。2015年底先接我回祖国广东省梅县看看走走吧。届时我能写出一、两部长篇。」刘平潭朗诵完毕,接着又说:「祝贺你!徐少白。梦想成真!」「哈哈!刘亭,有妳的!……姑娘啊!谢谢!太谢谢妳了,平潭小姐!离年底只剩九个月啊!这样,帮我捎口信给刘亭……」

1.

天寒地冻的季节,扑开

鹅毛般的雪花飘零

深厚的白色,忧伤

大地

开怀莫测,发出唧唧笑声

那是哈尔滨的红色恋情

紧挨着的

忧伤

如歌似梦的街道

人们穿金戴银,面无表情

而我们必需置身

对日抗战与文革的回忆之中

不远处

是希疏的桦树站立

宫殿式的旧木屋被夸大

至少,它是灵魂的遗产

难以磨灭

最终不见不散

 

2.

晒衣绳

是亲密的线索

衣架

是悟性的结构

妳的衣裳

是花与吻

而我

是夕阳底下的一抹

3

妳,像朵花

生气地怒放

好景,且对准黑玫瑰之刺

弹上一弹

钢琴的弦

这音乐

成了祖国万岁

4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两国元首亲自以本身高素质的涵养,达成了山庄、瀛台等的谅解共识。而美国的「亚太再平衡」设想,可说是民生压倒其乌合「联盟」,加之,欧、乌、俄境遇,美国一帮乌合「打手」真正用意为爱面子,半虚张声势方便与华交善。奥巴马总统本人和文官们真有能耐监督、并准确评估其军事活动之效益?且看中东、非州、乌克兰之遭遇,窥一斑而知全豹。易言之,美国元首对其自身军武之管控呈鞭长莫及者已!故端视一国元首的兵法艺术之造诣高耶?低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