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19-08-19 14:06:20幻羽

【北宋的“熙寧變法”─王安石變法,之利弊與新舊黨爭及歷代評價】

 
    【北宋的“熙寧變法”─王安石法,之利弊舊黨爭評價

寧變法,又作王安石法、熙豐變法,指北宋大臣王安石推的、由宋神宗推行的新政,旨在消除北宋建來積弊的一改革。新法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國庫的收入,但是在施行程中人民造成了很多負擔遭到保守派舊黨的激烈反,造成了新舊黨爭。新法最一度被除,但一些好的措施最終還是保留了下,直至宋亡。

北宋中以後,部方面,政府官員數目持:真宗景德年1004年-1007年)外官已多人,仁宗皇1049年-1053年)達兩萬多人,「十倍於初」,致冗官、冗激增。政大臣多「榻茸常材,斗筲小器」,而「班庶僚,非有殊,亦被橫賜」,保守主盛行,不得不地主妥,土地兼日益重。土地兼轉職軍旅,使得軍隊激增。

北宋初年
、公人員極惠和特,可免除差役和賦稅外方面,對遼、西夏等戰爭,仁宗慶曆1041年-1048年)軍隊是一百二十五九千人,使得用增加,「兵之,在天下七八」。兵和軍紀不明,使宋軍嚴重缺乏訓練日「遊戲於廛市,以鬻巧誘畫為業,衣服措不類軍兵」,「兵入宿,不自持被,而使人持之;禁兵給糧,不自荷,而人荷之。」。

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
一千六百一十三之巨,官軍費等支出卻達二千零三十四,很明是入不敷出;使得國庫,人民生活力更加沉重。真宗朝有李余等領導益州賊亂,之後持模的匪,「一年多如一年,一火(伙)如一火」。

神宗熙元年(1068年),新即位的宋神宗王安石:「今治之道,以何先?」王安石答:「以擇術為始。」熙二年(1069年),宋神宗王安石:「不知卿所施,以何先?」王安石答:「變風俗,立法度,方今所急也。凡欲美俗,在君子、消小人,以禮義由君子出故也……」同年二月,王安石始推行新法,取一系列改革措施。

翰林
士范鎮認為行青苗法是富人之多取而少取之,然「少取多取,五十步百步」。七、八月,范仁上神宗,公安石「掊克利」、舍「舜知人安民之道」;御史中丞呂誨書彈劾王安石巧他「置,天下必受其」。

一次宋神宗和文
討論變法之事,神宗:「更法制,於士大夫多不,然百姓何所不便?」文:「為與士大夫治天下,非百姓治天下。」

第二年,司
王安石了三封信——〈王介甫責難王安石「利不以委三司而自治之,更立制置三司例司」,「又置提常平使者」,「今介甫政,盡變更祖宗法,先者後之,上者下之,右者左之,成者毀滅之,者取之,矻矻日力,之以夜不得息。……」,「今介甫政,首建制置例司,大講財利之事,又命薛向行均法於江,淮,欲盡奪之利,又分遣使者散青苗於天下而收其息,使人愁痛,你子不相,兄弟妻子散。……」,「或所,微言新令之便者,介甫艴然加怒,或詬罵以辱之,或言於上而逐之,不待其也。明主容如此,而介甫拒乃不足於恕乎!」

舉實施新法「侵官」、「生事」、「征利」、「拒」、「致怨」等弊端,要求王安石廢棄新法、恢復舊制。王安石則寫了〈答司馬諫議書〉回覆司光:「如君實責我以在位久,未能助上大有、以膏斯民,某知罪矣;如曰今日一切不事事,守前所而已,非某之所敢知。」後王安石完全裂,司居洛心撰治通》。

 

舊黨爭

舊黨爭是北宋神宗熙二年(1069年),圍繞在王安石法的行上所引的一場黨爭

宋神宗力改革宋仁宗慶曆新政以來遺下的弊端,拜王安石宰相,以新政,是王安石法。新政切中弊,行上問題,且得罪朝中保守派大臣的既得利益,遭到舊黨極力反舊黨其中不乏有影力的人物,如琦、司光、歐陽修、蘇軾等,王安石唯有惠卿、曾布、章韓絳等新人,予以抗衡。

黨爭最初因不同而起,後成排除己的奪權。新支持王安石的新政,舊黨新政。派官吏互相攻,一得斥另一派士大夫,最因皇帝的支持推行而獲勝,但造成北宋政局的不定,也北宋的政治大影。先後持五十多年,最終導致北宋亡。

最初爭論只是生意,司光批王安石法的理由之一是南人不可政,曾言:「人狡,楚人易,今二相皆人,二政皆楚人,必鄉黨之士,天下俗,何由得更淳厚!」由於新、舊兩黨更迭政,王安石曾度退,新政時廢,臣民適從

