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5-22 20:31:25幻羽

※香港《國安法》:美國作出強硬回應 取消對港特殊待遇?+香港《國安法》: 國際輿論感嘆「香港的終結」※

             ※香港《國安法》:美國作出強硬回應 取消對港特殊待遇?※

                                          -BBC-2020-05-22 17:30

中國人大宣佈將審議涉及香港的《國安法》議案,消息一出,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一石激起千層浪。分析人士稱,此舉可能導致美國終止對港特殊待遇。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參議員正凖備提出一項法案,該法案將制裁在香港執行《國安法》的中共官員和實體,並對與這些實體開展業務的銀行處以罰款。

美國企業是香港最大的投資者之一,去年因反對逃犯條例引發的抗議活動使香港成為華府更為突出的問題,而北京指責美國干涉中國內政。近幾個月來,圍繞新冠疫情的輿論戰加劇了中美兩國之間的衝突,而新提議的《國安法》或將加劇這種摩擦。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五用三個「堅定不移」回應特朗普對港評論:「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

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道,趙立堅還稱,沒有任何國家允許在其本國領土從事分裂國家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

馬里蘭州參議員克里斯·範霍倫(Chris Van Hollen)和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帕特•圖米(Pat Toomey)表示,他們一直在研究該法案,法案旨在捍衛香港的人權,並向中國施壓,要求其維護香港的特殊地位。他們說,事態發展使這項立法更加緊迫,他們將敦促參議院領導人迅速處理此事。

範霍倫說:「我們將對涉及中國在香港實施非法鎮壓的個人處以罰款。」他稱北京此舉「嚴重違反」了中英兩國達成的在香港保持更多自由和自治的協議。

圖米強調,中國的舉動「非常非常令人不安」。

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審查香港的自治情況,並授權對涉嫌侵犯人權的個人實施制裁。該法案威脅美國對香港的特別貿易待遇。

美國總統特朗普21日稱,中國若在香港推進《國安法》,美國將作出強烈回應。「如果這發生了,我們會非常強力地回應,」他在離開白宮前往密歇根州時簡短回復記者提問說。

不過,特朗普承認並不清楚相關提案。「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因為還沒有人知道。」

                   (本周香港立法會內會選舉時,場面一度混亂。)

據香港媒體報道,中國人大將審議的《國安法》將包括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以及外部勢力干預。這意味著備受爭議的《基本法》23條部分內容,不需要經過香港立法會審議,直接放在《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預計議案將在下周四(28日)表決,最快在今年8月在香港實施。

此舉繞過了香港自身的立法機關,削弱香港的自治,預料將招致本地及國際社會的反對。

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敦促北京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中關於給予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和義務。發言人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指,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對於美國保留對港現行待遇來說「至關重要」。

針對北京的舉動,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稱,「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說, 「北京(對香港)進一步鎮壓只會增強參議院重新審視中美關係的興趣。」

外界預料,中國人大審議《國安法》將促使美國重新評估香港的自治情況。

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指出,《國安法》提案可能導致美國終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將香港與中國內地同等對待。

美國去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中規定國務卿每年評估香港自治情況,決定是否繼續給予香港特殊地位。國務院向國會提交評估報告的時間原定在三月底,但蓬佩奧日前宣佈,考慮到北京即將召開人大會議,或進一步削弱香港自治,國務院決定推遲提交報告。

白明認為,鑒於北京的新舉措,華盛頓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不太可能繼續認定香港依然享有足夠自治。但他指出,還需觀望《國安法》的具體措辭,來估量美方舉措。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斯(Ted Cruz)則發表聲明譴責中國人大的新舉措,稱美國"不可能接受"這一提案。他說,如果北京不馬上推翻決定,美國需重新評估政策。

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則說,人權法案為美國政府提供了強有力的政策工具。他指,北京反覆攻擊香港人、他們的自治和基本權利,美方應迅速就此作出回應。

