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13:51:57WitchVera

轉載_新書上市_顧德莎_台語詩集《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

昨晚只有20分鐘讀這本作品
小巧可愛設計的口袋書
而且詮釋台文到小的幾乎讀不懂
陪阿姆逛市場
加上《見笑草》、《刺查某》、《烏子仔菜》與向陽老師序文是僅僅可以明白的
故所待下一回合作品轉回來時再細讀

〈花開的聲音〉這首詩寫的:

  每一蕊花攏有伊的色水
  每一種色水,攏是春天
  等下一陣風來
  攑頭,徛出來

web: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6839

延伸閱讀:

(一)

廖玉蕙 Chiechin Peng 我剛剛看完顧德莎女士的《說吧。記憶》,一本非常動人的作品,我正應邀寫著這書的書評。

(二)

推薦序

用媠氣的台語寫出詩的春天──讀顧德莎台語詩集《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


  顧德莎開始用台語寫詩,是這兩三年的代誌。照伊的講法,伊自細漢就蹛佇台語生猛的菜市仔邊,讀小學三年了後搬去眷村蹛,改用華語腔口講話,一直到出社會來台北做工課,才因為去卡拉OK唱歌的關係,發現台語的媠氣,行轉來學習台語文的路頭。到了2015年,伊參加「梅山文學營」,受著路寒袖、林沉默的指導,寫出第一篇作品〈返鄉〉;2016年,伊佮朋友共組「台文讀冊會」,認真唸讀林央敏的詩集《胭脂淚》、小說《菩提相思經》,那讀那唸,那來那對台語寫作有趣味,嘛按呢開始認真台語詩的創作。

  雖然寫作的時間無長,毋過顧德莎的台語詩卻是真幼路,真有看頭。這本《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就是伊兩三冬來創作成果的總展現,佇這本詩集內底,伊寫花草、寫感情、寫病疼、寫土地、寫眾生,透過無相仝的角度,用詩的語言描寫伊的感觸、伊的心情,遮的詩篇總數有九十外首,可見伊創作誠勤,才情誠懸,才有法度寫出遮爾濟好作品。

  顧德莎的台語詩,參濟濟台語詩人無仝的,是伊誠愛「拈花惹草」。這本詩集內底寫花的詩作,自頭到尾有袂少篇,「輯一」攏寫花草,「輯四」嘛攏是花,另外每輯嘛濟少會當看著花的形影。這是顧德莎詩篇的特色之一,自來台語詩人多數用現實主義的技巧表現社會真實,像伊按呢愛花、看花、寫花的詩人無濟,像伊按呢共每伊蕊花的色水攏表現出來的詩嘛無濟。就像〈花開的聲音〉這首詩寫的:

  每一蕊花攏有伊的色水
  每一種色水,攏是春天
  等下一陣風來
  攑頭,徛出來

  伊將各種花寫落去詩內底,毌管普通抑奇巧,見笑草、刺查某、蓬鬆花、油桐花、燭仔花、將軍棉、七里香、瓊花……,攏寫出無仝的色水佮姿勢,予人讀著心適、快活,嘛會鼻著花的芳味,看著台語詩的春天。

  因為受著台語流行歌詞的啟示,加上顧德莎這三年來全心唸讀台語作品的關係,對台語聲調變化的體會愈深,對音樂性的把握愈強,伊有誠濟詩宛然是歌,誠適合唸讀,嘛會當譜曲做歌。紲手舉這首〈無言花〉做例:

  將欲寫的批,掛佇樹椏
  一萬字會使編做幾首詩?
  幾首詩會使代替
  無寫出來的字?
  寫佇樹頂的字
  會恬恬飛落塗跤
  有人看過
  無人讀過
  仝款葬做伙
  一堆字的屍體

  花佇樹頂唌人目
  花落樹跤隨人踢
  自頭至尾
  無聲無說

  這首詩押韻誠自然,換韻誠媠氣,「批」(phue)、「椏」(ue)、「替」(thuè)、「過」(kuè)、「伙」(hué)「尾」(bué)、「說」(sueh),攏壓「ue」的主韻,「體」(thé) 精差無偌濟,整體唸出來有輕聲細說的感覺佮情境;主韻中間安插次韻,「字」(jī)佮「詩」(si)用「i」韻,「目」(ba̍k)佮「踢」(that)用近倚的「a」韻,互相交插、應聲,成做一篇動人的歌詩。這是顧德莎佇這本詩集內底用情用心上濟的所在,這類的詩有袂少,親像〈蓬鬆花〉、〈看雲〉、〈讀詩〉、〈寫蹛水邊的批〉、〈落落水面的花〉、〈燭仔花〉、〈花開的聲音〉、〈水照花影〉……等等攏是佳篇。

