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23:20:26Ben Pi

Fire 37 - 披星戴月的北大武

第五座百岳,就選個北大武(五)吧

2020.11.13

這次依然是一人獨攀

從台北下屏東的路上

路途遙遠地令人煩躁

晚上九點半,到了大武山之門

黑夜獨駛在山路上,到了此地停了下

雖然飄著細雨,我還是走下車,望向這石碑

就像是勇者即將走近魔王城般

只是我的身旁沒有戰士,僧侶,魔法師

總之,好遠,雨好大,好孤寂

此時一輛小發財車駛了過來

我攔下,問了登山口怎麼走

駕駛好心地說,沿著過了此門的右邊小路,只要一直跟著柏油路走即可

讓我不用再懷著七上八下的心情猜路

抵達新登山口停車場是十點半左右,就直接在車上睡了

 

2020.11.14

中間賴了一次床,約莫五點啟登,比預計的三點晚了兩個小時

爬山的過程就不贅述了

影片在此,點我

 

九點到了檜谷山莊

在山莊中吃了昨天在路上買的壽司盒,打混摸魚了一下

莊主也出來與我們熱情的聊天

才發現,有個女孩子躺在長廊上睡覺,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妳怎麼在這兒睡?妳的隊員呢?」

莊主的嗓門不是普通的大,中氣十足

「他們攻頂了,我不舒服,留在這休息等他們。」

此時女孩坐了起來

天啊!是個美女,此時我想著

若同行隊員中有喜歡她的人,或是她男朋友

會選擇留下來陪她,或是留下她去攻頂呢?

若是我,我肯定是留下來陪她呀,加分的好機會吶

「來來來,我還有空床,妳來裡面睡,現在冬天,在外面會冷。」

於是莊主就把女孩領了進去

女孩屢步蹣跚

受到網路發達的影響,現在很多登山狀況是一頭熱

太多人高估自己的體能了

而我,是不是也太高估了自己呢?

 

想著想著,差不多也把食物吃完了

莊主出來後,分了一些熱水給在場的山友喝

「妹妹你要下山了嗎?」莊主問我

我把帽子拿下來說「呃...我是男的,我要攻頂。」

「什麼!攻頂?那你還在這裡混!」

看著表,時間是九點半

「咦,不是剩下5K而已嗎?」我問

坐在一旁的山友則對我說

「別小看著5K,不好走,現在有還飄著細雨,速度快不起來。」

我露出了苦笑

莊主則千交代萬交代,兩點以前沒有到三角點務必折返

回到山莊找他,看還有沒有床位讓我空降

謝過莊主後,我則快步出發

 

他們說的沒錯,回到山莊跟三角點的岔路口繼續往上走

路真的不好走,再加上飄著細雨,時強時落

我有種想要折返的念頭

此時我的動力就是看著珍藏護身符

 

最後,終於抵達三角點了

回程的雨又下了下來,我在不斷的跌倒,手部腳部則多了無數的擦傷

在一次的跌倒時,一隻登山杖滑下了山谷,右腳也扭到

走了快16個小時,終於回到新登山口

大概五點天色就黑了

夜裡的山林裡伸手不見五指

第一次摸黑下山,五感突然變得異常敏銳

也更全身灌注看著頭燈幫我照亮的路

回想今天上山的過程,內心依然激動不已

關於我沒有放棄攻頂而折返這件事

真是太好了

 

這次登北大武,我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想內心的感受並記錄

下雨,再加上時常要手腳並用地爬上去

內心最多的念頭,是不要放棄

摸黑下山時,雲層依然厚

隔天就是11/15,是新月,連月光也躲了起來

若這時能夠望見滿月星辰該有多好呢

 

「不過妳就躲在雲後面吧。」我喃喃自語

我確信,妳在,只是我看不到

「雖然看不見妳,不過我依然是披星戴月的跟著妳噢。」

 

回到了屏東夜市,吃著令人懷念的美食

上次來,是十五年前在大武營受傘訓的時候了

屏東對我來說,此生最重大的意義就是在這完成了空特的傘訓

  

現在又多了一個

我走過

南疆聖域,北大武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