移除美國對港的特殊關稅區待遇,意味著美國將對香港限制科技出口、施加關稅,駐港美國企業待遇與駐深圳、上海無異。

不過白明認為,美國一旦取消香港特殊地位,掀起的地緣政治影響遠高於經濟後果。

「在香港的反應會非常強烈,且暴力,」出版人利明璋(Bill Bishop)21日寫道。美國的觀察人士普遍認為,《國安法》將重新激起香港示威浪潮,尤其是敏感的「六四」週年紀念在即。利明璋同時指出,兩名近期新上任的主管香港事務官員,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與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都是黨內強硬派。

      (5月22日,香港民主派議員上街抗議中央政府強推香港《國安法》。)

中國人大發言人張業遂早前表示,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通過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是「完全必要」。

美中關係近期已出現諸多爆發點,從圍繞新冠疫情的輿論戰,到科技脫鉤、媒體限制、台灣議題等。

特朗普20日在推特上指責中國正散播謠言,試圖幫助他在美國大選中對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勝選。「那樣他們就可以繼續佔美國便宜,他們幾十年來都是這麼做的,直到我上台!」

香港議題重回新聞頭條,兩國關係短期內的不確定性遽增。「忘了等到美國大選吧,我們甚至不知道兩周內美中關係會發生什麼。」白明說。

最後時刻通知駐北京大使

《華爾街日報》還引述知情人士稱,中國外交部周四深夜將有關《國安法》的決定通知各國駐北京大使館,向各駐華大使解釋推出決議的原因,並呼籲各國政府理解並支持。

該報稱拿到了信件的副本,信中稱,「香港反對派長期與外部勢力合謀對中國大陸進行分裂、顛覆、滲透和破壞。」儘管只有「極少數人」從事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活動,但必須依法懲治這些人。

中國外交部還在信函中告知,由於法律漏洞和缺乏執行機制,「香港已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顯著風險來源」。解決這些漏洞是「必須完成的事情,必須毫不拖延」。

             ※香港《國安法》: 國際輿論感嘆「香港的終結」※

                                  -BBC-2020-05-22 20:30

中國人大宣佈將審議香港《國安法》的消息震動世界,引發國際輿論諸多就《國安法》出台意圖,可能對香港和中國,以及對中美關係影響發表了評論和分析。 

英國《衛報》的報道標題直接引述香港民主派人士的話稱:這將是香港的終結。

英國媒體

《衛報》報道,外部世界迅速對這一議案提出譴責,而且擔心此舉將破壞原本賦予香港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中國全國人大通過此法將能使中國當局繞過國安法在香港可能遭遇的反對。 

《衛報》還說,法律界觀察人士以及人權活動人士擔心,此法將能被用來針對那些對中國中央政府持批評態度的人。

「過去一年,香港和中國當局經常把示威者稱為恐怖分子」。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說,中國宣佈審議香港《國安法》草案後,香港股市大幅下跌,「此舉使交易員感到突然,引發對香港這個亞洲金融中心未來前景的擔心。」 

「香港恆生指數周五下跌了5.6%,是五年來跌幅最為慘重的一天。投資者們擔心北京通過法律顯示力量可能會在香港再次激發大規模抗議,使美國和中國之間關係進一步惡化」。 

《金融時報》報道談及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美國給香港的特殊經濟和貿易地位,「如果華盛頓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安排已經被破壞了,總統可以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

美國媒體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刊登評論文章說,香港以「抗議之城」著稱,民眾成千上萬走上街頭向政府問責,而這樣的名聲早在雨傘運動和去年政治動蕩之前的2003年就已經定下了。其後17年,香港政府一直不敢重啟所謂的的23條立法。「本周,北京的耐心用完了。」

文章認為,預計本月稍後中國人大將會通過此法,很快會在香港頒布。「此法將對整個香港社會有巨大的影響。」 

CNN評論文章還認為,此法造成的「寒蟬效應」預計主要會體現在媒體和政界。

「記者團體早就警告隨著來自北京壓力的增加,自我審查越來越多,報紙和電視台都被中國人買走控制。香港大量國際媒體的命運成為未知數。」

「對香港報道的新的控制有可能使很多媒體機構從香港撤出。」 

美國《紐約時報》刊登報道評估:新國安法對香港來說意味著什麼?報道認為,中國當局「宣佈了迄今為止最徹底的舉措,擬議中的安全法可能會在實質上顛覆香港尚存的一些自由,將香港完全置於中國的控制之下。」 