  寫花、寫雲、寫詩以外,顧德莎嘛寫病疼佮人生世事。〈佮死神行棋〉有兩篇,一篇用「圍棋」來比喻佇陰陽對決崁站的病人無依偎的疼,一篇用「象棋」來比喻病中想盡辦法共死神車拚的意志。兩篇相對照,會予你看著詩人參破生死的生命觀點。〈浮塵眾生〉寫伊踮病房看落雨天的窗仔外的覺悟,窗外窗內攏是「勞苦」,親像「一粒浮塵 暫歇/ 往東往西 等神決定」,詩的尾段「向望浮塵/ 會使起身/ 回轉大地/ 完成一生」,寫出看破生死無常的哲理。閣較深刻的,是這首〈好日子〉:

  你問我最近好無?
  無畫圖讀冊
  每工食飯啉茶
  佇窗內看雲搬戲
  無想將來,過去

  時常一个人
  綴一蕊雲
  佇山路踅來踅去
  雲軁過竹葉
  向海的方向飛去
  我的路彎彎斡斡
  袂記得終點佇佗位

  我誠好,免掛意
  每工攏是好日子
  看雲
  聽雨
  等暗暝

  這是參破病疼,對人生徹底開破之詩。「每工食飯啉茶/ 佇窗內看雲搬戲/ 無想將來,過去」是一款看破生死、自得其樂的生命態度;「雲軁過竹葉/ 向海的方向飛去/ 我的路彎彎斡斡/ 袂記得終點佇佗位」,有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對應人生彎斡,無所驚惶的開闊;尾句「看雲/ 聽雨/ 等暗暝」特別精彩,人生的路途行到遮,已經是順其自然、順天應命的代誌。

  誠歡喜會當代先拜讀顧德莎的這本詩集。我和伊初見,是佇台北齊東詩舍,2014年中秋前一工,彼工有我的新詩講座,每禮拜一擺,前後四禮拜,伊總是按時來聽,我講新詩內底的台灣想像、講詩的四个特性,毋知對伊後來寫詩有幫贊無?總是後來就看著伊寫的台語詩作,愈寫愈猛,便寫便好。伊的台語詩集《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得著國藝會的獎助,會使得出版,這是誠無簡單的代誌,我讀伊的近百首的詩,感覺會著伊對台語詩的深情,伊的詩毋但是講究台語用字、用詞,而且注重詩的語言、技巧參情境。這本詩集親像開佇台灣土地面頂的花蕊,用媠氣的台語寫出詩的春天。
 

向陽

(三) 

化做春泥更護花──悼顧德莎| 副刊|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51230
2 天前 - 想著妳告別人間前數載,燃燒著病體之軀,靠意志力與時間競賽,在妳的家鄉──嘉義,散播文學的種子,催生了「幼穎兒童台語文學」的成立和書寫 ...
文/洪玉芬

中埔小山坡,石階一級一級上,滿山遍野的翠綠,一波一波地展開。我們準確的在一棵櫸樹下,找到了位置,挖掘小土洞,置入妳的骨灰盒。沒有繁文縟節,只有一幅美麗的畫面,攤開在眾人面前。一雙雙小巧的手,來自妳的子孫,溫柔的握起一把把泥土,掌心鬆開,為妳覆蓋,蒔花種草,今後妳長眠於此。

青草萋萋,妳已歸於塵土,化做春泥,待風吹來,花朵綻放。想著妳告別人間前數載,燃燒著病體之軀,靠意志力與時間競賽,在妳的家鄉──嘉義,散播文學的種子,催生了「幼穎兒童台語文學」的成立和書寫嘉義的書寫《說吧。記憶》,留下動人的文字,不也是典型的「化做春泥更護花」?

俯瞰著山坡下蓊鬱的林間,虛掩著一池小水潭,水面波紋朦朧飄渺。天空雲彩,一朵召喚一朵來寫詩,我知道每朵皆是妳的化身。
小溪春深處,萬千碧柳蔭
不記來時路,心託明月
誰家今夜扁舟子
長溝流月去,煙樹滿晴川
獨立人無語,驀然回首
紅塵猶有未歸人
春遲遲,燕子天涯
草萋萋,少年人老
水悠悠,繁華已過了
人間咫尺千山路

耳畔響起悠悠的歌聲,眾人唱起妳生前喜愛的詞曲,山谷間的天籟齊來和聲,沒有悲傷,只有深深地懷念,彷彿妳未曾遠離。

追思會的前夕,一場別開生面的「團圓飯」,以食物、吟詩、酒水、歡笑、歌唱,眾人說不出口的悲傷,找到療癒的處方。顧三姊戲謔的說她能通靈為妳點了菜,小為師傅生前為妳做過無數的調理餐,深知妳的舌尖之愛,滿桌的佳餚美食,是妳熟悉不過的畫面,所有愛妳的家人都來了。

