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6 13:17:50Ben Pi

Fire 30- 傘下的刻印



開著車,帶著妻女與姪女一同出出遊回程的路途上

「Angelica,上了三年級,重新分班了吧?」

Angelica是我的排行老二的姪女

「有啊,我們只有五個人分到同一班。」

Agelica是國小三年級,依舊帶著稚氣的口吻

「有沒有跟喜歡的男生同一班。」

Angelica沒有回

「班上有很多男生喜歡我喔。」

另外一個國小二年級的小姪女Claire搶著回答

「噢,這樣啊。」

至於我的女兒Rose和Cheryl,我還來不及聊

妻子就阻止我「你問什麼問題啊,專心開車。」

「國小最有趣的話題不就是誰誰誰喜歡那個誰誰誰嗎?」

我笑著回答,接著繼續說

「小時候應該都被畫過,一把傘下

   左邊寫男生的名字,右邊寫女生的名字

   這樣打鬧吧?」

「對啊,我也寫過,這會一直玩到高中吧。」

妻子回,不過我就沒有追問她有沒有跟哪個男生配對過了

 

思緒拉回準備升大二那年

阿仁是一個住在屏東的朋友,那年暑假,他帶著我騎著摩托車在高屏到處晃著

「嘿,你要冒險嗎?」阿仁問「我們去走屏東舊鐵橋吧。」

舊鐵橋是一條荒廢的鐵路橋,木棧剝落,且河床少說四層樓高

「看你敢不敢從頭走到對岸。」

而我最喜歡刺激的事物「快帶我去。」

走到中段的時候的確可怕,掉下去是肯定會死的

不過沿路的鐵道木棧上,都是立可白的塗鴉

不外乎誰喜歡誰,有傘下,有穿心箭,有一堆情話

總得來說,不外乎就是男歡女愛的這些言語

 

此時阿仁拿出了立可白,對我笑了一下

開始在木棧上塗塗寫寫

我沒有湊過去看,不是不敢興趣

而是遠眺著高屏溪的河床

看了那麼多刻印在木板上的情話

年輕如我,總也會想些有得沒得

當阿仁刻完之後,我便說「喂,立可白也借我一下。」

要寫什麼呢?

還是,當時我寫了什麼?

印象早已模糊不清,但我很肯定,我畫了兩個頭像

分別是我的名字,與一個天蠍女的名字

那位天蠍女,大概還不知道我喜歡他吧

也沒機會喜歡,寫在這她會看得到嗎?

肯定是看不到吧

 

沒想到,我到上了大學,還在做這種事情呢 

 

不過沒關係,像這種單戀,自己感動自己就好

於是,我深深地,深深地,把我跟他的名字,以及我畫的頭像

刻在那座舊鐵橋上,上網Google了一下

發現還沒被拆呢,我當年的畫,與她的名字,還會在上面嗎?

  

將近二十年沒畫畫了,應該沒有以前厲害

畫不出當年的程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