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13:26:40零下之翔

零下的新詩 27 一個人






一個人的時候,常常就必須學會應付寂寞的方法。
寂寞要人命,尤其是人類這種群居社會的生物。
有時候人就是單純需要一個跟你聊天的對象就好。
那掛在眼眶的淚水,是出賣自己堅強偽裝的證據。
總是渴望是否有人願意在最寂寞的時候忽然出現在你面前。
失望,傷心,最後依舊只能自己反覆問自己﹕
「一個人的時候,你心中都在想怎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