幸虧我也來了。

我常想,來世上一遭,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有朝一日告別人間。我來,不僅是送行,見證了妳人生旅程的完成,更有意義。

妳的追思會,沒有公開卻座無虛席,緊接火化、樹葬,緊湊的數小時內完成。回到台北家中,我整個人彷彿虛脫般,好像過去的二十四小時,我用了很大力氣似。

一個人,像一座城市,若無滄桑的過往或歷史,怎堪稱盛大或美麗呢?一個人,儘管生命歷程多磨難,若少一顆慈悲之心,形之文字,如何能像一根根的火柴棒,擦亮火光,照耀起陰暗的角落,撫慰脆弱的人心?妳的溫潤與寬容,始終文如其人。

我與人交,崇尚自然與貴在真誠。感謝吳鈞堯當初的牽線,我倆友誼,始於文,擴及互換日常所感,近十載光陰匆匆,忽忽而過。

二○一二起,我們寫作交換看,那真是一段快樂的時光。無數個夜晚,城囂漸隱,白燈下,有我們為文字說笑的畫面。那時,我寫《雜貨商的兒女》,妳同時進行《驟雨之島》和《說吧。記憶》兩書的寫作。我彷彿不久於人世的心情,急就章出了書。而妳對於一字一句,力求完美,因此馬步站得穩,以萬鈞之力,問鼎於世。

我們皆是少年文學夢,夢中斷為生計奔波,走過了台灣產業的發展,中年後把人生閱歷化成文字。這些相似處,讓我們格外的珍惜得來不易的寫作時光。妳常對我說:「我們能寫作真是有福氣。」尤其,我身處錙銖必較的商場叢林,殘酷現實,談文學如海市蟄樓。但是,妳每次聽我敘述艱辛的旅行,總溫婉的笑笑,口吐蓮花,如手持仙女棒,輕輕一揮,鼓勵我把油煙十足的生活,變成迷人的文字創作。

原來,妳用生命來書寫,而我當妳是我自己。在妳面前,我有一種被理解的快樂。

後來,妳回嘉義定居,身心安頓,如魚得水,在嘉南平原的陽光照耀下,妳逐漸犁起一方文學之田畝,我時而感染妳為家鄉付出之喜悅。妳邀我去嘉義台灣讀書室分享《旅外的人文書寫》,那趟嘉義小旅行,我得以與這北回歸線以南、陽光洋溢的國度,結下情緣。

因為妳,嘉義人特殊的氣味,悄悄走進我心裡。他們在各行各業上兢兢業業,對於家鄉的土地與文化,義無反顧為之流汗。這是我認定的社會價值,簡單但不平凡。他們,是搶救木造老屋的創意料理主廚,是石雕坊與花藝工作室的夫妻檔,台灣讀書室的義工,是作家之屋的贊助者,是妳熱情洋溢、血溶於水的妹妹們。很多的他們,不斷的出現,都以妳為圓心,共同為守護一片鄉土而努力。

妳在南我在北,文字始終連結著我們,分享著彼此寫作的題材。我的非洲旅外人文書寫,妳的《說吧。記憶》、台語詩和剛開始的八掌溪的故事。

這幾年,妳一直苦苦與病魔搏鬥。儘管化療疼痛如妳所形容「如火在燒著皮膚,有種燒灼感覺」,雖然如此,妳訴說的口吻,彷彿在說他人般。

上個月,我自土耳其歸來,妳已病入膏肓,我忍著時差的睏倦,隔日直奔妳嘉義精忠一村的家。周末連續兩日在妳家,兩人碎語細話,不哭不淚,笑的多。

兩天後,我帶著妳剛出爐的新書《說吧。記憶》上路,長長的非洲行。旅程中,我斷續閱讀,每讀一篇章,總要放下書本,深深吸一口氣。

我的腦海中,始終印烙一幅影像,妳虛弱的躺在客廳沙發上,瘦得皮包骨,每天只能以一杯米二十杯水,熬煮四小時成「糊水」進食,以維持生命。在妳與死神對抗之際,還不忘微笑以對,鼓勵我開始書寫屬於我的家族故事。

我非洲歸來,相約四月二十日台北新書發表會紀州庵見,沒想到,那日竟成訣別。

一個月後,在山坡上,我俯瞰滿山遍野的翠綠,以及小小一潭水,我知道妳會喜歡此地。德莎,不用說再見,妳已化做春泥更護花,就像抬頭可見的青山綠水,日日見、永遠見。