文章分析認為,中國現在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是「習近平主席對香港的動亂一直有一種不耐煩和惱怒的態度,認為這是直接挑戰共產黨的主導地位和合法性。在習近平的直接控制下,中國政府的宣傳愈來愈頻繁地表示,會對這樣的挑戰予以鎮壓。」 

更多國際輿論

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稱,加拿大外交部長弗朗索瓦·菲利普·常佩的發言人表示,加拿大對有關報道非常關注,正在密切留意事態的發展。發言人所做的聲明稱:「考慮到有成千上萬的加拿大人生活在香港,香港的穩定和繁榮涉及到我們的利益。而穩定和繁榮的基礎正是香港的相對自治和基本自由。」 

加拿大另一份報紙《多倫多星報》報道也認為,北京宣佈的提議,「重新引發了恐懼、憤怒和抗議」,也讓人擔心北京正在「試圖破壞香港獨特的政治和文化身份」。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報道了香港《國安法》在國際間引起的不安:美國總統特朗普表態將做出強硬反應;美國國務院警告香港高度自治和對人權的尊重時保證香港在美國法律中獨特地位的關鍵因素,也是幫助香港維持全球金融中心的原因。 

半島電視台注意到,在中國公布審議該草案計劃之前,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受到打壓,包括香港最著名的政治人士在內的15人本周受到組織和參與抗議行動的指控。 

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了中國人大這一舉動引發的對香港自由受到侵蝕的擔心。 

《海峽時報》引述中國問題觀察人士Bill Bishop的分析認為,雖然有人擔心北京最新舉動可能會引發香港新的抗議,國際社會可能會因為自身疲於應對新冠疫情所以做出的反應比以前小得多。

《國安法》與「反送中」有關嗎?

去年6月,香港「反送中」爭議源自一個可以把在港嫌疑犯押返中國大陸境內受審的《逃犯條例》修訂案,如今香港民主派認為,《國安法》比起《逃犯條例》修訂案更嚴苛,中方提出可以在港設立國家安全機構,引發外界關注《國安法》會否涉及「跨境執法」或把港人押返大陸受審等問題。 

「反送中」示威因為港府遲遲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從相對和平的遊行,逐步演變成連場暴力衝突,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落實普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釋放被捕人士和撤回「暴動」定義等。眾多訴求中,港府只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並強調不會屈服於示威者的暴力威脅,未有回應其他訴求。 

中國大陸近年來加速擴大在香港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影響力,被外界視為削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原有生活方式,加劇了「反中」情緒。「反送中」示威者多次針對中國國旗及國徽,亦有人舉起港英時代或「香港獨立」的旗幟,在疫情期間「反中」情緒升溫,有商店明言拒絶大陸客人。 

儘管眾多分析指出,「香港獨立」或「恐怖主義」目前並非示威者主流的意識形態,但示威轉趨暴力化、針對中國象徵加上香港示威者表明會爭取英美等國家的支持,成為了北京方面推動香港《國安法》的借口。

誰會受到影響呢?

示威人士、媒體、法律界、民主派政治團體、非政府組織、與外國政客有聯繫的政客等等,全部都有可能受到《國安法》的影響。 

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明言,香港過去數年曾發生不少挑戰和衝擊國家安全的事件,包括污辱國旗國徽、破壞和攻擊中央駐港機構,並舉起外國旗幟,結合外國勢力,破壞國家安全,他指出以上行為都是《基本法》23條所不容許,人大會議研究如何保護「一國兩制」和維護國家安全,再研究日後如何跟進。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5月22日表示,《國安法》「不僅不會影響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包括遊行集會的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而且會使香港廣大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他表示:「『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不會變,高度自治不會變,法律制度不會變,外國投資者在香港的利益將繼續依法得到保護。在國家安全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香港必將發展得越來越好。」

香港學運領袖、民主派團體「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港版國安法」是「為國際戰線手足度身訂造」。 

在香港示威中,「國際戰線」指一群主力向外國政府進行游說工作的人,當中包括黃之鋒,他們在示威期間到美國游說,呼籲美方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黃之鋒強調自己沒有後悔推動美國政府通過實施《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會繼續延續「國際戰線」,但不排除自己的組織會被取締。 

