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7 16:43:47私㆟放映™

我記得




我記得:

我記得有人恭維毛澤東,說他改變了世界。而毛澤東聽到後,淡淡的說,他只是改變了北京附近,一丁點大小的地方而已。

我們常常以為自己能改變什麼。殊不知,很多事都是白忙一場。

凱薩也想要改變羅馬。生前沒做到的事,在他死後完成了。不過靠廝殺激烈的內戰,解決政治歧異。代價非常慘重。這場內戰甚至賠上了西賽羅的生命。這真是諷刺。西賽羅不死於他反對的凱薩。反而死於安東尼之手。而這完全能夠理解。凱薩是眼光與心胸高出同儕的人物。但其他人,只是平凡人。清理戰場上的反對者,這是人世間的常理。

當遊戲玩太大,有時結果會讓你無法承擔。

原來「大亨小傳」是淒美的愛情故事。我一直以為這是描寫美國紙醉金迷,繁華都市腐敗資本家的作品。當腐敗資本家也有淒美愛情故事。這就能吸引到人了。因為一切不再高高在上。市井小民會承受的痛苦,原來財大氣粗的資本家也有。

王子與公主的結局是幸福的。但想成為勝利者,還必須將心比心,問問市井小民在想什麼。

「星際效應」上映了。沒看過,當然也不清楚到底演什麼。而人到了一個年紀,也不用什麼都想知道。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去享受。享受這世界的美好。感受在億萬光年之外。可能有什麼正在發生、正在流逝。而其中可能有關於我們的逝水年華...

科幻片永遠是吸引人的。在斷垣殘壁的世界,讓我們看到黑暗中的曙光。而那些屬於妳的眼神,永遠閃耀。

141207


夏姬:

只是日日夜夜,歲月過去。走盡千萬里。
我也曾嚮往,也曾徬徨。夢想的路上。
~天堂‧鄭華娟~


我在億萬光年之外想你。

α星人在宇宙漫遊,已經是歲歲年年,無法數清的事了。沒有誰知道是怎麼開始的。也沒有誰知道,α星人的目的為何。寬廣的宇宙,又到底是不是有他們想要抵達的遠方呢?

這期間。也有短暫文明興起、擴張,然後一如既往,殞滅消逝。

做為宇宙裡,碩果僅存延續至今的優勢文明。α星人的適應能力很強。在不同的星球,感受到不同的命運。常常能進化出,屬於該星球獨特的生存面貌。

不同的星球,帶有不同的性格。只有適應星球的性格,才能延續在不同星球生存的機會。

α星人的秉性天賦,或許不同。可是對每顆星球的頻率脈動,感受卻比任何種族來的強烈。

這可能就是他們賴以維生的原因吧。不過凡事總有正反兩面。適應意味依賴。然而宇宙裡,自然界的變化,常常快過進化所能應變的速度。

夏姬放逐後的清晨。α星人在雲雨帶的沼澤,忽然開始作夢了。

α星人沒有太多驚恐。在宇宙間來去,見慣各式各樣奇妙異想生物的他們。並不以為意。尤其之前他們研究夏姬時,早已經發覺了這個現象。所以一切的發生,並不會顯的突兀。

幾個博學認真的α星人,甚至拿自己當實驗對象。對夢境開始深入研究。他們就像其他散佈在宇宙中的α星人一樣,探索著宇宙間所有未知的秘密,而樂此不疲。

可是夢境的存在。慢慢變的詭異。彷彿傳染病似的,α星人的夢愈來愈憂鬱。常常有幾張模糊的面孔浮現。帶著無法闔眼的愁容向上眺望。好像漫長的旅程未曾終止,有一個地方始終無法抵達。

α星人懷疑自己病了。自從夏姬走了之後,專注、嚴謹的α星人開始顯得意興闌珊。沒有誰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優游在浩瀚宇宙的α星人,第一次感覺到宇宙的空曠。

有一種空洞洞的感覺,在這座夏姬離去後,緩緩下起了雨的水藍色星球。

☞070115


299公車:

我常常懷疑299公車其實不是什麼交通工具。他可能更像捕獸器之類的玩意兒。只是偽裝好的機關陷阱,誘惑拐騙請君入甕。其目的不是帶著誰從城市的這頭走到那頭,或是讓分離的兩個人趕在約會時間之前久別重逢。

他的背後隱藏著更大的秘密。

而我之所以會懷疑,純粹是這一天我就站在299公車下,看著擠沙丁魚似的299公車毫無我的立足之地。等到299公車關上了門,一雙雙睜大的眼,不能動彈的面孔,活像是抽了真空的罐頭。

這邊這個雙眼圓睜,應該是鰻魚罐頭。那邊那麼娉娉裊裊,應該是筍私罐頭。那邊那個大頭呆腦,則是脆瓜罐頭。

所以我理直氣壯的懷疑這些真空壓縮的罐頭。密密麻麻把男男女女一古腦塞進去。只為滿足外星來的怪獸,飯前開胃的時刻。我們以為我們每天在前進,遇到的人都在。其實他們已經成為開胃菜。在我們面前出現彷彿不變的那個人,其實早被掉包。只是個膺品。

於是我也才有理由相信。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在經過幾段公車的路程後,會不再愛了。這純粹是相愛的那個人早已經被販製成罐頭。行銷到宇宙的不知道哪個角落去了。

儘管有一些剩下來還天真的人,卻仍在努力相信著。他只是一覺醒來,不知道自己在幹麻。忘了相愛的初衷。或許下一趟299公車回來之後,他會再找回愛的感覺也不一定。

可是只有我知道這種天真的假設完全不可能成立。因為被壓縮成罐頭行銷到宇宙不知名角落的人呐!即使長的再相似。那也是永遠不可能回來囉。


☞060807


上一篇:天階夜色涼如水

下一篇:My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