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2 00:13:07私㆟放映™

抓襟見肘



(1) 抓襟見肘


當你贏過一次以後,你會希望一直贏下去...
~Nowitzki~


抓襟見肘。

黃小艾不只一次,感到整個人被抽空。這種感覺就好像用力的戀愛,然後分手的時候,體內所有的一切,都被吸取殆盡一樣。

只剩一個空著的軀殼。

不過這次不是因為失戀,被掏空。掏空黃小艾的是工作。

年過三十,她慢慢適應了職場。過去動不動遞出辭呈,到處流浪的生活。有了改變。

開始變得忙碌。每天積極而幹練的處理公事。沒有太高的薪水,辦公室也沒有誘人的帥哥。但她就是習慣了,也適應了這樣的世界...

然後,世界不停的老去。每當被抽空的時刻,她總會想起,失戀的抽空,說明著一段關係的結束。一段不用再填補,畫上句點就可以結束關係。

但工作的抽空。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一段工作的完成,意味著登上了一個階梯,緊接著又有另一個階梯,出現在眼前...

永無止境...

當然。黃小艾想,有時也有這種戀愛,一段爭執過後,短暫熄火,緊接著又是烽火連天。

斷斷續續、六道輪迴...暫無止息...

有時,黃小艾,多少有點累。但有時,黑暗中也會出現曙光。在還不知道,生活的下一步是什麼的時候。她決定先習慣了,適應了這樣的世界。

然後相信,某一天,這個世界,還是會因為她而改變...儘管年華老去。黃小艾眼前的一切,都在灰飛湮滅...


130111


(2) 妳在他鄉


妳相不相信蝴蝶效應?
在一度程度上,蝴蝶效應真的是存在的。
畢竟我們沒辦法對著空洞洞的世界反應。
能讓我們寫作、微笑、訴說話語的,
一定有其緣由。

沒有緣由寫出來的就是無病呻吟。
很多時候寫了又刪,就是如此。
大多數留下來的,是因為背後真有一個靈魂觸動了妳。
常說沒來由發作書寫只是托辭。
一個閃躲眼光逼視的牽強藉口。

而今夜我再次巡弋在愛情的疆界,
等待妳如期來歸,返航靠岸。
揣測沉默星空下的意涵。
聆聽所有驚奇與渴望的心,
是否一切如昔。

060525


(3) 創世紀1-25


有一個看火車的人。靜靜的待在鐵軌旁,他相信終有一天,早已廢弛的鐵軌,會傳來轟隆隆的呼吼聲,響過溪流與城市,穿過神話與傳說的原野,遞來整個未來的希望。

等待的人是早已發了瘋的少典。儘管人人都說他失心瘋了。可是孫女阿魃沒有放棄。祖孫兩個人,就坐在鐵軌旁。然後站在後面的,是一個形貌偉壯的男人。男人的樣貌,有些獨特。

在這艘方舟上,形形色色的生物窮其變化,並不乏外觀極具風格的物種。可是男人的樣貌,不源於變化。而是有著特殊金屬材質手術後的痕跡。男人說,一部分是鈦金屬。而更多部分,則是宇宙間不知名的金屬,混合冶鍊。

這個男人是蚩尤。他在一個晨起時分,沿著船艦的光橋,抵達漂流的方舟船艦。一開始部屬的疑慮,隨著蚩尤狀況回報並無異常,讓整個劍拔弩張的氣氛緩和不少。

然後開始有天外徘徊的反抗軍,緊隨的蚩尤的步伐。踩著鑑橋的光束,踏上了領航者,打造研發的這顆類星體。

巨大的類星體,宛如小型的星球。五臟俱全,毫不含糊。

於是一時間,此起跛落的光束,緣著天際射向方舟的地表。到處都是異星人的足跡。有人在落日黃昏遇見。有人在黎明破曉發現。幾乎是神蹟的壯舉,每天都在上演。

這讓黃帝的族人,對此憂心不已。

「命中選定的,本該是我們。」有族人這樣對黃帝建言。畢竟當初,他們都是目睹黃帝緣著天梯走下,信仰了背後必然有著巨大的神蹟,才紛紛加盟。如今有更大的神蹟出現,這也否定了當初神蹟的唯一和不可取代。

「應該驅逐這些異鄉人。」有人忽然出聲吶喊。

「他們甚至舖了古怪的鐵條。」這人緊接著說:「讓吞雲吐霧的巨龍,橫行在廣闊的原野。」

「這肯定是某種巫術。」「幸好我們把它拆了。」

你一言我一語的,各種匪夷所思的推想,都出爐了。人人靜待著黃帝的決斷。似乎這嚴重挑釁了他們,非一決勝負不可。

黃帝的心思飛快。他緣著建木登上了天際,在那方舟船艦的主控室,讀取了森羅萬象世界,所有的祕聞典故,如今他早已不是那個懵懵懂懂的男人。

只是他有些事情還不明白。這些異鄉人,從何而來。他們有著什麼樣的密謀計畫。背後的援軍有多少。這恐怕才是他們必須去了解的。

黃帝像所有英明的領袖那樣,將世界的興亡,承擔於肩上。他相信他是這艘船艦,最偉大的舵手了。

而為了方舟永續生存的未來。他必須團結所有的聚落,以因應未來的衝突。畢竟方舟船艦的主電腦系統裡載明:「在浩瀚的宇宙裡,還有著億萬光年之外,無以計數的星球。那裡眾多群落散佈的勢力,正持續的割據爭戰著。激烈的戰鬥,常常劃破深邃的宇宙。宛如煙火般,點亮星河的夜晚。在繁星點點的時刻,每個燦爛煙花,都可能是數以萬計的星辰殞滅消失。」

07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