八年(1085年)三月,在位十八年的宋神宗病逝,宋哲宗即位,在宣仁太后主下,以司專權,因人情報復,致力於盡罷新法,所「元更化」,恢「祖宗制」,前後歷時九年,此一期改革派人士乎全招迫害貶職。蔡、章等被南(今廣東),開啟北宋官至南的先例。

元年(1086年)王安石光相病逝,守繼續掌握大黨爭止息,朝廷分裂成正反兩黨,得勢舊黨又分成三派:

(1)祐黨--對變

a.(朔-劉摯、梁、王岩叟、安世

b.(洛-二程、朱光庭、

c.(蜀-蘇軾蘇轍陶、上官均

(2)豐黨--支持

朱光庭、易等攻擊蘇軾誣衊宋仁宗不如文帝,宋神宗不如宣帝,以先皇不敬。這時呂陶、上官均挺身而出為蘇軾辯護,史蜀洛黨爭。至此黨爭僅淪為使朝不振,政

九年(1094年),宣仁太后病逝,宋哲宗政,章入汴京,拜尚省左射兼下侍郎,恢宋神宗的新法,史述」,意為繼承父,除曾布翰林士,晉張商英右正言。

惇當政期祐諸臣大肆清洗,以「抵先帝、易法度」的罪名,剝奪了司光、公著等人的諡號大部分的舊黨黨人都被流放或黜,南等荒地,又企宣仁太后,哲宗所止。但在公家事上,章正派,未曾以官爵私其信。

宋徽宗即位後,政的欽聖太后惇則以罪逐於外,改用、曾布宰相,試圖化解新黨爭,但黨爭已是可化解。徽宗政後,起用蔡京,恢新法,但蔡京奸不堪,宦官童等勾,立「元祐黨人碑」,光等309人定,碑上有名者及其子不得官,皇家子女亦不得臣後代通婚;果忠良去,事不堪聞問,加速北宋覆亡。

余英時說:「黨爭是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中一重要的成部分。」,又「在熙寧變法以前,皇帝是超越於黨爭之上的;但在神宗王安石『共定是』以後,皇帝事上已以宰相首的政派成一,不具有超越的地位。」。

 
評價

(1)明代慎的《丹鉛總錄王安石極盡毀謗之能事,謂為「古今第一小人」。最嚴厲的指控是:「王安石的法葬送了奄奄一息的北宋王朝」。李贄評價:「(王)安石欲益反,使(宋)神宗大有之志,反成更不振之弊。此胡者哉?是非生之罪,(乃)不知所以生之罪也!」

(2)入清後蔡上翔有《王公年考略》一文王安石之辨,以公之家全盛,熙河之捷,千里,開國百年以所未有者。南渡以後,元祐諸賢之子,及程之人故吏,發憤禁之,以攻蔡京未足,乃以敗亂之由,推原於公,皆妄也。其,由於蔡京。蔡京之用,由於公。而山之用,又由於蔡京,波相推,全與荊涉。」

(3)超的《中六大政治家—王公》一書為王安石及其法翻案代表作,在史料上大量考蔡上翔的《王公年考略》,把王安石比作中的克他以:「不世出之,而蒙天下之垢」,王安石是「三代下求完人,惟公庶足以之矣」。青苗法和市易法實為近代「文明家」的型,免役法堪今世各文明收所得之法正同」。神宗熙八年(1075年),田水利法推行五年之後,「公初政,即分遣路常平官使專領農田水利,吏民能知土地植之法,陂塘圩土旱堤堰洫利害都皆得自言,行之有效,功利大小酬。其後在位之日,始汲汲瘁於此。史自熙二年至九年,府界及路所修利水田凡一七百九十三田三十六一千一百七十八頃雲。」,「公所水利,不可悉,其大者曰浚河,清汴河。」《宋史》:「熙、元,中外府不充衍,小邑歲積錢米,亦不二十。」梁對變法的結論是:「實國史上,世界史上最有名之社革命」。

(4)鄧廣銘、漆皆肯定王安石法。王曾瑜以聚斂為由,否定王安石法。

(5)在第十一人大一次會議結束後接受訪問時,曾引用王安石的「天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表明他行改革的心。

 

◎“神宗”不是好諡號,支持王安石法的宋神宗,在民間評價並不高◎

                                   *無風起念* 2018-06-18

古代有一制度, 是針對在人死之後, 後人這個評價, 也就是諡號制度, 始自西周期。 但是評價人物的是非功, 往往不是言片就能述清楚, 古人了方便對歷史人物棺定, 就選擇諡號來進行概括。

