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3 15:16:02湖心

在我的道路上

2008年,拿到PhD入學許可。

我的碩士論文也獲IAJSIAAP在瑞士舉辦的國際研討會的邀請發表。

連系上最龜毛最毒舌的大師級教授,也對我的論文讚賞有加,說它充滿了能量和vibration

但,也在同年,我卻決定放棄不去念PhD

當時,會覺得:榮格心理學和易經,都是很需要人生歷練的東西的啊。

而我會覺得,我需要多點人生經歷。

論文裡,我借用榮格的理論,融通到令人興奮 。

但實際上呢?是不是這樣?

Synchronicity,這個名詞,我可以用它來連貫很多東西,但,卻沒有真的經驗過。

易經占卜時,人處的時空有改變嗎?

意識狀態的變化?真的有什麼不一樣嗎?

 

雖然備受肯定,自己寫論文也寫得很爽,但,我心裡,是很心虛的。

 

而不去念PhD,卻也開啓了我接下來10年的懊悔。

當我被困在小島上,為生計,為生活,為報表而勞費心力時,我都想念著在英國念榮格時,每每靈光一現或和老師同學們討論得興高采烈而意猶未盡時的興奮。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要放棄這麼美好的事而被困在這裡浪費時間。

一直到最近,我才明白,我痛苦的原因是,我沒有承擔我自己的選擇。

當初是我自己想要「有人生歷練」的,不是嗎?

上天對我很好,真的安排很多歷練在我身邊。

(謝謝當年在我身邊歷練我的臨時演員們,大家辛苦了啊!)

 

這些年,我等於是在上「密集班」地,歷練了人情的冷暖。

當一個50幾歲的姐姐在跟我講她們部門的人事鬥爭時,我心裡想:我們辦公室的,更高段啊!而我,才30幾歲就提前接受震撼教育了。

 

XX電信離職,這三年多來,我去嘗試了各種可能性。

也去旅行。

繞了一圈,在易經課堂上,我又重新找到了對易經的熱情。

對於很多概念,突然「通了」,不再像以前,似懂非懂。

也不是死讀硬記的文字。

 

這三年,上天也教導我很多事。

去信任,去感恩。去珍惜。去享受。

 

前一陣子,突然開始想要重拾以前念過的東西。

雖然知道它很冷門,但,只要去寫,就會有能量,它會帶著我前進。

翻出了以前的essay、論文。

就連現在西方榮格學者趨之若驚、東方榮格學者引以為傲的易經,在我的論文裡,我老實地說,榮格對它有一些些誤會。

但,無論是東西方學者,都不樂見有人這樣「很誠實地」批判吧!

在學術論文是可以啦,但,若要出版,可能乏人問津。

 

讀著自己的論文,在10年後再來看,很多想法,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好像,得重頭再思考。

但這樣的思考是好的。

這代表,這10年,是有長進的。

 

讀著自己10年前的論文,重新發現它並不具出版的價值。

想著:我該拿它怎麼辦。

把它擱在書桌的一邊,一擱就是一個月。

 

但於此同時,我也決定去某個地方上班。

那是,即使不給我薪水,我還是會很想去做的工作。

雖然以我的學經歷來看,去做這個工作是很讓人匪夷所思。

但,我自己知道,我需要什麼樣的歷練和學習。

也會好好把握,上天送給我的這個機會。

欣然接受並感恩接下來的學習機會。

 

這樣的學習,對我接下來用榮格心理學的積極想像或自由聯想來解卦是會有幫助的。

我並不想像其他人一樣,去當心理師或榮格分析師。我只想用自己的步調和學習歷程,去探索榮格心理學與易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