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 |收藏 0 |推薦 0
2017-04-20 12:01:53于善祿

玩勮工廠《密室遊戲:一對亞洲前夫妻》



時間:2017416日,週日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這齣戲最吸引人的兩個賣點,或許是計畫案中提及的「密室遊戲」和「直播投票」,都是近年時興的文化活動或公民行為,共通性應該就是打破旁觀和參與的界線,希望在同一個場景、環境、境域裡,對同樣或類似、相關的主題關心者,能夠共同參與體驗,兼具集體性與公共性。

 

不過有點可惜的是,或許是因為技術或經費的短缺,只達成了「密室遊戲」一部分的目標,而這個遊戲主要是演員在角色與情節中經歷,觀眾仍然是以「觀看」參與,而且是被台詞與情境設定為「網路直播、螢幕前、面目模糊的變態觀眾與投票者」,無法真正表達贊同與否的意志與投票行動。

 

回到演出內容。被設定好的密室逃脫遊戲,但是因為包藏著沉重的報復心態,所以這場綿延不絕的遊戲,主要只剩「密室」,而「逃脫」應已無可能。即使如此,猶如驚弓之鳥的失憶女人(王渝婷飾),仍出於真心地想方設法要逃離這個密室,求生意志也相對真實、高昂;遊戲的設計者男人(楊宣哲飾)幾乎知悉一切,只想透過這樣的折磨與刺激過程,從女人碎裂的記憶片段之中,探知一絲一縷關於已逝愛女的生前片刻,他認定女兒是女人所害死的,而根據他的聲稱,他和女人是已離異的前夫妻,女人則是女兒的繼母(誠如沙宣所指正,應為生母)。

 

再根據男人的說法,這已經是第七十幾次女人失憶、再次醒來、短暫回憶、再被迷昏的循環;或許女人對於某些密室裡的逃脫線索,已經有了些許的身體記憶,所以似乎可以看到她在某些線索搜尋的過程中,很快地就精確地鎖定某個空間裡的角落位置,直奔直尋而去,少了一點「翻找」的痕跡。相對來說,反倒是男人還在努力地演著翻箱倒櫃的樣子。這裡倒是彰顯了編導楊帛翰想要叩問的「劇場表演的真實性」,既涉及演員表演的技術、劇場情境的設定,又牽涉到觀眾的相信程度,這裡所謂的真假,並非以科學論證而定之,而是唯心論的信否。

 

如過再回頭看看男人,他對於愛女遇害,而意志堅定且毅力十足地已以七十幾次的密室遊戲循環,和失憶前妻周旋到底,變態或強迫症無疑;但仍可能為真,具有真實性,君不見時不時就會聽聞長年拘禁的國內外新聞,甚至有以此為題的小說或電影,著名者如John Fowles的《蝴蝶春夢》(The Collector)、Stephen King的《戰慄遊戲》(Misery)等。

 

有點不太明白劇名中使用「亞洲」二字的用字何在?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
于善祿 2017-04-21 19:32:53

哈,難怪看起來和計畫書內容寫的不太一樣。所以這樣大夥應該就知道兩件事情:1.我真的把演出的劇情設定看錯了,沙宣是對的。2.貼在lulusharp的,有很多就是我交給補助單位的評鑑報告。

沙宣 2017-04-21 18:11:17

LULU老師,設定上渝婷是女兒(泡泡)的生母,因為無法愛小孩才決定離開的,並不是繼母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