這個諡號往往也是後人對這個皇帝的呼, 後, 也有皇帝廟號和年。 而通常意諡號, 用高度概括一個歷史人物的生平, 像以“文”為諡號文帝, 以“武”為諡號的周武王, 以“惠”為諡號的“明惠帝”等等。

, 往深了看, 諡號有著不同的含:慈惠民曰文, 克定禍亂曰武, 民好曰惠, 文敦厚曰仁, 慈惠愛親曰孝, 死于原野曰, 追悔前曰思, 早孤短折曰哀, 去禮遠眾

這裡要一起看看北宋皇帝宋神宗。 他的這個諡號“神”, 在我字面看這個皇帝定是有著很大的功, 是一代明君主。 但實際上, 這個諡號並不代表著這個意思。 “民能名曰神”, 也就是, 老百姓不知道怎麼進評價的成“神”, 因為說你好, 又得你不是完全配得上, 你不好, 又不忍心。

那宋神宗這樣諡號呢?宋神宗最著名的事件就是支持王安石法。 場變法, 最根本的目的, 就是要改北宋積貧積弱的局面, 增強對外防對內彈壓的能力, 以固和加封建治。 而且確實, 在王安石法之後,

北宋的社會經濟發展, 人民負擔減輕, 呈了百年不曾有的繁景象, 改善了弱局面, 富國強兵的效果是十分著的。

可是, 這個變然皇帝支持, 但朝廷上的很多大臣是不支持的, 遭到保守派的反。 法令行不足一年, 圍繞變法, 擁護與對兩派就展了激烈的論辯鬥爭。 朝廷上有形成一意的法令自然也持不久, 因此在程中, 也存在不少弊端和不足,出了新法危害百姓的象, 引起了民、民的後果, 然富了, 但是老百姓卻貧窮了。

王安石的法重於開闢財源, 可能多的收, 以此手段來積富, 背了客觀經濟規律, 且於激, 有些商人更是以死相稅錢開店。 在徵兵方面, 很多百姓了不去, 更是自

所以, 王安石的並沒讓百姓看好, 然, 支持王安石的宋神宗也並沒得很好的民間評價(考文:《宋史》、《續資治通)

 
                                       (宋神宗)

趙頊於西元1048525(慶曆八年四月十日)在濮安懿王邸睦宅出生。初名,是宋英宗曙和宣仁烈皇后高氏所生子。

西元1063(嘉佑八年),受封光;後又加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受封淮郡王。西元1064(治平元年),王。西元1066(治平三年),被立皇太子。

趙頊自幼“好學請問,至日晏忘食”。太子就喜非子》,法家“富國強兵”之術頗;還讀過王安石的《上仁宗皇帝言事,王安石的理思想非常讚賞

西元1067(治平四年)正月,宋英宗,太子趙頊繼位。次年改元熙趙頊即位,北宋的治面一系列危,軍費開,官僚機構而政繁多,加上每年和西夏的大量歲幣,使北宋政年年空。《宋史-志》記載,西元1065(治平二年)宋朝空已1750

民由於豪、高利貸盤剝賦稅徭役的加重,屢屢反抗。值此患、政困乏之,趙頊對宋太祖、宋太宗皇帝所制定的“祖宗之法”生了疑。年趙頊有理想,勇於打破傳統,他深信法是解危的唯一法。實現國強,階級矛盾,挽救封建治的危,他不治,不事,去元老,起用王安石主持法。

在王安石的助下,始了一場兩史上空前後的大,在政治、經濟事等方面行了多改革,對趙宋王朝生了巨大的影

西元1068(熙甯元年四月),王安石入京受命。趙頊王安石,興奮,上召其進宮趙頊與王安石晤面,取王安石有政治、政、經濟以及事上的改革略之後,深感王安石就是能自己成就大的人才。而王安石也被趙頊勵治、富國強兵的大抱所折服,君臣二人了共同的理想和信念走到了一起。不可否,趙頊的改革理想之所以在位之初就能付諸實,王安石的支持有著密切關係

面後,人一拍即合,始了烈而艱難法之路,"王安石"。但是法一始就遇到各方面力的阻,大官僚、商人、甚至是宋神宗的妻子、母,們認為老祖宗的法不可,是在逆天,只是動搖了他的地位,感到恐慌了,所以才群起反抗。但因為變革本身也不全面,存在很多缺陷,一些正派的大臣也逐起新法,宋神宗是明君?

宋神宗努力以方面,確實是一位明君,但是面,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宋神宗屈服了,很多候都不再聽從王安石的建,最後王安石離開,有了王安石的支持,革也就行不下去。而宋神宗也在打西夏的攻和實現重打,鬱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