他說無謂強作樂觀,「香港會變成怎麼樣?又有多少人會被控告?會取締多少組織?會不會被『送中』(送回中國)?被捕或入獄,自己都尚算有過幾次經驗;但後者會瘋狂到什麼程度,甚至幾個月後自己會在哪裏,其實未必向身邊的人交待得到。」

過往有多起例子,中國的維權人士、律師和記者,會因為對政府的批評而被指犯下國家安全的罪名,香港擔心新《國安法》也會影響香港的活動人士。

以紀念「六四」和推動中國民主發展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擔心《國安法》會以言入罪,擔心「支聯會」日後支持中國維權活動或人士,會變相「顛覆國家政權」。香港「社民連」立法會前議員梁國雄則以自己所穿的「結束一黨專政」衣服為例,稱只要群眾同時穿著這件衣服,在大陸已經干犯顛覆國家安全罪。他又以《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為例,稱他就是在《國安法》下被判監多年。 

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認為,這對香港法治有很大影響,他擔心《國安法》會變相讓大陸可以跨境執法,而就算香港法院認為《國安法》與人權等有牴觸,現實上北京也可能透過「釋法」等方式,推翻香港法院裁決,可以完全超越香港法院。

會否有示威活動?

香港民主黨多名成員5月22日中午時從西區警署出發前往中聯辦,他們高舉寫有「香港人反抗」、「國安惡法摧毀香港」等字眼的橫幅,沿路高呼口號,批評《國安法》是毀滅「一國兩制」,變相令23條先斬後奏。他們一度被警方警告違反疫情期間所訂立的「限聚令」。 

由於肺炎疫情關係,港府實施禁令禁止8人或以上人員聚集,直至6月4日,不排除會因為疫情發展而進一步延長限制聚集的命令。預料短期內,香港警方也不會批准任何集會活動,包括每年均在香港舉行的「六四晚會」。 

過去數周,在香港市內各處曾出現零星約幾十人至幾百人的抗議活動,但要再次發起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聚集幾十萬人的示威活動,則並不容易。 

當年因為反對23條立法而成立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表示,「一定奮戰到底」,但承認現在發起任何行動都非常困難。「民陣」原本計劃7月1日再度發起遊行,但暫時未獲批准。

會影響香港經濟嗎?

香港股市周五因為《國安法》消息受壓,恆生指數急跌,顯示市場有恐慌情緒。香港股市5月22日下跌1349點,即5.5%,是2008年以來點數跌幅最多的記錄。 

香港一些股評員認為,《國安法》可能會嚇退外資,長遠會造成人才流失。谷歌搜尋器香港地區在《國安法》消息傳出後,搜尋「移民」的人數急增4倍。 

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審議《國安法》的消息出台後,香港股市「低開、不停跌」,稱中共才是推動「攬炒(玉石俱焚)香港」的一方,批評此舉不但摧毀自由民主,亦是破壞香港經濟繁榮基礎的「最大核彈」。 

中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表示,香港大部分人都願意為國家安全有所承擔,相信立法不會影響外資,又指國家已全面、充分地考慮立法後引起的後果。他批評勾結外部勢力、動亂才是真正衝擊外資對香港信心的負面因素。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對BBC中文表示,這次股市跌幅不算大,亦是預期之內,而坊間討論的撤資、人才流失,是在「反送中」運動背景下已經正在發生,而許多外資如果想在香港投資,亦早有心理凖備,在香港做生意是要跟大陸的規則。 

他認為這次《國安法》反而為香港減少了不明朗因素,「決定走的人會離開,不走的人會在一個很清楚的框架下生存」。 

他更關注是中美交惡的情況下,美國會如何反應,「如果美國覺得香港只是中國一部分,不再利用香港做緩衝角色,這對香港的打擊會更大」。 

美國早前通過的《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提到,每年會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早有分析指出,此舉可能會進一步打擊香港經濟。 

美國總統特朗普明言,如果香港實施《國安法》,將有強烈回應。  針對這一表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5月22日用三個「堅定不移」予以回應:「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 

趙立堅在記者會上表示,「國家安全是國家生存發展的基本前提。放眼世界,沒有任何國家允許在其本國領土從事分裂國家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